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拾陆

逢年过节有更新啊有更新!

晴琪:

各位中秋快乐!看了看上次更新,居然是在七夕,我真不是打算逢年过节才更新的……还有你们放心,这篇文是绝对不会坑了的,不然死宅和桃子会在三更半夜里轻轻敲打我和琪琪的窗的Orz






前情回顾


         肆            捌       拾壹  拾贰  拾叁   拾肆   拾伍


——————————


最是一年春好处,决胜烟柳满皇都。


 


帝都,雷霆。


 


大将军得胜归来,自然是一件大喜之事,孙翔带领着满朝文武在崇武门前为孙哲平接风,一来孙哲平这次的确是功高治伟,二来他是他的亲叔叔,再怎么样也是他的长辈。不过还有几个理由别人不知道,肖时钦却很清楚,他的这位学生看起来头脑简单,只是心里也不是毫无城府。帝王亲自出城迎接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多重要多荣光的事情,甚至会为此沾沾自喜目中无人,只是在那位本来就目中无人的琅王爷孙哲平的眼中更像是一种肯定和信任吧。


君臣叔侄相见时的热络客套咱们暂且不表,庆功宴上美酒美人笑语晏晏,有的大臣喝得兴起站起来吟诗一首歌颂着皇上的圣明,大将军的英勇。人人喜笑颜开,把酒言欢,孙翔喜欢本就热闹,在这种半隆重半悠闲的场合里不拘泥于身份,也不在龙椅上安心坐着,偷偷溜下来和几位年轻的大臣畅所欲言。


肖时钦扶额无奈,不过看在今天实在是个好日子的份上睁一眼闭一只眼,其实他放任不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次宴会普天同庆,年轻的帝王特别准许各位爱臣携妻带子,阖家参加,不乏有几个年轻未嫁的小姑娘偷偷瞄着肖时钦,这位年少有为的丞相大人可是在全帝女子都都想嫁的男子排行榜中排第二呢。你问第一是谁?自然是权倾天下的皇帝陛下。于是自顾不暇的肖时钦,哪里还有功夫去管看孙翔。


 


在如此一片热闹的场所里,最不引人瞩目的安静角落反而和周围格格不入,孙哲平翩然坐在大殿的一隅自斟自饮,没用多少兵却打得鞑靼落花流水俯首称臣,这该是多大的喜悦和荣耀啊,偏偏这位王爷只是低头喝酒,心不在焉,好似周围的繁华都入不了他的眼,甚至眉间还带着些许不为人知的落寞和寂寥。


也不是没有小姑娘偷偷看他,只是那生人勿近的气势太昭然若揭,以及常在战场上厮杀的冷厉太重,以至于不少姑娘在匆匆一瞥打了个寒颤之下,就将视线重新转回到谈笑风生的帝王,或者是温文尔雅的丞相身上。


不过胆大妄为的姑娘也是有的,可能是因为目光太为炽烈,连一向不为所动的孙哲平都有些察觉,抬眼望去,正好瞧见了一位坐在他斜上首的华服姑娘朝他笑得富有深意,被他发现之后也没多尴尬,冲他点头示意了一下依旧我行我素。同样还用一种油腻腻地眼光将他全身都扫过了一遍。孙哲平心头没由来的一颤,一阵恶寒袭来,他是见过刀光剑影之人,被这种小姑娘的眼神吓到实在是说不过去,可他偏偏也不能和一位弱质女流计较,只好继续喝酒装作不知。


 


不过好在那道目光在探寻不到新事物之后主动地移向了别处,让孙哲平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你别说,文人的那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还真是一点没错。他常年在外征战,很少回来,连自己的侄子,要不是皇兄耳提面命,他都能忘得七七八八,更何况其他人。不过看那姑娘所坐的位置,再看她身姿纤细挺拔,衣着华而不俗,发饰贵而不奢,眉宇间还有几分眼熟,料想是皇家贵戚。只是先帝子嗣稀薄,仅有的几个公主要么已经出嫁,要么薨了,还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在殿上看他的到底是谁呢?


