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拾叁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晴琪 风月—双花: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祝愿每位小伙伴都像我们文中的CP那样,早日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对的人!




前情回顾




引子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拾捌   拾玖   贰拾   贰拾壹




——————————


江南,千机楼。


张佳乐每天就在微草阁附近转悠,眼巴巴地望着王杰希出来还他一个完整无缺的孙哲平,结果他盼来盼去,没见着王阁主,反而见到了传说中医谷的少谷主,方士谦。


虽说就医术来讲,方士谦已是举世无双,不过张佳乐仍旧有些提心吊胆,万一方士谦也无法,那孙哲平便是真真正正的凶多吉少了。


方士谦收回把脉的手不无自信地说,“此毒可解可根除,对身体无伤,保王爷长命安康。”孙哲平二人松了口气,又听方士谦说道,“只是我还需要一人,与我合力方可彻底解除王爷身上的‘缠骨’。”


“那是谁?方大夫尽管说来,我速速为你把人找来。”张佳乐立刻问道。


方士谦微微一笑,缓缓吐出三个字,“王杰希。”


 


张佳乐现在是巴不得把方士谦当菩萨一样供起来,那自然是言听计从,别说只是找个人,就是拐个人回来都不是不可能。


他热切地样子让孙哲平很是不忿,不过想到人到底是为了自己,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随手招呼留下了的方士谦饮一壶上好的青城雪芽,天南海北地聊着天,三巡下来倒有些知己意味。


相熟之后,称谓也不再是什么孙王爷方谷主,大孙老方叫得很是熟稔,像是相交多年。方士谦为自己和孙哲平又倒上了一杯,正要开口就听得张佳乐一声唤。


“方谷主方谷主,我们老板有请,他很是好奇是什么解毒的法子需要两人合力。你且去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我就不过去了哈。反正路你也知道。”


 


张佳乐来来回回跑来跑去,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休息,一屁股坐下来,也不嫌弃,拿起孙哲平的杯子,一饮而尽。方士谦暗自摇头,孙哲平明白他在想什么,哈哈一乐,“这茶的一大用处就是解渴,怎样的喝法不是喝?”


方士谦若有所思地看了孙哲平一眼,不知他是有心之言,还是无心之说。向两位作了一揖,就朝千机楼赶去,他可万万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一把苏沐秋。


“诶大孙,”张佳乐咂咂嘴,似乎是觉得这个茶的味道还不错,于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你说方阁主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啊?还有我刚刚去找老王的时候他人居然不在,也不知跑哪里去了。当时老板似笑非笑地样子,很是诡异啊,搞得我也很好奇。”


孙哲平站起身往外走去,“管他什么办法呢,到时候开始医治了不就知道了。”“说的也是。”张佳乐同样站起来走到孙哲平旁边,两个人立在长廊旁边。


 


“既然你的手伤解决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商量点别的了?”张佳乐故意绷着脸,想尽量表现得严肃一些。孙哲平忍着笑,没有揭穿他,“哦?商量什么?”


张佳乐四处瞄了几眼,确定周围没人,“你看我辛辛苦苦等了你三年,也没有和别人跑了……”孙哲平眼睛眯了眯,“你还想过别人?”“不是不是,”张佳乐缩着脖子否认,“我就这么一说,总之就是,这三年来我很痛苦很难过,你总该补偿我吧。”


“在这里等着我呢?”孙哲平颔首,“那你说吧,要如何才能补偿你?”眼看奸计……呸,智计得逞,张佳乐笑靥如花,“孙哲平,你以身相许,嫁给我吧。”


 


芳草萋萋三月天,和风暖阳,柳絮飘飞。


张佳乐一眨不眨地看着孙哲平,神情期然,和吵闹着要吃糖的孩子并无二致,孙哲平忽地扬了扬眉,神色傲然,“好啊,我答应你。”张佳乐未料到他会答应得如此干脆,想得那些说服理由居然一个也没用上。


欣喜若狂的同时又有些疑惑,该不会有什么陷阱吧?不过就算有又能怎样,管他呢,人都答应了,还怕他反悔不成?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回去下聘礼了!然后要干什么?是不是还要交换名帖?不对不对,应该先拜见双方父母才是,诶,等等,你家父母不是……唔……”孙哲平好笑地看他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觉得又吵又有意思,不待他说完便俯身吻下去,堵住那人的嘴。


春色正好,人比花娇。


 


 


一夏将最近两天新收集到的信息摆在孙哲平面前,“禀报主子,这些就是线索了。”孙哲平翻看着,心里有了个大概的计较,“准备笔纸,看来是时候给小皇帝找点事情干了。”闻言一夏嘴角抽了抽,皇上您……自求多福吧。


