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拾肆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晴琪 风月—双花:

失踪人口回归!倒数第二章!完结倒计时!


本篇多数为绛琪同学所写,荣誉归她,ooc归我。




前情回顾




引子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拾捌   拾玖   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在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的努力下,孙哲平身上的“缠骨”耗时多月终于清除,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毒虽是解了,他整个人却消瘦下来。张佳乐更是忙里忙外地照顾孙哲平,恨不得只让他成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物。




“乐乐,”孙哲平无奈地别开了脸,“我只是手伤,又不是手断,更何况现在真的完全好了,你能不能……别喂我啊。”一夏站在孙哲平后面努力让自己不笑——出声。孙哲平回头瞪了一眼整个脸都扭曲了的一夏,一夏迅速把自己往阴影处一藏,感慨自己影卫的功夫居然用来干这种事。


张佳乐伸手把孙哲平的头掰回来,锲而不舍地将一块肉递到孙哲平嘴边,“我知道你好了,可我就喜欢喂你不行么?来,乖,张嘴,啊——。”孙哲平痛苦地张开了嘴,他大概有些明白张佳乐这么做的原因。


前些日子张佳乐捷足先登地求了婚,本着床上见真章的原则,孙哲平没做他想便答应下来,结果张佳乐则身体力行,亲力亲为,妄图从生活点滴做起,成为一个事事照顾妻子的丈夫。孙哲平不忍心拂了他的意,想着趁这段时间多哄哄他,毕竟到时候他压了张佳乐,那家伙必定会很恼火。




既然求了婚,那么婚嫁便要被提上日程,婚房就是其中之一。张佳乐作为迎娶的一方,他的百花阁自然当作是婚房,至于下嫁的孙哲平家,孙宅,那自然便是娘家。张佳乐看了一圈之后,坚定地否认了孙哲平的审美,强烈要求重新修整。


恰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苏沐秋为了表示自己对两位新人的祝福,于是开始大张旗鼓折腾着他的千机楼,但求布置得令人耳目一新,反正银子没了还能再赚,时机错过了便没有了。更何况这次不装修得完美一些,下次还要费劲改良,苏沐秋最是追求一步到位。




孙哲平悠闲地卧在竹木长椅上,望着不远处的张佳乐和苏沐秋忙得四脚朝天,倒不是说他想偷懒,只是作为“新嫁娘”他真的无事可做。张佳乐看着百无聊赖的孙哲平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还纳闷当初求婚的时候,孙哲平答应地那叫一个爽快,现在看来完全就是早有预谋!


孙哲平无语,天地良心,他是真不知做新郎有多麻烦,他又没经历过,原先想着亏欠张佳乐太多,那人又对谁嫁谁娶很是看重,自然就是随了他意。摇头笑了笑,那个人本就是个孩子,这不算什么的答应就能让他开心许久,为博美人一笑牺牲一些脸面又算得了什么。


说起来算算日子,小皇帝给他的回信应该早就到了,这次不知何故,至今未到。正寻思着,就闻得有人一声唤,一夏赶至他身边,低声说道,“主子,陛下到了。”




孙哲平愣了半晌,他是隐约记得他写给孙翔的信尾有提到自己大婚之事,只是有没有邀请他前来观礼,那就记不太清,何况堂堂天之骄子,随随便便就出宫远行,成何体统,那群刻板的老臣岂会善罢甘休,而肖时钦又是怎么会同意的。


想象了一下众臣苦口婆心却适得其反,连鼻子都气歪的景象,孙哲平大笑了几声,一夏没跟上自家主子的思路,很是纳闷,以前没觉得主子和皇上的关系多好啊,怎么皇上来了主子这么开心。“他现在在哪里?”“和叶修先生在明镜房谈话。”


“哦。”孙哲平挑了挑眉,“小皇帝见到叶修了?”“是的,就是他让小的来传话的,还叫小的去通知苏老板他会晚些过来。”孙哲平点点头,“嗯,那你去吧,顺便也和张佳乐说声。”一夏道明白,便去找忙碌的张佳乐和苏沐秋去了。