孙哲平到底是孙哲平,想不出来就放弃了。他不知道的是,这幅思索过后又放弃的模样,落在了另外一个人的眼中,那又是当做别样的情绪来考量。晚宴开到后半夜才散,众人三三两两地结伴而去,孙哲平步履缓慢地落在最后,从容淡定,器宇轩昂,面上一派无所谓归途,不计较得失,内心的种种唯有自己才知。


如今盛世太平,当年的小皇上也长大了不少,可以独挡一面了,加上他身边的肖时钦也好林敬言也罢都是忠心老实的人,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就算有意外,小皇帝也该自己锻炼锻炼,这皇位终究是他的,别人替代不得。那么他为国家拼搏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为自己考虑一下了。双眼看向窗外微薄的暮色,想起了那个人,眸中流光反转,清冽耀眼,当年的承诺拖到如今也是该兑现的时候了。


 


 


江南,千机阁。


张佳乐看着眼前的一地宣纸哭都哭不出来,可是究其原因又忍不住在心底咒骂,他的苏大老板苏大东家苏大美人只有在对待他们的时候才显出商人锱铢必较的本色。当然了,张佳乐不知道的是,除了苏沐秋忧愁浅花迷人近年来都无所出,身边摆着个摇钱树却赚不了钱心烦得很之外,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原因。


不过眼下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是赶紧把图画出来,好去观摩下月十五的盛事,共事多年他太清楚苏沐秋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最是温和无害,俊逸出尘,为人生性豁达,交友也是大方,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分量极高,不容别人半分的拒绝。


说是不让他去,那么不管他使什么样的小聪明都是没有用的,所以当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下月十五之前把春宫图画出来。话是说的容易,只是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这事要是放在三年前他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更别说发愁了,只是如今……


 


提笔沾了沾墨,运气,半饷,又悬在空中,不知道应该从何处下笔,浓墨仿若承载不住,滴落到洁白的纸张上,如同干涸的血液,张佳乐凝视着那块污渍,不知为何眼神失了焦,缓缓地偏头移向了窗台。细嫩的绿芽已经重新冒出小小的一角,宛如不甘心埋在黑暗的土地底下努力的成长的。


当初孙哲平为他买下的雪割草早就枯萎死去,加上他事务繁多,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它,任它自生自灭,却也不让他人动它一分,各种原由他自己清楚得很,只是不想承认罢了。倒是没想到,它居然如此地顽强,居然在躲过了严寒之后自己又长了出来。张佳乐依旧发着愣,看不出在想着什么。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那人走了得有三年了吧,花都开了一茬又一茬了,也没见到半点消息,莫说苏沐秋他们看着无奈,便是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了,可是真的怨他么?真的恨他么?真的能不管不顾放下一切么?张佳乐垂下了眼帘,灯光打在他白皙如玉的脸上,投下一层阴影。怨过也恨过,却完全没有说放弃过。有些事你刻意去忘,反而会不经意的想起。


月光轻柔,透过白纱窗照在桌面上,纵然点了灯也无法消弭纸上的斑驳痕迹,张佳乐低下头默默看着,看着看着就想起了那人的眉,那人的眼,那人的鼻,那人的唇,恍惚间拿出了一张新纸,对照着心中残存地模样描绘着,还坏心眼地在脸上又添了几笔。这么看着,他就开始笑,笑得胸口一阵阵的钝痛,笑得眼泪出来都不自知。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帝都,雷霆。


孙哲平独自一人端坐在上书房之中,手中的官窑红纹茶杯在他手中越发显得娇小玲珑,他仔细辨识着上面的纹路,似是瞧得入迷,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心思是半点不在那上面。事先他便和孙翔说好了有事相商,帝王思量不到片刻就颔首同意,叫他先来此处等他。有些话不用说他也明白,让他先来不过是为了和肖时钦揣测他的用意。只怕这回,那位宰相大人要失算了。


