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伞】式微 · 下

这个依旧是伞修四十九像的文,由于本子完售所以放出来混更,今天被一个小伙伴用刷屏点赞的方式的催更了,激动的同时好惶恐啊><

上在这里 ——【伞修伞】式微 · 上


#古风

#OOC!!

#渣文笔!!

#相爱相杀paro


——————————

 

到底是兄弟没有隔夜仇,昨天种种不愉快在睡了一觉之后,消逝无踪,唯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悄无声息变得不一样。

家里还有两张嘴等着苏沐秋投喂,总不能日日闲着,不然还指着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么?在家休整了一天的苏叶,第二天就接了新的任务。

两人把苏沐橙托付给了隔壁的大婶之后,就启程去往凉州,这次任务也不算难,报酬也很可观,唯独路途遥远,离开妹妹太久这一点让苏沐秋很不满。

在叶修拿出早去早回,苏沐橙也不是小孩子了,隔壁的大婶是个好人等等语言攻势的安慰下,终于说服了苏沐秋。

 

只是可惜,到达地点之后,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所谓的慷慨和善的老板,而是气势汹汹的嘉世众,站在最前面的是他们新晋的门主:孙翔。

 

“一叶之秋,秋木苏,你们两个没想到吧!今天就是你们成为我手下败将的日子!”

苏沐秋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刘皓果然没有完全信任他,孙翔虽然在武功上面造诣颇佳,只是并非什么诡计多端之人,既要骗过他,又要取得刘皓信任,应该不成问题,这样想着,朝着不远处看了一眼,转回来时正好对上叶修的目光。

 

两人多年的默契自不必说,毫不犹豫就冲出还未形成的包围圈,孙翔先是一愣,显然他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这两人还想着逃跑,随后挥手,让嘉世众重新追了上去。

人腿自然比不上快马加鞭,任你轻功再好也没用,不一会孙翔他们又追了上来。

“怎么?还想跑么?”看着驰骋武林的两大高手,在自己面前逃跑得如此狼狈,孙翔也不禁升起难言的成就感。

叶修依旧是那副懒洋洋地模样,对眼前的各类武器视而不见:“我说孙翔小朋友啊,好久不见啊,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啊。”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不堪的往事,孙翔连忙四处一看,生怕中了叶修的埋伏,可是并未发现任何的机关,唯独这四处张望的模样落在苏叶二人眼中,一阵好笑。

发觉自己被耍了,孙翔的怒气更是难以平息,比口舌,就是十个他也得输给一叶之秋,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同样阴险的秋木苏,想罢不再多费口舌,直接挥手将他们团团围住。

 

“这次你们可是插翅难逃,现在求饶的话,没准还能给你们俩留个全尸。或者你们站出来一个人和我单挑,没准我心情好,还能让你们多活几刻钟。”

苏叶二人还是老神在在,不见半分焦虑,倒是让孙翔很是骄躁,连着坐下的马也不安地来回踱步,不过细想他们不过两人,没什么好怕的,众人也渐渐大胆起来。

陈夜晖率先挥剑:“都给我上!击杀秋木苏者赏一百两,击杀一叶之秋者赏两百两。”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可不是孙翔,还想着决一高下之类的蠢事。

 

这边的苏沐秋却不乐意了:“凭什么一叶之秋比我贵了一百两?!瞧不起我么?”

叶修开怀大笑:“嗯,没准是他们承认我比你厉害一倍吧。”

“滚滚滚,”苏沐秋强忍自己先插他一剑的冲动,反手刺向离他最近的嘉世众,“敢看不起我是吧,那就放马过来。”剑气一扫,将众人推出甚远,只听几声惨叫,却不见众人身影。

 

孙翔后知后觉:“糟糕,那边是悬崖,中计了!”

“不错,虽然发现得晚,但就你这智商,能发现就算是孺子可教也。”苏沐秋点头微笑,看向孙翔的目光越发慈祥和蔼。

“都给我上!把他们也逼到悬崖上去!”

“哎呦,还会举一反三了,挺好挺好。”叶修战矛一挑,又是几声惨叫从崖底传来,闻着胆寒。

“只是这办法既然是我们想出来的,哪有随便就让你学了去的道理。”

两人背靠着背,将后方交给最信任的彼此,一个手握双剑,斩于关节处,一个挥舞战矛,扫至悬崖处,配合得天衣无缝,嘉世众人纷纷落马,惨叫声不绝于耳,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嘉世只剩下寥寥数人,苏叶二人也多处挂彩。

 

一个侧身,苏沐秋挡在叶修面前,只见一把重剑从旁刺出,叶修原想拿矛去拨开,却因看不到其角度,被重剑一勾,手中一空,战矛脱手。

见势头不对,苏沐秋急忙拉住空手的叶修,骑上一匹刚刚截获的马,从最薄弱的战力处,撕裂而去。

习武之人没有兵器在手是大忌,就算是拳脚功夫,手上没个拳套之类也是白搭,如今叶修的却邪被夺,形势对他们来说甚是危险,三十六计走为上,他们自然不是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正人君子。

 

“阿修你放心,却邪没了我就再帮你做一个,反正家中废弃的材料还有不少。”

“混蛋苏沐秋,你难道就打算用破铜烂铁给我再造一支么?!”

