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拾贰

听到死宅要完结的消息我是崩溃的……我该怎么拯救你,我的拖延症

晴琪 风月—双花:

做人不能太高调啊……我遭报应了,现在已经开学一星期了QAQ 每天忙得像狗一样,请大家见谅,等这段时间过了,就努力三天一更。




前情回顾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拾捌   拾玖   贰拾   贰拾壹




——————————


张佳乐健步如飞地在前面走着,孙哲平则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他身后,张佳乐听着若即若离地脚步声更加恼火,回身就是一掌,“你别跟着我,我不想看见你。”


孙哲平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正中右肩膀,不由闷声一哼,却一言不发。张佳乐没想到孙哲平会生生受这一掌,愣了愣,抿了抿嘴大步向孙哲平走去,站在他面前。


“我……”孙哲平张嘴本想说些什么,终了还是作罢,他本身就不善言辞,何况他说出的话也的确是发自真心。如同苏沐秋所说,这种作为自私自利且龌龊卑鄙,无论张佳乐作何选择都是无可厚非。


 


张佳乐直直地看着他,他恨透了这个凡事都为他做主不给他留丝毫余地的人,若是他今天不出现,或是苏叶二人没有发现他,那他们是不是就真的从此天涯陌路天各一方?“孙哲平,”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咱俩打一架吧。”


然后趁着孙哲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挥过去一拳,打在孙哲平左胸上。孙哲平抽了口气,向后退了一步,龇牙咧嘴地想张佳乐还真是不留情面,虽然不明白张佳乐的意图,但是孙哲平马上敛了心神。


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挥舞着拳头,没有任何武功技巧,也没有语言交流,更没有用到武器,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闹了别扭的孩子打作一团。孙哲平一开始还有所保留,后来被揍得狠了,也忍不住真动起手来。


张佳乐越战越勇,出手越来越快,很快孙哲平浑身上下就没有没被打到的部位了,在张佳乐第三次拍上孙哲平左胸时,孙哲平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握住了张佳乐手腕,“别再闹了。”这不说还好,一说张佳乐消去大半的火气重新点燃,“闹?!你觉得这是闹?”说着甩开了孙哲平的手。


 


张佳乐冷冷地笑,“我就想看看你胸口疼不疼?你是不是真的那么铁石心肠!你口口声声说是一切为我着想!可是你从来没有真的替我想过!三年前就是,你欺我瞒我骗我伤我,叫我等你,我等了。三年来你从未给我捎来一句消息,我当你是为国为民自然没有空暇,我认了。可是现在呢?你受伤的事不告诉我,你中毒的事也不告诉我,甚至都不屑给我一个选择!孙哲平!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最后几句近乎嘶吼出口。


 


孙哲平的脸色有些发白,“乐乐……”


“我累了。”张佳乐抬头使劲眨了眨眼,“我要回去休息。”转身就朝着千机楼方向走去,没走两步,背后却是一热,孙哲平双手揽住他的腰,从背后将他抱住,“你从来都是我心心念念之人,我从未想过负你。”张佳乐沉默了一下,想要挣开。


“你放手。”张佳乐声沉似水,孙哲平攥得更紧了一些。“我放手的话,你就走了,可是我不希望你走。”孙哲平将脑袋搁在张佳乐肩上,语气中是难得一见的讨好和委屈,张佳乐有些恍惚。


其实细算下来,孙哲平比他还小个半岁,只是他一向强硬霸道,不由自主就将年龄差忽视了。张佳乐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推开了孙哲平,“我没和你闹,我是真的累了,”他的声音低下去,“所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嗓音沙哑又疲倦。


 


 


自从孙哲平的身份被张佳乐知晓,两人之间的种种禁忌就被破开一般,孙哲平为了挽回张佳乐三天两头就往千机楼跑,正大光明的进进出出,省了伪装的麻烦,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张佳乐上次虽然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过也就是种托辞罢了,哪知孙哲平认了真,时时刻刻围在张佳乐身边雷打不动,说要和张佳乐谈谈。


