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拾壹

我也丧心病狂地让伞修把大孙揍了233 接下来就看乐乐了!

晴琪 风月—双花:

各位小伙伴们最近是不是在忙考试啊?我是来拉仇恨的!我放假啦哈哈哈哈哈哈哈(揍


 


前情回顾


         肆            捌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拾陆   拾柒  拾捌   拾玖  贰拾


 


——————————


出手很快,剑法犀利,角度刁钻,脚步轻巧,呼吸绵长,武功极高。刺客是一位职业杀手,并且极负经验。这些孙哲平都在第一时间判断出来,接下来,更为要紧的便是躲过一击。杀手讲究一击必中,此次若失败,下次必不会在短时间之内。至于来者何人,杀他又是为了什么,统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其实孙哲平能躲过他这一招,并不使黄少天有多惊奇。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历经沙场,刀刀见血的常胜将军。若不是为了任务,这般英雄豪杰他倒是也想结交一番。看着孙哲平反手拔出袖中匕首,恰到时机地挡下平刺过来的冰雨,黄少天眼底划过一丝赞赏。


孙哲平平生最不喜欢匕首这类短小的武器,奈何他的重剑一是不方便带,二是他如今也使不出平时的力度,只好将就一些。高手对决,输赢只在瞬间,手握不趁手的兵器,孙哲平自然不是黄少天的对手,眼看要落入下风。


这边黄少天剑剑带风,手下不曾留情,唯独有一丝疑惑。照理讲,纵使孙哲平使的不是他用惯的重剑,差距也不该如此之大。刚开始时还游刃有余,接下来倒有些接不上招,好几次都危险躲过,难道闻名天下的孙哲平只是一介纸老虎不成?


自知破绽露出甚多,孙哲平现在不过仗着狭窄的地形和借力打力的技巧咬牙支撑。夜深人静,纵使一夏担忧他长久不归,会外出寻找,只怕那时他已命赴黄泉。坐以待毙向来不是他的风格,冒着再捱一剑的风险,偏头一躲,冰蓝色的剑光直劈草垛,草梗纷飞,从中闪出一道黑影。


黄少天暗叫不好,果然,趁着夜色黯淡,草屑扰乱他的视线,黑影冲出时还带了太刀向他一挑。来不及分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黄少天为自保,向后一跃,冰雨抵在胸前。来回之间,孙哲平早已不见踪影。


任务失败,黄少天面无表情,不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冲出来的人,几个起跳之后,消失在夜色。


 


孙哲平疲倦地赶回家,正好碰上想外出找他的一夏,看见自家主子光鲜而去,狼狈而回,一夏吓了一跳。衣衫破落不堪,灰头土脸,风尘仆仆,还隐约带着血腥气,左臂绷带有撕裂开的迹象。不是没见过比这还惨的景象,只是对象换成了孙哲平让他心情很是复杂。


愣神间,孙哲平已自顾自地进来,“傻了?给爷倒杯水去。”一夏忙端上一碗茶,唤人拿来新衣和药盒。“主子,你这……是什么情况。”孙哲平毫不在意,如此这般一说。一夏听完咬牙切齿,“主子你放心,小的定然将那人碎尸万段,扔去喂狗,为您报仇。”


 孙哲平一边换绷带,一边抬眼嘲笑,“就你?还报仇?你知道他姓甚名谁谁派来的为何要杀我么?还报仇?还是来给我包扎吧。”一夏虽说不是什么七窍玲珑心之人,不过孙哲平的意思他大概明白。


愤愤不平道,“难不成就这样算了?!”孙哲平敛了笑,“自然不是,”眸中隐藏多时的锐利爆发,“想来是我最近太和善了,什么宵小都敢肆意妄为了。这些人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我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够了。”




要说他如何会被人钻了空子,他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不外乎最近去千机楼过于频繁了些,叫人摸清了规律。他自己当然是不怕的,就怕有些穷凶极恶之徒手段卑劣伤及无辜,那他再去千机楼必然要再思索万分。纵使他对千机楼的安全措施了解甚多,也不敢用那个人的身家性命开玩笑。


再加上此次他旧伤复发,还是待在家中养伤为好。刺杀一事,他们既然失手过,下次必会更加用心,想个万全之策才是正途,也好教他们知道什么是惹不起的人。


只是除去那个刺客,还有一个一直跟踪他的人,他直觉那人才是一处关键,是敌是友分不清,既没有出手帮刺客杀他,也没有对他出手相助,仿佛就是单纯地想跟踪他,想探查他的身份。若是两人一拨还好,怕就怕那人是他最忧心的一环。




