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拾伍【完结篇】

完结撒花!

晴琪 风月—双花

姗姗来迟,万分抱歉。


前情回顾


引子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拾捌   拾玖   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伍

——————————

 众人又忙活了大半个月,一切事宜总算是尘埃落定。其实在选取吉服的时候,张佳乐更中意那套降红色银边竹叶镂空花纹金绣锦袍,奈何苏沐秋更眼疾手快,抢先指着上面的样式,朝张佳乐微微一笑,“这件我看上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不是吧!我的苏老板啊!等你成亲还得有多久呢!这时候您就别和我抢了行不?”

苏沐秋挑眉,“怎么说话呢?我和叶修情投意合的时候,你俩还不知道在哪相互猜忌呢!要不是我让着你,先成亲的本该是我们才对。”

气得张佳乐想扑过去咬他,好在早就有心理准备的孙哲平将他拦了下来,实在是因为类似的事情发生太多,导致孙哲平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说实话,这身不适合你。平日里你的常服就大多是这个款式了,大喜之日你还穿腻不腻啊?”苏沐秋说着丢过去另一本画册,“你不如看看这本的,流云提花金丝勾线的大红锦袍,明朗又不失妖娆,我保你穿上后艳杀四方。”然后趁着孙哲平不注意凑到张佳乐耳边低声道,“必然将孙哲平迷得神魂颠倒任你处置。”

张佳乐耳廓顿时通红,眨了眨眼后朝苏沐秋呲了呲牙,然后不声不响地选定了这件。当然了,不久以后发现事与愿违,被吃干抹净的张佳乐,再想后悔却早就来不及了。

 

“梨花催白头,与人做嫁衣啊。”

从百花阁出来之后,苏沐秋悠悠然吟了一句,叶修低笑了一声,自然而然地搭到了他的肩上,“你这也是恨嫁了?莫急,等大孙他们成亲之后自然就该是咱们了。”苏沐秋慢条斯理地睥睨了他一眼,任由他靠着。

“那是自然的,我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事。”两人趁着夕阳正好,边走边聊,“多年前王大眼曾经给我们都卜算过姻缘,说是红鸾星动,姻缘将至。当时我们都没太在意,现在想来,冥冥中自有定数。”

叶修听得来了兴致,“那么你的卦是什么样子的?”苏沐秋饶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一样。”“一样?”叶修撇嘴,“王大眼那个龟壳坏了吧?”苏沐秋沉思不到片刻就点头赞同,“必然是坏掉了,否则为何他说的是将至,而我却等了你这么久呢?”

倦鸟归巢,晚风轻诉。

 

依照传统,新人成婚半月前不得相见,本来照着张佳乐和孙哲平这性子是不打算循规蹈矩的,可是一向古板严肃的张新杰张教习却不甚赞同,翻阅不少古籍查证此说法有一定的根据,新人成婚半月前若是相见,婚后必然多争吵。

张佳乐本身对这些就怪力乱神比较相信,事关自己婚后生活更是紧张百倍,孙哲平虽觉得这事可有可无,毕竟也没见过有哪对夫妻成亲后当真不曾争吵的。不过见张佳乐如此紧张,那便随他开心又何妨。

是故张新杰与韩文清分别“看守”两位新人,怕他们按耐不住。事实证明张新杰还是很了解张佳乐的,不到第五日他便有些后悔,半个月未免也太长了一些,早知如此便该一切从简才是。可除了见不到孙哲平导致的烦躁外,似乎还有什么事情压在他的心头,在外人看来张佳乐只是为伊消得人憔悴,整日郁郁寡欢。

这厢韩文清守着孙哲平,有了张新杰的嘱托寸步不离,竟也有数日未见张新杰了,在与孙哲平交谈时也并未掩饰一二。半月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倒也不长,大喜前夜,韩文清若无其事出了门,孙哲平会心一笑跟着走了出去,行至百花阁外,躲在不远处。不出所料,没一盏茶的功夫,韩文清便与张新杰作伴离去。