来的人还是让他有些意外,本来他以为不过是他和皇帝两人,再多就加上一个肖时钦,可是吴雪峰,怎么连这位老先生都来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老兄家中一门清贵,出过三代进士。原来还和叶家渊源颇深,在当年叶家被先帝打压的时候明哲保身,回家丁忧去了,怎么如今出现在这里?还同肖时钦一起。不管心里在想什么,孙哲平面上纹丝不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简短的问候开头,不一会儿就绕到了正题,风声不知从哪里漏了进来,将屋里的温度降到了一个冰点。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孙翔不禁换了一副神色,略带严肃地盯着孙哲平,不敢放过丝毫的情绪。孙哲平依旧是那副坦然的模样,好似并不清楚刚刚说的话引起了多大的波澜。肖时钦抿着嘴打破了三人之间凝固的气氛。


“肖某如果没听错的话,孙王爷打算辞去摄政王一位,归隐田园不问世事?手中兵权尽数上交,自己不留一分一毫?从此与朝廷再无瓜葛,甘愿做个逍遥王爷?”不算老成的面孔看不出喜乐,如同单纯地复述一遍。孙翔还是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就连眼神都没有撼动半分。


 


虽说并非是他的原句,不过大致意思是差不多的,于是孙哲平点头表示同意:“是的,我征战多年,身心俱疲,如今天下太平,不过是想解甲归田罢了。还望陛下恩准。”话是轻描淡写,可就是单纯如孙翔也能察觉出他今日的与众不同。


眼神有些冷,“叔叔这是信不过我?觉得我和我父皇一样都是会过河拆桥的人?”这话都是诛心了,孙哲平少见的皱眉说着不敢。在孙大将军班师回朝之前肖时钦还秘密会见过,告诫他虽说孙哲平现在毫无二心,可是他手握重权,加上民心向背至关重要,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让他释下军权。


彼时他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了,这么多年来的尔虞我诈他就厌烦了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为数不多的亲情他是无论如何都要保存的,更何况孙哲平不是别人,是从骨子里蔑视功名利禄的琅王爷。哪曾想他自己倒是提出这一想法,一瞬间惊,疑,怒,恨涌上孙翔心头,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孙哲平看着他的眼,少年人的眸色黑得纯粹深沉,认真的表情在某一瞬间像极了那人,知道自己的小侄子是误会了,孙哲平捋了捋头发觉得有些棘手,其实小皇帝所想的也未必都不是他的心意,真的想放下一切是一大原因,却也不乏急流勇退的思量在里面,只是他这种反应反而让孙哲平为难的很。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九曲回肠心思缜密的人,偶尔想想战略也就罢了,真要让他想出个惊世之计也太难为他了。本来想的是两方各让一步,你假意挽留,我真心要走,半推半就地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来看孙翔是当真不想让他就这么走,至少不希望让他如同被夺权一般的走。这样一来显得很不是东西的就是他孙哲平了。


所以说,难办,很难办。


 


肖时钦是这间屋子里除了看似闭目养神的吴雪峰以外最镇静的人,从一开始好像就显得不怎么吃惊,一边眼神示意孙翔不要激动,一边联想着几日前手下带回的传闻,缓缓起身为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水,亲自端与二人,到孙哲平面前时,似要缓和一下氛围,“既然摄政王累了,不如就在京城做个闲散王爷,无需操心其他,就是皇上有些个问题也方便请教。”


孙哲平皱着眉,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孙翔打断,“我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叔叔既然是父皇留给朕的摄政王,自然有父皇的道理,朕有点地方不懂,还希望可以长期请教摄政王一二。”


瞧瞧,连称呼都变了,看来是真的气得不小,孙哲平压下心底的苦笑,他这么执着于不想锢于此的理由不方便明示出来,在不必要的条件下他不想给那人添一厘的麻烦。可是这理由他越是不说,孙翔就越想知道,肖时钦也就越发怀疑他的目的。双方僵持着,一个不肯随意接受,另一个不甘眼下情况,大家大眼瞪小眼。