邹远一大早就看见乔一帆步履匆匆进了老板的院子,脸色不太好,像是没怎么睡觉的样子,思来想去还是摇了摇头。他们的身份从来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兴许被老板派去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还是将杜明刚煲的汤帮阁主送去才是正经。


一天后,百花阁中,吃完糕点之后浑身舒畅的张佳乐一脸满足,这么长时间的修养早就让他好了个七七八八,想到又可以出去祸害人间,他就打从心里开心,算来算去,他也好久没见过黄少天了,去喻文州那里闹一闹也好。


张阁主说风就是雨,换了身衣服就跑去蓝雨阁了。


说来也奇怪,一向光明磊落待人诚恳的黄少天今天有些奇怪,总是迷迷糊糊地,看起来没有睡好,甚至话也不太多。对上张佳乐的目光之后有些闪烁,似乎想告诉他什么,最后也没说出口。


 张佳乐虽然心大,却不是胸无丘壑之人,并没有多待就从蓝雨阁告辞而去,回去的路上老远就看见苏叶两人风风火火地往外跑,张佳乐啧啧称奇,扭头就和邹远笑,“小远你看老板和叶修两个人,跑得那么快,生怕来不及一样,你看像不像要去官府领取婚约文书?”


望着苏叶二人远去的身影,邹远憋着笑点头称是,自家阁主被苏沐秋欺负得紧了,也就在嘴上讨些便宜了。




苏沐秋和叶修奔向的不是别处,正是孙哲平的宅子。上次避雨时他就对那处所谓的“凶宅”产生过兴趣,叫人去了解了这宅子的相关信息,加上前天他派乔一帆跟踪那位大胡子客人,最后人失去踪影也是在这宅子附近。种种细节,不难推断出这宅子的主人就是孙哲平。


听到管家的报告,万事淡定的孙哲平不淡定了,抓住人问,“什么样子的两个人?”管家被吓了一跳,“一个,一个身穿黑衣,看起来像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还有一个小厮打扮,看起来很没精神,一脸欠揍。两人武功都是上等,兄弟们快顶不住了。”


“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么?还有别的人么?”不想承认,孙哲平心中的的确确有一种空了一拍的期望。“就两个人,再没别人了。”管家不明白王爷这表情到底是对就两个人失望还是高兴。一夏站在一旁,“主子,应该是那两位来了,出去看看吧。”


孙哲平深吸一口气,“走吧。”该来的还是来了。




等到孙哲平出去的时候,就看见自家院子一片狼藉,他带来的将领虽说都是战场上的佼佼者,但在那两人手下还是稍逊一筹,此刻在角落里疼得龇牙咧嘴的不在少数,好在苏叶都没下狠手,粗劣看了一眼都没受伤。


自己人被欺负自然不能视而不见,可是自己又的确有愧,于是强压怒火,忍受着苏叶二人一唱一和的嘲讽,找准时机插进去一句,咬牙切齿道,”二位……贵客,今日如此登门,不知有何指教?“


苏沐秋双手抱臂,姿态优雅地转过身来看向他,言笑晏晏,眼底的寒意却如利刃,能刺得人生痛。


”王爷不妨来猜一猜,我们今天前来,所为何事?“


孙哲平丝毫不惧,抬眼望过去,与苏沐秋对视,”在下,猜不出。“霸气依旧,目光坚定。


恍惚回到三年前,那人笃定地对他说他对张佳乐永不相负,苏沐秋气极反笑,他也记得他说过,要是孙哲平有半句假话,定要让他悔不当初!




远在千机楼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想来是前些日子风寒的后遗症罢了,也没多想,继续为手边的雪割草浇了点水。




看着孙哲平这般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苏沐秋强压的怒火不受控制地往上冒,最后干脆闭嘴开始撸袖子,大有揍孙哲平一番的气势。当然,他也的确这样干了。


眼看苏沐秋出手,叶修作为孙哲平好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二话不说也加入揍孙哲平的阵营(……)。孙哲平再高手也抵挡不了苏叶两个人的攻击,只好重点保护弱点部位。


揍人是揍爽了,事情还需要解决,苏沐秋把袖子放了下来,掏出那把黑底炫纹银丝勾边十二玉骨扇,摇身一变又是那个写意风流的苏老板。


“孙哲平,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去找张佳乐和他解释清楚,只要张佳乐明白了,我们就不会再逼你;二是我们每天过来揍你一顿,揍到你愿意说或者愿意去找张佳乐为止!”