 

见那韩文清故意将张新杰引出去好远,孙哲平方上前敲门,张佳乐正百无聊赖,听见敲门声只当张新杰去而复返,谁知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我。”张佳乐乍见既惊又喜,正要开门。“还是别开了,明日就是大婚,不要功亏一篑了。”张佳乐只好倚着门,半抱怨地开口,“原来竟不知半月时间可以这么久,我还以为我有半年没见你了。”

孙哲平想到他委屈的样子不由得想笑,低沉的笑声因为隔着门显得更加浑厚,张佳乐有些恼怒,“有什么好笑的?”隔着门恶狠狠地威胁道,“不许笑!”“好,”孙哲平答应着掩了笑意,“不笑。”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

 

半晌没听见外面的声音,张佳乐忽如其来地有些心慌,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大孙?”“嗯,我在。”“大孙大孙大孙大孙大孙大孙!”“……何事?”张佳乐忽的笑了,“没事,就是叫叫你。”孙哲平无奈,若是他现在能看见张佳乐的表情,定会觉得他和那些收到糖果的孩子并无二致。

张佳乐望着孙哲平投映到门上的影子,一如既往的高大,仿佛可以为他阻挡一世风雨,可他分明才是那个明日要迎娶佳人的新郎,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孙哲平,我有话要对你说。”他看见孙哲平抬手摸了摸他在门上影子的头,“你说吧。”

“我要说的话可能很长,我希望你可以先听完,”张佳乐不敢停顿,似是害怕被打断,“不管你听完之后对我有什么样的看法,失望也好,怨恨也罢,哪怕是要毁掉婚约,我也……绝无二话。”

 

“事实上,我的身份并不是单纯的花魁,千机楼也不是单纯的楚巷。” 

月明星稀,风声萧瑟,吹不走万般愁绪。

 

张佳乐等待孙哲平开口,垂首间瞥见自己的手,无意识地紧握着暗红色的长袖,微微颤抖,这种时候他居然有些不合时宜地想笑,他这双手持笔丹青的时候不曾抖过,暗器伤人的时候不曾抖过,铲除异己的时候不曾抖过。如今却在说出真相之后,等待回复之时,抖得不成样子。

他看不到孙哲平的表情,于是也无从猜测他的想法,是震惊是质疑,还是厌弃是不屑,又或许是怜悯是心疼?张佳乐倔强地站着,指甲抠入手心,他却查觉不出疼痛,这些比起他心中的忐忑惶恐又算得了什么。张佳乐屏气等待,不敢错过任何声响,似是良久,又似不过须臾。

 

“我知道。”孙哲平的声音隔了门透过来,失了真,却又显得更加清晰。“你……知道。”张佳乐楞在原地,不知该作何表情。孙哲平顿了顿,继续往下说,“嗯,还记得那年初识,你我对酒当歌,当夜我宿你房中,不想翌日一早,你一掌将我推了出来,我便知道你内功不俗。后来,我走之前苏沐秋曾与我谈过一席话,我多多少少听懂了些。”

张佳乐抿了抿嘴,“那你是如何……”看待我的?“可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孙哲平笑了一下,“你是惊才绝艳的花魁也好,是刀尖舔血的杀手也罢,都不能影响什么。”张佳乐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今夕何夕,半晌不语,直到猝不及防听到自己的名字。

 

“张佳乐。”

或许是怕他没听见,于是孙哲平又叫了一句,“张佳乐。”“啊?!”张佳乐下意识地回应,“我心悦你,我喜欢你,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都喜欢。你的模样,你的性格,你的经历,你的一切,都是我想守护的。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去掩饰,也不用为我去学什么繁琐的皇家礼仪,你本身就很好。”

“这个你都知道?”张佳乐脱口而出,说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孙哲平极少如刚刚一般袒露自己情绪,他却关注在这种事上。孙哲平毫不在意,“嗯,叶修同我说了。”苏叶夫夫真是好样的!张佳乐咬牙切齿,竟然把他卖个干脆,这账且等以后再算。孙哲平复又道,“何况,”张佳乐疑惑,“何况什么?”孙哲平将手附在门上,“若是寻常花魁,又怎会如你一般让我见之不忘呢?”