其实他们之间哪里需要谈,误会解开便是了,旁观者清的苏沐秋啧啧摇头,如今编者花样折磨孙哲平的张佳乐不过就是出口气而已,好赖这家伙一走三年,音讯全无,换谁也该生气几个月。


 


不过生气归生气,孙哲平的手伤也是重中之重,听苏叶两人的口气,孙哲平中毒已久,若是不加紧医治怕是后患无穷,于是张佳乐二话没说就找上了自家无所不能,哪怕生孩子也会的苏沐秋。


千机楼中人才济济,论药理独占鳌头的便是微草阁阁主王杰希,世人皆知王杰希料事如神,铁口直断,对他的另一层身份反而知之甚少。也难怪,如今找他算命之人就已预约到明年,若是再知他还精通药理,只怕来的人要踏破微草阁的门槛了。


本来张佳乐是想直接找王杰希的,奈何他人前两天随医谷中人方士谦去了医谷,不知是去谈生意还是去探究一些奇特药性,总之张佳乐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位王阁主了。


不过他虽然不知王杰希到底身在何处,苏沐秋总是知道的,苏老板早早就修书一封寄给了远在岭南的王杰希。若是他也没办法,大可邀医谷中人出谷,江湖中传言,但凡身中奇毒或者得了难愈之症,只要能撑住一口气去到医谷,大多数就能逃过阎王索命。


医谷是各色奇怪大夫聚集之地,医谷中人虽有妙手回春之手艺,奈何不热衷救死扶伤,对外又只是宣称是贩卖药品之地,所以朝廷并不知医谷有甚奇能。医谷自身又地处岭南某处瘴气缭绕的深山里,若非有人带路,怕是也要迷失在毒雾中。


 


该做的能做的张佳乐都做了,如今就只能等着王杰希回信了。也是时候好好教训教训孙哲平了,每天变着花样折磨他,今天要吃城西刚出炉的合意饼,明天要喝城东收藏多年不外卖的七十多年的女儿红,后天突发奇想想吃京都醉仙楼招牌菜八宝莲藕粥,大后天说是腻了要尝清淡些的家常小菜。


孙哲平每天辛苦的四处奔走,不让任何人接手,偏偏乐的不行,恨不得把嘴裂到后脑勺。张佳乐这几天吃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连尝遍天下美味的苏沐秋也狠狠地嫉妒了一把,对着叶修又是如何耳提面命咱们暂且不提。张佳乐虽然天天过得是没心没肺,只是时不时一闪而过的担忧也让孙哲平看得清楚,趁着没人就往苏沐秋的院子里打听王杰希的回信。


孙哲平嘴上不说,但是他把张佳乐为他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一直躲着不敢见张佳乐就是不希望自己的爱人为了自己患得患失,忧虑重重,护他一世安稳才是他该做的。多想无益,当下最紧要还是他的手伤,不论结果如何,他总该要坦然面对。


 


上次苏沐秋与他所说未必不明白,他骂他自私自利,是,他的的确确没有问过张佳乐所思所想,可就是因为他坚信张佳乐必不会弃他而去,更加不能让他见到自己无力地一面,男子汉大丈夫,但凡有点气概谁不希望为爱人遮风挡雨,保他一世平安。


至于张佳乐会如何想,如何做,他到底是忽略了。三年未有期,换做谁都会不满愤懑吧,孙哲平苦笑,怎么那个家伙除了开始对他不理不睬,打了一架之后就像是冰释前嫌,这般孩子气性让他又爱又恨,终归是他负了他。


胡思乱想着,对脚下的路却是没怎么注意,直到听到阵阵琴声才惊觉自己误入了藕花深处,抬眼见到牌匾上写着艺苑,本是不想进去,奈何琴声实在悦耳,他虽不精于音律,不过生于皇家也是自幼受到熏陶,琴曲柔中带刚,气势长虹,更是闻所未闻,内含的杀戮之意含而不露。