只是这语气听起来更像是欺凌弱小的恶霸。




孙哲平忍了又忍,捂着肋骨皱眉狠声道,“苏沐秋你别欺人太甚!”脸上没有伤,所以长居上位而具有的威严并没有减弱半分。苏沐秋冷笑,不吃他这一套,““我就欺你怎么了?你欺张佳乐的时候又怎么算!”


听到张佳乐三个字,孙哲平气势不由弱了几许,“我没负他!”苏沐秋这次都不屑于抬眼看他,“呵呵。”


毕竟是自己挂念的人,孙哲平深吸一口气,“这事我和乐乐之间的事,苏大老板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脸色又沉了沉。


“行啊,我不多管闲事,“苏沐秋居然还笑了出来,“我让张佳乐直接来找你就好了,叶修,走!”说罢果断转身。




孙哲平苦心躲藏这么久,若是让他们去告诉张佳乐,岂不是前功尽弃,忙叫,”站住!“苏沐秋仿佛没听见一般,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叶修回头丢给孙哲平一个同情的眼神,也跟着苏沐秋走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孙哲平咬了咬牙,几步瞬移到苏沐秋面前,服软道,“苏老板,我有难言之隐,事出有因,请恕我实在不能相告,但我对乐乐之心从无改变,还望你高抬贵手,多多包涵。”


若是眼神有实体,那么站在苏沐秋面前的孙哲平大概早就被戳成刺猬了,““我给你半月时间,到时候你还是这般态度闪躲,“苏沐秋停顿了一下,冷冷瞪着他好一会,“我便只好管一管这闲事,至于我管了这闲事之后你和张佳乐是百年好合还是从此陌路,那就不好说了。” 甩下这半软半硬的话,走了。


孙哲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苏叶两人不傻,孙哲平很清楚,自己手伤的事情多半是瞒不住了,他虽然对苏沐秋真实的身份不甚了解,不过想要查出他受伤的原因以及中毒情况想来也并非难事。不过短短几天,苏沐秋就能探查到他的住处,再加上他身边多智近妖的叶修,这次只怕不好糊弄啊。




几乎所有千机楼的人都知道,最近老板和叶修那是天天中午出去晚上回来。你说这是约会吧,偏偏每次回来两人脸上都或多或少带些凝重,你说这是吵架吧,可这两人腻腻歪歪秀恩爱又从来不少。种种谣传不断,只能说围观群众的八卦心理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说到八卦,那就不得不提起一个人,自然是百花阁阁主张佳乐。自那天他看见苏叶二人匆忙离去的身影之后,又看到好几次两人出去,本身以为不过是巧合,接着又撞见好几次两人回来时看见他复杂的眼神。奇怪虽然奇怪,只是他再好奇也不会没眼力见的上去询问。


平日里不过就是揪着方锐天南海北的胡扯,时不时去蓝雨阁逗弄黄少天,再不定期去小周那里听听曲,日子到也过的平和顺心。


这日午前,阳光正好,天气回暖,张大阁主不甘示弱出去找张新杰聊灵感。邹远虽然疑惑自家跳脱的阁主和一向个性严谨的张教习能谈出什么,不过也只能任劳任怨地帮张佳乐整理着房间,收拾着就找到了一件布料上好的白色绸缎锦衣。


阁主很少有除红色以外的衣服,理由是太素,撑不起他举世无双的气势,那这件衣服又是从何而来?思来想去,大概是前些天去那个宅子避雨而借穿的衣服。没想到回来之后就忘了个干净,衣服倒是已经被洗过一遍,到底是人家的东西,没有不还回去的道理。让其他人去送又怕说不清楚,琢磨了一下,和张伟说了一声,邹远自己就出门物归原主。




尽管上次张佳乐恐吓过他那是一座凶宅,不过照自家阁主爱玩的性子,也当不得真,何况这宅子看起来四平八稳,透着一股正气凛然,这家主人又愿对他们出手相助,怎么样也不能是奸邪之辈。邹远站在宅子门口如是想着,上前敲了敲门。


管家开门时表情很是诚惶诚恐,与上次大不相同,看清是他之后,倒是缓和许多。问清他的来意,很客气的拿回了衣服,看似友好,却透着一股诡异,似是不愿他多待,本身就是不爱添麻烦的性子,自然马上就走。