 

张佳乐忽然就有个冲动,他不禁把手放在门阀上,虽然现在离大婚吉时不到四个时辰,可他等不了了,什么老祖宗的规矩统统不想在乎,他现在就想打开门拥抱这个男人,告诉他,他也心悦他。心悦到想跟他私奔,不管一切阻拦一路狂奔,趁此夜色踏歌而行,去看江南的烟雨和塞北的明月。远离俗世喧嚣,避开红尘是非,唯有他们两个人。等到青山绿水都踏遍,亭台楼阁都看尽,就找个地方隐居,现在此时立刻就走。

“咳咳。”张佳乐闻声悚然一惊,条件反射一般收回了正要开门的手,讶然望着突然出现的人,“张张张张张新杰?”端方的张教习不满地皱了皱眉,很是不满,“在下名为张新杰。”张佳乐有些尴尬,大有私奔未遂,被人当场捉到之感,虽然刚刚他也的确想要私奔来着。

 

“新杰你怎么才回来啊?去哪了?这么晚不睡不像你风格啊。”为缓解气氛,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张新杰漠然,“等我睡了你好与情郎私会?”“什么叫私会啊!我和大孙这是明媒正娶好不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张佳乐被看破了心思,气得跳脚。

张新杰不为所动,“那也得是三个时辰又一炷香之后了,现在烦请准新郎新娘各自回屋,莫要纠缠。”张佳乐才反应过来,孙哲平已经很久没出声了,不过他倒也没太在意,张新杰既然在他这里,那孙哲平必然是让韩文清拿下了。

 

张佳乐只好撇一撇嘴,倒也不敢再胡搅蛮缠,他可是见识过韩文清手段的人,打算回屋时无意间瞟了张新杰一眼,“咦?新杰你什么时候换了一件衣服,还是高领的!我依稀记得你素来不爱穿这种啊。”

张新杰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耳尖却可疑地发红,“夜晚有些凉。”张佳乐疑惑望天,“哪里凉了?”摇了摇头转身要走,走了两步,似是想起什么,高喊道,“大孙!少间见!”院外的孙哲平正与韩文清缠斗扭打,百忙之中孙哲平只好回应,“少间见。”韩文清趁机一个扫堂,将孙哲平干倒在地。“呵,起来。”孙哲平郁闷,韩文清简直是迁怒,暴露你俩的又不是我。

 

天边已泛起鱼肚白,胭脂色的红光徐徐染上晨间的雾霭,如晕开的笔墨,沿着天际蔓延。漫漫长夜终将过去,一如他们,溯月方落,暮阳朝生。

 

 

六月二十,黄道吉日,宜嫁娶。

婚礼从迎新娘,到成礼,到酒宴,由于准备得很是充分,所以顺顺利利,使得向来不怎么好运的张佳乐心中舒畅,想来定是因遇见孙哲平耗费了他全部的运气吧。此刻他一身华服喜袍,满面红光,高举酒杯正与苏沐秋众人欢言。

孙哲平有些好笑地立于一侧,倒也没想着帮着挡一下的意思,充其量就是拦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孙翔凑上去胡闹,不能向新郎敬酒的孙翔只好讪讪一笑,退回到孙哲平旁边。

“小叔啊,”酝酿了一下情绪,孙翔张口,“嫁人之后你便是张家的人了,今后可要相夫教子,恪守妇道,小侄祝愿你们百年好合,执手偕老。”孙哲平嘴角抽了抽,但是看着表情严肃认真的孙翔也不好说这是嘲讽,姑且算是小孩子说话不经大脑好了。

 

不论他初衷是什么,孙哲平认真言谢,接着捉狹一笑,“孙翔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考虑考虑立后这种大事了。”孙翔听完一个哆嗦,“不是吧小叔,这种事肖时钦他们天天耳提面命就算了,怎么连你唠叨上了?”