退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来为自家主子疗伤的方谷主和王阁主,他恭敬地行了一礼便离开了。孙哲平又了却了一桩心事,心情很是不错,朝进来的两人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其实当初方士谦说的两人方法也不是什么大秘密,需要两人为病人一前一后的针灸疗法,只是对施术的两人要求极高,这两人得功力医术相当,还要有一定的默契。


当中一人自然是方士谦自己,至于另一个人他指定要求的就是王杰希。孙哲平能看出个大概眉目,只是他向来不是什么八卦之人,这种问题留着让张佳乐伤神就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孙哲平针灸完,张佳乐敲门进来,手中端着方士谦要求配合针灸的中药,孙哲平脸色变了变。一开始张佳乐也不知道,天不怕地不怕面对一切都傲然坦荡的孙哲平,居然意外地怕苦。


好不容易逮住孙哲平一个弱点,张佳乐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嘲笑,孙宅每天都会上演一出孙王爷被张阁主逼着吃药的戏码,今天也是一样。


张佳乐笑眯眯地望着孙哲平,偏偏生出一股不怀好意,“我喂你还是你自己吃?”“那啥,”孙哲平尴尬,“乐乐咱们打个商量,你看我都好得差不多了,咱们能不能就不吃了。”


很好说话地点了点头,孙哲平来不及开心,就听见人又说,“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吃药!”朝着孙哲平就扑了过去,根据这几天的经验,如果不能先发制人,接下来的局面将会很被动。


 


方士谦和王杰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目不斜视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而根据他们的经验,下面的一些情节非礼勿视。踏出房门的一瞬间,王杰希就大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方士谦拦都拦不住,王杰希躲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他仍旧想不到好的办法,望着身后充满惨叫声和嬉笑声的屋子,万事不挂心的方士谦头一回感到艳羡。


 


一壶清茶酒一杯,半日浮生共举杯。


孙哲平疑惑地望着方士谦,“你不是说我这段时间都喝不了酒么?”


方士谦施施然坐下,“是啊,所以我喝酒,你喝茶。”


孙哲平,“……”


“你究竟想说什么?”


“哈哈,莫急,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孙哲平转身就要走,方士谦坐不住了,“别走啊,我说我说。”孙哲平扭头看他,也不吱声。


弹了弹衣袖,方士谦轻叹,“唉,从何说起呢。”孙哲平又把头扭回去了。


“咳,不开玩笑了。”方士谦脸上难得出现类似严肃的神情,“我就是想问你,你说怎么追到张佳乐阁主的。”


孙哲平先是诧异地看着他,后来联想到这些天方王二人之间诡异的气氛,顿时了然,十分同情地坐下来拍了拍方士谦的肩。


“兄弟的事情我大概了解了,我算是半个过来人。面对这种情况呢,就是不要怂,大胆地往前上,不要拐弯抹角的,不然时间久了,他就想明白了。”


方士谦恍然大悟般信服地点了点头,冲孙哲平行了一礼,整理了一下衣冠就往王杰希的住处去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孙哲平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一首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打住!


 


 


京都,雷霆。


孙翔端坐在上书房,批阅着由内阁呈上的各类奏折,三年亲政让这位少年皇帝出落得越发稳重。


内侍立于下首,低头抬手,“禀皇上,这是摄政王密信。”孙翔没抬头,只是示意送上来,他这个叔叔随意惯了,信来的也没什么规律,有时一周就三四封,有时一个月都不见得来一封。


信中多是他在江南各处的见闻,把一直向往快意恩仇的小皇帝勾得牙痒痒,奈何身在自己这个位置上,出宫之类的还是想想就好。处理完手头的事物,孙翔拆开来自孙哲平的那封信,本是随意一瞟的眼神逐渐变得认真。


 


信中孙哲平提到了他在江南遇刺一事,初步调查之后与陶轩余孽有关,具体详情还望皇帝定夺。孙翔皱眉,陶轩一案堪称本朝开国以来最大案,涉及人手之多,涉及皇家秘密之多,皆是翘楚。


如果只是余党作乱还好,就怕陶轩伏诛前留有什么后手,那只怕后患无穷。孙翔深感忧虑,翻到下一页准备看看他的好叔叔有没有给他什么建议。接着,安静立在下首的内侍就看见他们逐渐稳重的皇帝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众内侍一惊,纷纷赶来将孙翔扶起,孙翔狼狈地坐回来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拿出信反反复复读了几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他的叔叔,那个狂傲霸气不可一世的孙哲平,要婚娶了!对象还是一名男子!男子就算了,居然还是他嫁!说好的狂傲霸气不可一世呢!孙翔怒摔,玩我呢吧!