 


这种情形下,吴雪峰说了他进屋以来的第一句话,没准也是最后一句,“我也不同意肖丞相所言。”他像是刚睡醒一般,才看出发生了什么。紧接着他说完又闭目养神地开始眯着眼,好像方才的那句话与他无关。


奇怪的是孙翔和肖时钦对此什么情绪都没有,甚至连不满都没有透出过一星半点,这倒是激起了孙哲平的好奇,不过事有轻重缓急,他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孙翔只好长叹一声,似乎是打算再议此事。


眼见今天是没有结果,孙哲平行了一礼就打算离开,临出门前孙翔却又说了一句让他始料未及的话。


 


“让戴妍琦嫁你。”


不知为何小皇帝说了这么一句不着四六的话,莫说孙哲平吓了一大跳,就连肖时钦都不由自主地站立起来,也在同时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了,又只好犹豫地坐下,反而是角落里老神在在的吴雪峰瞟了他一眼,眼底闪过几分奇妙的光。


“不知皇上何处此言。”有些迷茫地孙哲平忍不住问出声,再说这戴妍琦又是哪位,名字倒是有些耳熟,没想到听到他问话的孙翔露出一个比他还困惑的眼神,“你们俩不是相互相互……”想半天没找到合适的说辞,只好含糊带过。


 


听他这么说孙哲平受到的惊吓比听到前一句还深,要是不能回去看乐乐也就罢了,再想办法就是,如果被孙翔胡乱点鸳鸯谱,或者是传出些风言凉语,对那位姑娘的名誉也不好,自己铁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就算乐乐愿意心大的当作误会,他背后的那个苏沐秋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思及此,不敢再等,“不知陛下听到过怎样的传闻,想来都是有人谣传罢了,我孙哲平坐得正行得直,连这位姑娘是谁都从未听说过,谈何其他,还望陛下三思而行。”


 


“是么?鸾珞郡主戴妍琦你真不知道?”孙翔还是用那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真挚得让孙哲平以为他真是与那什么什么郡主有所瓜葛,果断地摇头,坚决地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孙翔瘪瘪嘴,眼珠一转,又张嘴介绍起了这位郡主,大有将此番红娘事业发展光大的愿景。


不过也得亏他,孙哲平才记起这位郡主,说起来这姑娘也是个可怜的,她的母亲是先帝也是孙哲平自己嫡亲的姐姐,作为长公主在未出嫁前就受尽了宠爱,真真是演绎了什么叫金枝玉叶,什么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出嫁时更是十里红妆,规格都快赶上皇帝大婚了。可惜是个福薄的,虽然和驸马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可是在生下一位千金之后就香消玉殒,不到半年,驸马因为思妻过度也随之驾鹤西去了,留下尚在襁褓中的小小婴儿。先帝怜她,封了一个郡主的称呼以示安慰。


这些事情发生的太久远,再加上孙哲平本就没在这些事情上上过心,哪怕是会同情这位年幼的郡主,也不会记得太牢。本来嘛,这位郡主让先帝安排在某家没有子嗣的书香门第下教养的极好,虽说自幼没了父母的确很是心疼,不过好在她当时年龄尚小,年岁懵懂,不明白也是好事。孙哲平又忙于战事,没再关注也是正常。


 


等下,如此算来,这位郡主还是他的侄女?!小皇帝还真是……天性纯良,他默默地将事实告诉了孙翔,除此,他还说了另外一件事,以防又被他瞎指婚。


“请皇上见谅,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这章爆字数了!!!!!!信息量是不是很大呀!!!!以及各位安心,我最近肯定还会再更一章,因为已经写出来了…………………………不过以防万一,你们还是催催我好了




有生之年系列!好了我帮你们说了,评论里可以换个话题了,比如你们除了双花还想看什么CP?







评论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