孙哲平挑眉,“怎么说话呢,我这是作为长辈关心你人生大事。不过,若是娶的人并非是你所爱之人,我们自然也不会强求。”说着忍不住像少时那样呼噜了一把孙翔的头顶,“傻小子,我们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和你相知相助相扶持,莫要和你爹一样,失去了才惋惜。”

 

孙翔有些懵,甚少有人与他谈起他的父皇,逞论是父皇的感情之事。在他的印象中,他的父皇一直都是威严肃穆不苟言笑的,而他的母后是大家闺秀,素来是矜贵端庄,就算是面对父皇的一众嚣张宠妃,也不见何时失态过,除了……

 

等他回过神来,孙哲平已经将醉倒的张佳乐揽在怀中。“新郎既然倒了,那么新娘就‘代夫’把大家的祝福继续喝完才是。”只听苏沐秋笑盈盈地道,周围的人立刻附和起哄。孙哲平一脸平静,“苏老板你这话就于礼不合了,自古只有新郎被敬酒,哪里需要新娘挡酒的,各位就不要欺负‘妾身’了。”反正说话又不掉肉。

全场静默了一下,然后全都爆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孙哲平你这个‘妾身’也说得太顺溜了吧?不觉得羞耻吗?”但见向来注重礼仪形象的苏沐秋笑得都要岔气了,被他靠着的叶修也是笑得开怀。

 

孙翔目瞪口呆,终究还是没忍住掐了自己一把,饶是他自负豪迈,见此情形也不由震惊,暗自思付这些年他这个叔叔到底经历了什么。正和方锐闲谈的林敬言更是眼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心道这千机楼果真不凡,孙哲平想当初也是铁骨铮铮的贵胄,如今“下嫁”不说,还放得如此之开。

孙哲平自是不管他人何思何想,他满心满眼的都是醉得不省人事的张佳乐,一把将张佳乐抱了起来,对着众人点头示意了一下:“我要去伺候我家夫君了,各位自便。”便离开了。身后或有人起哄或有人打趣,孙哲平均置若罔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孙哲平将张佳乐放到了婚床上,似是感受到什么,张佳乐微微睁眼,双颊酡红,眸中带着升腾的雾气,仿若不谙世事的少年。孙哲平体贴地将他扶起,为他端来一杯清茶,清茶入口,张佳乐微微清醒了一些,“大孙?”“嗯。”“呵呵~。”张佳乐痴痴地笑了起来,伸手揽住了孙哲平,“从今日起,你入我张家,便是我张佳乐的人了。”孙哲平很是无奈地接过张佳乐手中快要掉落的茶杯。

“自然是你的人。”张佳乐手中一空,更是肆意,干脆把头埋到了孙哲平颈窝,“大孙,我会对你好的,很好很好的那种。”孙哲平随手一抛,茶杯稳稳落到桌上。单手搂过张佳乐,一手抚上他的长发,五指在其中穿梭,滑过每一丝,没过每一缕。“我记下了。”

 

张佳乐忽然抬头凑上去吻上了孙哲平嘴角,后者猝不及防,挑了挑眉后倾身加深了这个吻。鼻息间是张佳乐身上的酒气,唇上传来让孙哲平心头颤抖得柔软触感,张佳乐长睫轻颤,生涩地与孙哲平交换着口中的空气。

红烛幽微摇曳,投映了大红囍字的窗。房内温暖如春,甚至随着烛火燃尽,气氛燥动。

孙哲平的手缓缓向下,拉住张佳乐的,两人十指相扣,吻从初始的温和变到炽烈,激烈的吻仿佛连呼吸都要被掠夺干净,唇齿缠绵的声音暧昧的让人心悸。孙哲平顺势将张佳乐压倒在塌上,紧贴的唇瓣滚烫,细弱的夜风微凉。张佳乐忽的停了下来,孙哲平有些不满,呼吸浓重地用自己的额头抵上张佳乐的,“怎么了?”