不过真正奇怪的,是他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这些天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苏沐秋和叶修。




孙哲平最近特别头疼,因为每天午时过后他的宅子里就会出现两尊不速之客。


你说拦?以苏沐秋和叶修联手之能,这世上还真难有能拦住他们的地方;你说赶?他府上的亲卫在最开始的那天就已经领教过这两人的战斗力了,怎么可能赶得走?所以最后他这做主人的除了好吃好喝地供着,好声好气地在旁边陪着,可真是差点把他憋气坏了。


 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苏沐秋和叶修来着“打扰”他,言谈间虽然多是挤兑,要不就是说说三年来张佳乐是怎么过的来“折磨”他,但偶尔眼神之间流露出的担忧却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友人的好意他心下感动,可他真的难以开口,骄傲如他要向旁人坦然日后他会成为一个废人,无论过后接收到的是同情还是惋惜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所以再憋气都只能忍着。


其实如果苏沐秋给他讲张佳乐事情的时候,语气别那么嘲弄,话里话外别带太多刺,孙哲平还是很期望他们每天的到来的。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看见往日云淡风轻的苏沐秋一改画风,很是严肃地坐在他面前,在暗叫不好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




与此同时的百花阁,邹远状似无意地和张伟提起上次在“凶宅”避雨的时候看见了一夏,还衣服的时候又在外面遇见了老板和叶前辈。两人边走边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我刚刚又看见了老板和叶前辈出门了,也不知他们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或许是和……有关吧。”


张佳乐从屏风后转了出来,手上拿着未装裱完的画轴。


“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你中了‘缠骨’?”


既然人家都已经知道,孙哲平也不再隐瞒。了解了情况,有些话说起来倒也无遮无拦。被挤兑的次数多了,性格豪迈如孙哲平,也忍不住开口。


“苏老板,你既然已知我有何苦衷,又何必还说出这样的话,我若当真狼心狗肺那就该回来死死缠着乐乐,让他后半生就照顾着一个废人过!”


“哈!王爷这话可真是伟大!既然你说得这样为张佳乐着想,你怎么不干脆捏造一个你已经战死沙场的消息或者修书与他说你已经变心和他恩断义绝?这样一了百了让他对你彻底死心不就一劳永逸吗?说那么多还不都是因为你根本就放不下!心有妄念!自私自利!”


苏沐秋拍桌而起,再也控制不住地大骂了一通。


叶修见状立刻抓住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而孙哲平则是被这番话砸得脸色铁青,像是要吐出一口血来似的。




苏沐秋却是并没有就此住口,继续咄咄逼人,“孙哲平,你觉得你不去‘拖累’张佳乐就是为了他好,那么你有问过他是怎么想的吗?你就只允许自己‘不拖累’就不允许他对你‘不离不弃’?合着你自己伟大就行,别人伟大就不行了?你别忘了,他也是个男人,能和你并肩承担一切的存在,而不是要你无时无刻把他护在身后!”


“我知道他可以帮我分担!”孙哲平一拳狠砸在结实的红木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可我不能也不允许自己让他分担!你以为你说的那些一劳永逸的办法我没想过吗?我该死地全都想过!但我就真的像你说的我放不下!心有妄念!自私自利!可他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啊!我原本以为能和他一生一世的人啊!说放下就放下,说勘破妄念就勘破,要我大公无私地放手谈何容易!我难道就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允许有吗?”


“这么说你还真的就是打定主意让张佳乐彻底死心了?只是时间的问题?你凭什么这样为他做决定!人生是他自己的,他要走哪条路应该由他自己选!”


“我没不让他选,我只是在他选择前先把其中一条路堵死了。”




砰!!


      


 一声巨响顿时把屋里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给冲散了,三人立刻扭头看去,只见一人逆着光站立在门口,一身红衣似火,五官精致得几乎难描难画,不是张佳乐又能是谁。


“乐乐?”骤然相见,孙哲平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住了,下意识呢喃了一声,带着难得的心虚。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平静得近乎可怕,他就那样不言不语地看着孙哲平,漆黑的瞳孔里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


空气中一片浓稠的死寂,静得连呼吸都听不见。


孙哲平以为张佳乐酝酿了这么久会说点什么,可没有!


张佳乐转、身、就、走、了!


孙哲平的脑海里顿时刷出了一片大字——


       死、定、了!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我终于赶上进度了!!!!!!!!同志们爱我你怕了吗?


 


 


 



 

评论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