虽然叔叔好像是说过他有位身为男子的意中人,本朝民风开放,明媒正娶的男妻也是有的,可是作为堂堂王爷下嫁,那就闻所未闻了,而且看叔叔这个意思,对方还是个花魁,孙翔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刚登基两眼一抹黑的时候。


 


下一瞬间,他忽然福至心灵,叔叔大婚,他这个做侄子的怎么能不去观礼?!正好是个看笑……不是,送祝福的好机会啊!孙翔说风就是雨,跳起来就往寝宫里跑,内侍们大眼瞪小眼,万般无奈地也迈开腿跟上,还要千呼万唤着这位祖宗别摔了。


孙翔边跑边唤,“快快快,去把小事情叫来!”暗自嘀咕着,信上所说大婚的日期快到了,可得抓紧时间收拾东西,至于朝中大事就尽数交给小事情就好了,孙翔美滋滋地想着,从小就被两位“长辈”欺压,等他大了吧,两位却又都不在京中了,如今总算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正所谓稍纵即逝时不我待,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万万不可!”听明白了皇帝的意思,风雨不动安如山的肖时钦脸色都变了,“帝王乃国之根本,怎么可以擅自出宫!万一路上出个意外,江山社稷怎办?微臣又有何脸面去见诸位先帝!”


孙翔不气馁,理直气壮地反驳,“先生教过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再说了,我又不是单纯出去玩,陶轩余孽仍在,剿灭贼党义不容辞!”


肖时钦翻了个白眼,冷笑道,“你怎么不看看后面的几句话,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不用我说了吧?陶轩余孽自然有专人处理,就不用劳烦陛下了。”


 


孙翔目瞪口呆,不过就此放弃也不是他的性格,于是放柔了语调,缓缓叹了口气,“那是我亲叔叔,”神情间隐约浮现出了些许寂寞,“他是我最亲的人了,可如今他要大婚,我却不能相伴左右,”孙翔故意停顿了一下,偷瞄着肖时钦的表情,“他一定会难过的。”


“呵呵,那陛下可真是想多了。”肖时钦完全不为所动,孙哲平会难过?!唬虚空双鬼呢吧!


孙翔一看这招也不管用,一拍桌子,“小事情你不要欺人太甚!反正摄政王请我去观礼了,我是一定要去的,你不要逼我效仿正德帝偷跑出去啊!”


肖时钦难得沉默了一下,他太清楚孙翔的脾气了,搞不好真的偷跑出去,犹豫了一下,“好吧,你去可以,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你说你说!”先答应下来,到时候再说,只是孙翔的这点主意在肖时钦面前实在是不够看。肖时钦好整以暇地理了理下摆,“皇上必然是不能出宫看摄政王的,”孙翔一愣正要大吼肖时钦出尔反尔,就听他接着说,“不过作为孙翔,倒是可以出宫看叔叔。”


果然,玩政治的,就是心脏。


 


结果就是两人各退一步,孙翔以去避暑山庄避暑为遮掩南下,随同人员除了一干侍卫还有被封为钦差的大理寺少卿林敬言随行,明面任务是调查刺杀事件,暗地里则还要看着皇帝不让他胡闹。


对此林敬言表示,心好累,能不能让我少操点心。


皇家的避暑山庄仿造江南著名园林所筑,小桥流水,移步换景,一干宗室大臣规矩地站在孙翔身后。肖时钦朝他稍稍点了点头,孙翔清了清嗓子,“诸位舟车劳顿,还是快去歇息吧。既然是出来放松的,就不用每日来请安了。”因为我是不会在的!孙翔得意得笑了笑,转身到自己寝宫去和林敬言汇合了。


肖时钦扶额,也不知这到底是好还是坏,身为天子,是不可以不了解民间疾苦的,只是一下放得太开,又怕他接受不来,儿行千里母担忧,大致就是如此。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肖时钦细细想着,愣是没发现有人站到了他旁边。


来人笑得恣意乖张,礼貌地朝他欠了欠身,“肖大人,好久不见了。”


肖时钦怔了怔,暗道孙翔真不个省心的,动作表情却不露丝毫破绽,行云流水般作了一揖,“肖时钦拜见鸾辂郡主。”


戴妍琦。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啊啊啊,我也快要完结了!!!开心得飞起来!你们不要看我更得慢,死宅的最终章也是没出来的!











评论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