孙哲平倒是有些好奇这抚琴之人是何方神圣,也不仔细思量就往里面走去。许是大家都去听曲了,院子外一个人也没见到,孙哲平就这样无人阻碍地进了里间,倚在走廊尽头才发觉台上除了有人抚琴外,还有位脸生的少年配合着舞剑。孙哲平望着剑招凌厉的人,眯了眯眼,是错觉么?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进来时琴曲剑舞都已到尾声,半个回合之后,两人一曲尽罢从台上下来。抚琴之人是喻文州,他是知道这位蓝雨阁阁主的,孙哲平提着食盒转身走向张佳乐的百花阁,那名舞剑的少年倒是让他想起了其他事。


张佳乐欢天喜地地跑来接了食盒,邹远在边上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刚刚是谁还在抱怨孙哲平好久不回,回来了就要他好看,自家阁主也太没底线了吧。食盒送到,这次孙哲平没有久留,说是有些事情需要他回去处理,张佳乐吃得正欢,也没怎么在意,挥挥手就放他走了。


结果孙哲平前脚刚走,高英杰后脚就来了,说是他师父有请。张佳乐愣了愣,迅速反应过来,风风火火地就跑了出去,王杰希居然自己回来了!心中吐槽孙哲平这命也忒不好了,若是他再晚点走,当天就能看病了。


 


王杰希换了一身墨绿色新衣,端坐在桌旁,紫金镂空藤纹面具被他摘了下来放在一边,面如沉水。张佳乐虽然一向心大,但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可也不小,隐约觉得王阁主今天不大高兴,和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对上的一瞬间,他就笑了开来,拿不准王杰希生气的原因,伸手不打笑脸人总归是对的。


“嘿嘿,老王啊,在岭南待的还习惯么?”张佳乐状似随意的问出口,不等主人招呼自顾自地坐下,顺手给王杰希面前和自己面前的茶杯里倒了茶。


王杰希的脸色缓了缓,毕竟他的情绪和张佳乐无关,“还好。”


“那边天气怎么样?还舒服么?”张佳乐眼神亮了起来,似乎是好奇不已。


“很是温和,四季如春,适合养老。”王杰希抿了一口茶,说到最后,眼神飘忽了一下。


张佳乐装作没有看到,左右四顾了一下,“诶,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啊?我记得不是还有个医谷的大夫和你一起么?他不回来了?”


 


说起方士谦,王杰希的脸上尴尬了几分,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那个不重要,先说说你家王爷的情况吧。”


“哦哦哦,对对对。”张佳乐恍然状,“他吧是这样的……”天地良心,张佳乐真没多想,只是单纯觉得多个人,孙哲平痊愈的可能性就大一些。


王杰希觉得他问张佳乐这种问题就是个错误,不是说张佳乐描述不清,江南第一画师怎么会差,只是他在描述中使用了太多夸张手法,照那个讲法,孙哲平至少死了七八回了。


于是王杰希不得不提醒张佳乐,病情还是亲眼看一下为好,与他商议明天直接去孙哲平处,张佳乐自然双手赞成,恨不得现在就走。


 


孙宅


孙哲平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招来了一夏,那件事他可以不追究,但不能不在意。


“上次刺客的事情查得怎么样?尤其是那柄剑如此特殊,应该不会太难查吧?”孙哲平一边换着绷带一边问。


一夏立于下首,脸上出现难得的窘迫,“属下办事不力,只追查到那名刺客手中的剑为名剑冰雨,五十年前由北漠第一铸剑世家关家家主关柏锻造而成,因此剑饮血时会泛出幽蓝寒光彷如冰魄,遂而得名。但冰雨出世后却被神偷妙空盗走,之后就消失人前,属下暂未查到落在谁手中。”


 