张佳乐靠在塌上,轻微的喘息,声音有些沙哑:“不是这样的,”强压下的醉意升腾,迷乱了谁的心谁的眸。张佳乐只觉脑袋昏沉似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耳畔孙哲平沙哑的嗓音带着惑人的呢喃,“交给我便好。”窗外不知去何时燃起了烟花,迸裂出五光十色的焰火,光芒万丈,目眩神迷。

孙哲平的声音穿透了所有嘈杂纷乱,直达张佳乐的心底。

“佳乐。”他唤着他的名字,轻柔的吻落在眉眼间,“吾爱。”

 

 

 

 

 

全文完。

 

 

 

——————————

这次是真的完结啦,没有后事。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已完结]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后面的话

还愿意看的都是小天使QAQ

晴日:

首先,我要郑重道歉,一篇不算长篇的文让我和琪琪两个(主要是我)拖延症写了两年,从2015年的元旦开始,到了2016的圣诞,万分抱歉,(将这个人拖出去枪毙一万次!!!)。

其实一开始想写这个文是桃咂的脑洞,我们在苏沐秋本命群里聊的热络,最初只有伞修这么一对CP来着,后来框架才慢慢构齐,加入了双花喻黄等,咳,虽然现在她们都貌似坑掉了,但是我坚信!我坚信!只要你们按时催天天催她们一定会写的!

最后,感谢一路而来支持我们的小伙伴小天使,没有你们就没有这篇风月—双花,虽然你们总是说我们是有生之年系列,但是我们好歹真的完结了。感谢你们不嫌弃我们幼稚的文笔,感谢你们没有放弃我们,感谢你们一直的小红心小蓝手,感谢每一位愿意留下评论的小天使,你们都是仙女!么么么么么哒!

目前应该没有出本的打算,因为出了估计也是用来糊墙2333。番外和肉会陆续放出,至今已敲定的有双花初遇,双花小别肉,双花洞房花烛夜肉,叶先后和孙先帝的往事,双花婚后小日常。

具体谁来写我们还没有敲定,不过大家可以指名,还有什么想看的CP或片段也可以在下面评论,热烈欢迎各种长评短评,或许会触发什么神奇事件哦!!!

那么,我们下个坑,再见。(踹飞

 

 

 绛琪:

完结撒花么么哒~~~

想了一下,这篇文还是我刚刚入圈的时候开始连载的, 当年老夫还是一个青葱的高二小萌新,不知肉为何物,如今竟是因为这篇成了一名老司机(并不是)。满打满算,风月拖拖踏踏断断续续地更新了两年,都是拖延症的锅qwq

刚开始这篇是苔衣的花魁paro的脑洞,结果群里的姑娘们脑洞都特别大,想了个超级大的设定(我们的目标就是——搞事情!!!)。可惜喻黄周江方王线都已经不知道坑有多深了qwq。(之前晴日日还说完结了双花还要写昊翔肖戴线,想想双花这个更新速度………………嗯………………

我参与进这个paro也算是机缘巧合,到最后也是没有出什么力气,唯一的功劳,大概就是每次看到晴日日:“亲~你的风月呢?”。经我手出来的几段文字,也幸而晴日日和各位小天使不嫌弃w。谢谢你们。

晴日日提到了后续番外的更新……嗯…………这是稀有隐藏材料啦哈哈哈哈哈哈(x

最后——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啦:)


 

 

 








评论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