二人有说有笑,若不是身上各处带伤,凭谁都看不出这两人刚刚经过了怎样一场恶战。

只是叶修坐在苏沐秋身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望向苏沐秋的眼光有些晦暗难言。

 

 

 

夜奔这种东西,多多少少也会让人想歪。

“阿修,你看咱俩现在这种孤男寡男共骑一马,像不像私奔?”

“……你真是想多了,我就是再眼残也不至于看上你。”

有人追赶不宜走官道,两人骑马走小路,只能顺着大致的方向飞奔,不敢偏离轨道,也不敢引人注目。

“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打斗之后不停歇的奔波,就是习惯在刀光剑影里存活的苏叶两人也有些吃不消,“你先睡吧,我来守夜,后半夜换你。”在加上却邪被夺,两人就是再洒脱也不可能做到心无芥蒂。

 

简单给自己和对方处理了一下伤口,叶修就沉沉睡去,过着他们这样的生活,就是睡觉也从来不安稳,叶修更是向来浅眠,只是这次不知为何,意识混沌,身体发重,好似向地底直直坠去。

梦境一个接着一个,好像是自己的,也好像是别人强加过来的,记不清楚梦的内容,只记得在梦中,那个让他痛彻心扉的人,一遍又一遍说着冰凉的话语,剑刺进身体里无法形容的疼痛,飞溅的鲜血灼热又滚烫,是谁?是谁和谁?

翻来覆去的梦靥,悲怮绝望,不可抑制。

有人想把他从梦境拖出,却始终无法摆脱,一次次的沉沦,一次次的心痛,到底是谁?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苏沐秋并没有在半夜叫醒他,依旧守在原处,可是枕边的余温还在,他大致能想象出昨天发生了什么。

“醒了?”

几乎一夜未眠,苏沐秋的嗓音里也透着疲倦,昨晚叶修睡得很不踏实,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干脆没有叫醒他,自己单独守了夜,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这般强度下来,疲劳在所难免。

“嗯,你再睡一会儿吧,不差这点时间。”自己的原因,叶修很清楚,怎么会不内疚。

“不了,我去找点吃的,顺便洗洗脸,清醒一下,过会儿就得出发了。”说完不等叶修回应,就起身走向密林深处,身影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之中。

 

马蹄声由远及近,叶修开始警惕起来,他一个人不说,更是没有武器傍身,昨夜多梦的疲倦感更是清晰,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他都处于极度的劣势,如今唯有奢望来的人不是那群人,或者祈祷苏沐秋赶紧回来了。

 

好的不灵,坏的灵。

赶来的正是孙翔,跟在他旁边的是接到讯息的刘皓,按耐不住的野心几乎要溢出来,叶修只好苦笑。

“诶,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叶大侠,苏大侠不会是弃你而逃了吧。”眼见成功唾手可得,刘皓也不介意和叶修多废话几句。

叶修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其实他是去设陷阱了,你们还是束手就擒。”

刘皓阴着脸,我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随即不再废话,嘉世众手持弓箭将叶修围在中间。

 

不论嘴上如何占便宜,他的出境的确是大大的不妙,还有,刘皓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杀他的机会,可是为什么当下他不动手,还有其他后手吗?疑惑扩散荡漾,脑中有个声音告诉他,没这么简单。

 

现在喊苏沐秋回来没多大可能,可是掐着时间算也应该差不多赶来才对,加上这阵势这么大,苏沐秋就是离得再远也该察觉到了。他们逃亡时很小心,不该留下什么标记才是,走的都是不寻常的小路,嘉世这么快就追了上来,也让他很不解。

 

一边盯着眼前的刘皓,担心他耍什么花招,一边在脑中飞速的寻找逃跑的策略,忽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寂静的空气,叶修脸色一变,他清楚的很,这是苏沐秋做给他妹妹苏沐橙的强弩——吞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它朝着的···是自己的方向。

 

 

 

弩箭飞的真是太慢了,刘皓恶狠狠地想,慢到他都能看见它飞出的轨迹,慢到他都能看到叶秋眼中的不可置信一丝一丝地破碎,很疼吧,叶秋,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让你也尝尝失去挚爱的滋味,和你当初断我武学之路何其相似,我也不过是如数奉还罢了。

 

他还想再细细欣赏叶秋难得的表情,却只听“叮”的一声,弩箭打在了莫名其妙出现的银伞上面。

“怎么可能?!你怎么还会有武器!你的却邪不是已经被被被孙翔夺走了么?!”惊恐不安在瞬间放大。

 

“唉,谁和你说我就只有一把却邪了,行走江湖没个备用的怎么能行?太年轻了啊。”再抬起头时,他仍旧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斗神一叶之秋,而他又成了卑微的可怜虫,多年的噩梦纠缠。

 