冰雨么?孙哲平若有所思,他征战沙场多年,对军队很是了解,国家内外必无这等武器,再者那刺客武功路数也不像是军营中人,倒像是江湖子弟,他并没有江湖中的仇人,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买凶杀人了。


他行事一向豪迈,无意间得罪过什么人也说不准,只是他身份特殊,现如今又隐退朝堂,远离朝政,大不可能是官场之人,既非仇敌也非政敌,自身有不能出手的原因或是自身压根就没有出手的能力,结合这些条件,那人或者说是那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孙哲平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挥手让一夏下去继续探查,总归有些线索他才好得出更准确判断,也能决断下一步该做什么。孙哲平扶着手臂不无干涩地想,生在皇家,身不由己啊。


 


千机楼


翌日,刚到和王杰希约好的时辰,张佳乐就迫不及待地奔了过来,望着他的背影,王杰希不露痕迹地摇了摇头,哪里有一阁之主的气势。孙宅本身就离千机楼不远,张佳乐他们又加快了速度,出来开门的管家又是一脸诧异,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估计自家主子都没醒吧。


王杰希坐在孙哲平的另一边为他把脉,越诊脸色越凝重,张佳乐看着他的脸色,也不由得有些慌,相反当事人的孙哲平心态很是平常,伸出完好的右手使劲握了握张佳乐的,示意他放松。


切完了脉,王杰希收回了手,“此毒并非不能解,”张佳乐刚要放下心来,就听王杰希眯着他的大小眼继续说,“不过我的法子对身体损害很大,还会伤及元寿。”张佳乐顿时又愁眉苦脸,要不是孙哲平还拉着他,张佳乐他就要扑上去撕了王杰希的袖子了。


“你也别太担心,我虽然没有确切把握,但这种情况我也是有过预料,你先让我回去琢磨两天,若实在不行还有另一条法子,终归是能还你一个完好的王爷。”王杰希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宽慰道。


 


鉴于王杰希不是会说大话的人,张佳乐的心情轻松了一点,转过头望着孙哲平想朝他笑笑,只是那笑容在孙哲平眼中愈发显得惨然,那样的神情对于孙哲平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他抬手捂住了张佳乐的眼睛,“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张佳乐愣了愣,也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我明白,我相信你。”两人站在房门口,身后是逆涌而来的明媚阳光,挥洒了两人一身。


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是这个人说的话他都会下意识去相信,呆在他的身边就会充满无限的安心,不用计较得失,不用担忧生死。他过惯了殚精竭虑提心吊胆的日子,从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是他再强大也不过只是个普通人,他也会累会受伤会难过,身边不是没有苏沐秋这帮好友,可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张佳乐缓缓扬起一侧的唇角,不用说出口的话两人都心知肚明,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孙哲平。孙哲平伸手回抱住张佳乐,一向肃杀张狂地眸子也如同春风过境,渐渐柔和温存。他是权倾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摄政王,不论事物还是人,只要他招招手,就没有得不到,偏偏在张佳乐面前,一切都是徒劳,耳畔似乎有谁在低笑,他抱得更紧了些,大概是栽了。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听说死宅要完结了?!?!好吧,那我也……破罐子破摔,慢慢写!我不着急了,反正她该剧透的都剧透完了┑( ̄Д  ̄)┍(揍


嗯,就像我原来说的,双花正文完结了应该会有很多番外,比如当初孙哲平拔吊无情(不是!)转身就走的肉,双花后来退隐江湖的小日常,这个可能是一夏的视角,而双花的初遇番外应该马上就放出来了。


还有我一直心心念念的先帝和先后不得不说的故事,为什么老皇帝死得那么快,为什么他只有二翔这一个儿子,孙哲平和叶修孩提时代的友谊,以及他们一起合起来欺负二翔的经历,都会放在番外里。


大家应该也能从前几章看出来,除了现在明面上的几个CP,还可能出现的CP有肖戴,昊翔,林方,于远,韩张,各位敬请期待吧。


(好了,广告打完了,后路也断了,我闪了。)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