思量着那舅侄俩有许多话要说,怕也是不能叫外人听见,于是孙哲平便自发地站在周围充作门神。旁人路过时,见他堂堂王爷给人站岗不由得惊奇,还未靠近,只是试探性地往房边凑凑,就被难得严厉的孙哲平瞪回来。于是小半个时辰之后,周围再无闲杂人等。估计屋里的叶修和孙翔谈得差不多了,就听叶修喊了句:“大孙,我们聊完了,你进来吧。”孙哲平来的时候没掩饰脚步声,所以叶修和孙翔都知道他来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的事说完了,你俩慢慢聊。”叶修甩下这一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孙哲平进来后随手关了门,冲满脸好奇的孙翔点头示意了一下当作行礼,孙翔知道自己这个叔叔一向随意,而且出来从简也不在乎这些虚礼,何况比起那些细枝末节,他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婶婶”更加好奇。


结果他还未开口,就让孙哲平堵了回来,“陛下擅自出宫可有人伴随?”“自然是有的……”正想说是和大理寺少卿林敬言一同前来,就见孙哲平很敷衍地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所以只是例行问一问么?能不能给你多日未见远道而来的侄子一点点关爱了啊?!一路风尘仆仆的小皇帝心头一酸,张口就是:“什么叫擅自出宫?我……朕是听闻皇叔大喜,特来为您添妆!诶,我听闻这千机楼可是富得流油啊,这也算是嫁入豪门吧?那我们皇家可是不能丢人,我这是给您撑排场。说起来您现在这身份怕也不能大摇大摆让人家知道吧,那您对外是怎么说的?到时候可别让我说漏了嘴,我更是想不到皇叔竟然愿意委身于人,做了个新嫁娘,我那个小婶婶还真是有本事啊。”


  


孙哲平听见他噼里啪啦掉豆子一般的问话就头疼,肖时钦是怎么教的,还是和当年一点没变,他避重就轻,“你没想到的事情了多着去了。比如说当今的真龙天子怎的到现在也没能找到一个可心的人,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皇叔你!”孙翔被戳到痛处,忍不住跳脚,“唉,罢了罢了。”孙翔也是知道皇叔只是随口打趣,又想到了自己父亲安在时无差别的猜忌,使孙哲平多年来事事不上心。好不容易得了个知己能托付终身,做侄子的哪有不祝福的道理?至于到底谁是新娘子,孙家人倒是有同一个想法——床上见真章,谁压谁还不一定呢。想到这里,孙翔又兴致勃勃起来,“皇叔,你和你家那一位是怎么认识的?一夏和我说你们先是有一画之缘,后有莫逆之交?你们又是谁追的谁?还有还有对方可是一届花魁啊,眼界那么高,你又只会舞枪弄棒的,是怎么看上你的?欸,后来父皇派你出去带兵,这么多年他还等着你?看来我这未来皇婶也是脾气好,换我,要是有人突然杳无音讯个三年,再回来找我,我还不得揍他一顿?哪儿这么容易原谅他?哎皇叔……”




孙哲平揉了揉眉心,也不知那叶修刚才对孙翔胡诌了什么东西,惹得他现在被皇侄儿拦住问东问西,顺便又腹诽了一下千里之外的肖时钦。胡乱点了点头“嗯”了几句就没了心思,孙翔见他如此态度自然不依不饶,“嗯什么嗯啊!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把这拆了你信不信!”


孙翔不说还好,一说孙哲平就忍不住想怂恿他干这事,然后让苏沐秋和叶修两人联合花式吊打他,不过思虑到为了自己和张佳乐的婚事已经焦头烂额的苏沐秋,孙哲平还是很好心地打消了想法。


“你真想知道啊?”孙翔肯定的点了点头,见他这般坚持,孙哲平便如此这般地简单说了一下,当然,他还掩盖了少儿不宜的那部分内容。虽说孙哲平想到哪说到哪,讲的很是随心所欲,却让从未听过风花雪月的少年天子听得入了迷,不由得代入其中,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模模糊糊的身影。


“也可能是这儿风水好,不光是我在这里找到了乐乐,就连你舅舅也和这千机楼主腻歪上了。我看你要不也去找找微草阁王阁主算一算姻缘,说不定也能把你给嫁出去?”说罢,便不理僵立在那里的孙翔,兀自走开了。总得帮叶修那祸害找点事干,对吧?


孙翔如遭雷劈,一脸“什么?舅舅也和男子定了终生?”怎么刚刚不见大舅舅透露丝毫?!若是叔叔不说,那他又打算瞒他多久?这件事外祖父外祖母知道么?应该是不知道吧,不然外祖父一定会打断大舅舅的腿的。为何我家男人都这般奇怪,不爱女子爱男子?既然他们都好龙阳,那我是不是是不是也……??!