很快刘皓又冷静了下来:“叶秋,你以为你再拿个破伞就能对抗我们嘉世这几百号人么?别忘了,苏沐秋现在可是在我们这边的。”好歹斗争了这么多年,苏沐秋是叶秋的软肋,他再明白不过了。

 

人群散开,苏沐秋从后面缓慢的走了过来,步履不轻快,却很坚定,路过叶修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地走到刘皓身边,面无表情,和另一边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孙翔形成了鲜明对比。

 

曾经最亲密的故人遥遥相望,一个眼中空空荡荡,一个眼神晦暗难懂。在这个世界能伤你最深的,往往是你最信赖的人。

“你输了。”

脑海深处纷杂的场景奔涌而来,这分明就是梦,和梦境一模一样的对望,也是那个人说着毫无温度的话语,他要治他于死地。

无法形容的感受,难受得快要窒息,溺水也不过如此,不是惊恐,不是懊恼,甚至不是愤怒,而是心如死灰。

哀,莫大于心死。

 

苏沐秋对着刘皓低语了几句,就出列站在最前,手握在剑上,他最熟悉的起手式,只是对象变成了他自己。

“今天,你就用我给你做的千机伞,和我做一个了断。”嗓音依然清明,也是他熟悉的眼神,可是里面不再有自己。

 

叶修缓缓的举起手中的伞,空气中肃杀的氛围凝结,刘皓瞪大眼睛,不想错过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动作,苏沐秋握剑的手又紧了紧。

“趴下!”叶修闻声倒地,还撑起伞顶到头上。

苏沐秋迅速的拔剑,挑断了什么东西,箭雨从四面八方而来,毫无防备的嘉世众须臾间倒下一片,惨叫声,闷哼声此起彼伏,刘皓僵硬在原地,连表情也一起被震惊得失了真。

 

一波箭雨过后,嘉世还站着的人所剩无几,刘皓也就是靠着几个死士拼命为他挡箭才没有受伤,就连手握却邪的孙翔也因为事发突然,受了些轻伤。

“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表情狰狞,语气恨不得活剥了苏叶两人,眼神的阴冷像是冰锥,如果真的可以化形,估计两人早就千疮百孔了。

 

一把剑堪堪架在刘皓的肩上,朝前一点儿他就能一命归西,识时务者为俊杰,刘皓当下闭了嘴。

苏沐秋的语气毫不在意:“刘大人,你搞清楚好不好,先破坏协议的人可是你自己啊,派了这么多人围捕我和阿修,可是一点儿都不符合你所谓的交给我全权负责啊。”

 

“阿修?”刘皓的注意力放在苏沐秋的称呼上。

“哦,还有,你让我杀的是叶秋,可是这个家伙,”说着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拿伞指着孙翔的叶修,懒洋洋的人回给他一个白眼,“他叫叶修。”

“我刚才都告诉你们苏沐秋去设陷阱了,奈何你们都不相信我。”无辜的表情很是欠揍。

 

刘皓脸色惨白,面无血色,输了,从他找到苏沐秋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输,他早该知道这两个岂是他说拆就能拆得了的,他们早就溶在彼此的血液里了,举手投足间的默契就轻易打败了他们。

 

 

 

一间名为“兴欣”的普通茶楼里,一位说书先生愤慨激昂:“······且说苏沐秋和叶修将那刘皓拿下,不出数月嘉世总部被破,背后的老板陶轩不知所踪,有人传言已被擒获,也有人说他逃之夭夭,归隐山林,还有人说他不甘失败,又秘密建立了新嘉世,说法不一而足,数不胜数。至于故事的两位大侠,仍在江湖,做着劫富济贫的好事,遇到不平更是拔刀相助,可真真是侠义心肠,此番奸佞小人自作受,兄弟情深许白头就此讲完。”

 

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容貌清秀的男子戳了戳旁边昏昏欲睡的同伴:“听见没,咱们可是公认的许白头了。”

“嗯嗯,我听见了,会负责的。”敷衍的回复,又趴下继续睡。

苏沐秋不怀好意:“你对我负责?昨天是谁叫着求饶啊?”

“是我,是我。”叶修面露罕见的羞意,“所以你现在别吵我了,让我睡一会儿,晚上折腾的那么晚,你怎么就不困呢。”带着疑惑叶修换了个姿势。

 

见他怎么摆都不舒服,苏沐秋靠近耳边说:“你累就回房睡吧,有床还能躺着。”

谁知话音刚落,叶修立刻清醒了:“我不困了,真的,现在就能出发。”说完还怕苏沐秋不相信,站起来走了几圈,直到吸引了好多异样的目光才悻悻地坐下。

后者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你不累,那我们干点儿别的吧。”

“我靠,苏沐秋,你能不能有一天放过我?!”

 

山才好处行还倦,诗未成时雨早催。

属于他们的好时光,还很长,很长。

 

 

 

END

——————————

这个CP在我心中就是这样,不管外界再怎么样,两人之间的感情从来都不会变,彼此是这个世界上最懂自己的人,也是最能信任的人。是软肋,也是盔甲。是可以完完全全将自己后背露出的人。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