可怜懵住了的孙翔好不容易从“我叔叔我舅舅都成了断袖母后啊我不会也会是吧?”中回了思绪,又急忙地去喊住溜得远远的叔叔:“正事还没谈啊皇叔!皇叔你等等我啊!!!”匆匆追了出去。那个陶轩是不是还留有后招啊!还有余孽刺杀又是怎么回事啊!这该说的都没说呢!






再说那孙哲平回到了卧房,正见张佳乐坐在窗户旁的黄梨方椅上,面对着一大张铺满桌子的清单长吁短叹,把端端正正的发髻揉的一团乱。


孙哲平忍笑上前,轻轻柔柔地替张佳乐按压着太阳穴:“怎么了?”


“还不是婚嫁的事情……你说嫁娶之事怎么就这么麻烦?什么喜糖喜娘喜服都得我亲自选定,我都快不认识‘喜’字了,”张佳乐小声嘟囔,“你这个新娘子倒是乐得清闲。”


孙哲平偷笑,“怎的?不然换一下,你来做新娘,我就包揽这些大大小小的事?”眼看张佳乐又有炸毛的趋势,忙改口道,“实在不行就别弄了,只要你我在一起就好,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不弄也罢。”


张佳乐一拍桌子就跳了起来: “那可不行!都大张旗鼓地忙了这么久了,苏老板出钱又出力,现在说不办了,别的不说,光是那厮就要活剥我!”


孙哲平忍笑忍得艰难,张佳乐反应过来自己被戏弄了,作势要去扑孙哲平:“好啊你!胆子大了敢开乐爷的玩笑?今天就收拾了你重振夫纲!来啊,先叫几声‘夫君’听听!”


孙哲平当然扭身躲开。虽然他爱惨了张佳乐这张牙舞爪的模样,恨不得切切实实“重振夫纲”,但也顾忌着成婚之际可别再惹得张佳乐几月几月地不乐意见他。




所以当苏沐秋和叶修两人推开门时,正看见他们二人玩着“来呀~追我呀~”的戏码。在感叹“妈的智障”的同时不由得反省自己有没有做过类似的蠢事。想着想着忍不住偷偷看了对方一眼,在对视后尴尬地扭头咳了一声。




紧赶慢赶追孙哲平过来的孙翔就站在苏叶二人背后几米开外,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虽然已是二十好几,可依旧情窦未开的小皇帝扭头就走,决定还是再找时间寻皇叔和舅舅商讨如何清除陶轩余党。至于他回到住处,却又见到与自己同来的大理寺少卿正和千机楼里一龟奴拉拉扯扯之事,自是另说。




按惯例来为孙哲平把脉的方士谦和王杰希,站在外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方士谦偷偷扭头看了眼王杰希,后者目不斜视似是完全没有在意到。他垂下眼帘掩去了百般倾慕与惆怅,嬉皮笑脸地作势又要去揭覆在王杰希脸上的半张镂空面具。被躲开后,换来一记白眼和一句“别闹。”




站在廊下的周泽楷把这一幕看得真切,忍不住地笑,看看方王二人又看向身边的江波涛。


“小周的意思,可是那王阁主也不是对神医没有心思?”江波涛含笑看过去。


“嗯。”周泽楷也看着他笑,嗓音低沉又干净。


绣着银色暗纹的月白色衣袖和绣着同样图案的墨蓝色衣袖紧贴在一起,衣袖下两只同样白如细瓷修长的手悄悄勾在一起。江波涛略带薄茧的指腹划过周泽楷的手背,酥酥麻麻的痒。




“在想什么?”喻文州冷不丁伸手往黄少天额头上一弹,顺着沉思的人的目光看去,了然一笑,“可是神仙眷侣,互通心意,令人艳羡?”


“哪有哪有?文州你猜错了,我只是在想方锐那小子看见了那个叫什么……林敬言的家伙就直了眼睛,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哈哈哈。哎哟说起那个方点心我倒觉得有点饿了,文州你饿不饿啊?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要不咱们回去吃点心去?我记得小厨房今天好像要做叉烧包双皮奶什么的?哎呀要不要交代他们晚上做一道你喜欢的白切鸡……”黄少天打着哈哈支开话题,脸上是自认为掩盖地很好的慌乱。


“既然你饿了,那咱们就先回去吧,我去和老板说一声。”喻文州笑得意味深长,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发顶。


反正来日方长,不是么?






是夜,孙哲平依约来到孙翔下榻之处,就见叶修早已懒懒散散地躺在孙翔床上,霸占了小皇帝整张床,孙翔坐在旁边的红木墩子上,敢怒不敢言。孙哲平也不见外,拿了桌上几颗孙翔远道带来的果脯丢进嘴里,觉得这味道不错,干脆多拿了几颗打算带给自家乐乐尝尝。


孙哲平边吃边问:“对了,你不是说此次南巡有大理寺少卿林敬言陪同么?他人呢?”虽说孙哲平与林敬言交情不深,不过由于那次轰动一时的“斗神”叛国案有所交集,其他不敢说,但是他深知林敬言是个再守礼不过的人,个性温和,待人接物从不怠慢,这回却不知他被什么事绊住,居然深夜未归。




提起林敬言,孙翔愈发郁闷,状似抱怨地开口,“还不是因为白日去千机楼找你,结果老林被一个龟奴用小木棍砸中,明明就是小事情一桩,那人非要拉着老林去上药,结果……”似乎是回忆起什么不堪的场景,孙翔悲烈地扭开了头。


叶修和孙哲平都不是什么热爱八卦的人,对视一眼后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地错开了视线,孙翔张口还打算说些什么,就听见门外一阵敲门声,来的不是林敬言又是谁。难得迟到,林少卿尴尬地朝三位行了个礼,却也没多解释什么,赶紧坐到了孙哲平身后。


见人来齐了,叶修催促道:“好了,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孙翔望着两位没大没小的长辈觉得甚是憋屈,他好歹也是堂堂天子,怎么混到如此境地,这么一对比,孙翔越发怀念在京都作威作福,呸,皇权威严的日子。




孙哲平大致说了一下他的探查结果,大家的想法基本一致,陶轩虽下台,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说定然不会有什么东山再起的机会,却也不乏他手下的一些死忠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目前的问题是,线索仍然不是很充分,就算想查也要从头计议。


四人简单地梳理一下过后,得出了以上定论。不过,叶修低头细细思量着手头的资料,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和苏沐秋说一下,他不动声色地记下了几个关键点,然后将资料递给了林敬言。




见正事商量得差不多了,几个人就各自散了,除了孙翔。小皇帝终于有空闲时间思考一下人生了,今天的种种事情都给他并不幼小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他表示自己需要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


无论是孙哲平还是叶修,这两个从前在他心中与好男风完全扯不上边的两个人,偏偏选择共度一生的恋人都是男子。今天他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张佳乐和苏沐秋,两人身份一个是花魁,一个是青楼老板,周身气派却完全不像,不带丝毫的风月气息不说,举手投足间更胜一些所谓的贵族子弟。


男风也好,风月也罢,统统与他曾幻想的不一样,孙翔窝在被子里可有可无地想着。脑海中一会儿是携手的孙哲平张佳乐,一会儿是并肩的苏沐秋叶修,还有拉拉扯扯纠缠不清的林敬言和那个小龟奴,最后化作他和另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是谁呢?




孙哲平回来的时候估摸着张佳乐早已睡下,便放轻了脚步怕吵到那人浅眠,谁知房中点了支蜡烛,看灯芯似乎燃了有好一会儿了。忽明忽暗地烛光打在张佳乐熟睡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下是一片青黑,想来是为这些日子大婚的筹备累极了。


空气中好像有根无形的羽毛,悄悄划过孙哲平心头,痒却挠不到。他吹熄了蜡烛,脱掉外衣,准备上床就寝。张佳乐察觉到有人的气息,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拉住了孙哲平的衣角,“大孙,是你回来了么?”


孙哲平柔声称是,张佳乐攥得愈发紧了,“这次可莫要偷偷走了……不然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孙哲平心中一颤,这些日子两人白天夜里都腻在一起,同时休息同时起床,平素张佳乐断不会说这些话的。


孙哲平小心翼翼地搂过张佳乐,张佳乐身形不算娇小,偏偏窝在他怀里时就是小小的一只,说完两句话后,便沉沉睡去,呼吸绵长,嘴角带笑,最最不设防的模样。窗外月光清泠,怀中恋人酣睡。




心如春水映梨花,情如风吹永无涯。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已完结]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有生之年系列回归!lo主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更新?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教育的缺失还是现实的无奈?敬请关注风月双花最后一章!(遥遥无期……



评论 ( 1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