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卋

我终于把几天前的脑洞填了!!!!!谁再说我只负责挖不负责埋?!


咳,当然啦,这篇文主要是为了庆祝我们伞修伞洁癖群成立一周年!撒花!!




#古风


#OOC!!!


#渣文笔!!!


#依旧是复健作品,不要嫌弃。


对了,你们快开学了吧?我已经开学一周了!!!




——————————


夜半,刚批完下属送上来的折子,苏沐秋揉揉脑袋,感慨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居然有些累了,或许是因为年龄大了吧,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只是个刚及弱冠的少年。圆月嵌在天边,四周静谧,不如出去走走。夜风习习,古人有云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苏沐秋轻笑,这情这景,古人诚不欺我,唯独少一个与他共话巴山之人。


思及此,徒然一种无趣感上涌,摇摇头之后打算回屋,好巧不巧,瞥见了某人的衣角,苏沐秋弯了弯嘴角,这个家伙啊,还是一样不让人省心。想着也三步两步踩着墙角的石头,登上了屋檐。果不其然,叶修抱着一个坛子坐在屋顶,看见他,友好地扔过去一个果子,苏沐秋伸手接住,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昨日西域使团前来进贡的人参果。


上古相传,这果子能够延年益寿,包治百病,这个果子就在他们国家也不过每年几千颗,虽然每年有半数都送了进来,可是这在一些皇室眼中也是千金不换的神物,许多人更是穷其一生难以得见。那么金贵的果子,如今却被叶修随随便便捞出来吃,看着一屋顶的果核,苏沐秋就有一种想把他踹下去的想法。


 


踢了叶修几脚,示意他给自己让个位置,叶修一边不情不愿地挪动,一边发着牢骚:“你直接坐我旁边不就行了。”苏沐秋嘿嘿一笑,又从他手中夺过另外两个果子:“屋顶太脏了,你坐过的地方正好被你蹭干净了。”叶修翻了个白眼,暗自思付,大少爷就是事情多。


“说起来你三更半夜不在宫里好好呆着,出来干什么?小心你父皇知道了,又罚你面壁一个月。”苏沐秋说着,拍开了叶修一直抱在怀里的坛子。叶修也不夺回来,“你懂什么,又不是小时候,父皇不会再罚我这个了,更何况老头子知道我现在武功高了,锁也锁不住,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苏沐秋撇撇嘴,表示自己对他所谓的武功高强不屑一顾。


 


苏沐秋先自己仰头喝了一口坛中的水,然后递给了叶修,“所以说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和我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还是偷了你父皇最爱的织梦,担心被骂,所以拉我下水。”叶修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接过就喝,“你知道还甘心被我拖下来。”“没办法啊,织梦香后死,做鬼也舒坦嘛。”


叶修笑了笑,有些意味不明:“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想恭喜你的。”苏沐秋没看他,还是一口接着一口喝,“何时需要恭喜我?”叶修慢慢觉得头有点昏沉,连眼前的月色都有些分辨不清,声音缓缓地低下去,“这个嘛,你明天就知道了。”苏沐秋扶额,“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说起来你弟弟叶秋下江南查案,回来也就这几天了吧,到时候你我,再叫上沐橙去迎迎他怎么样?”


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叶修的回应,转头就看见那人的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这家伙,苏沐秋无奈,明知自己是个一杯倒,还不知死活地三更半夜跑来找他喝酒,苏沐秋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叶修肩上,然后直接放倒了他。想到一会儿还要把这个家伙送回守备严格的皇宫里去,苏沐秋又是一阵头疼,能不能少给他惹点事。


 


 


费了半天力气,好悬没被人发现地将叶修扛回了他自己的寝宫,安心被人移动那么久的叶修这时候终于有了一点意识,迷迷糊糊地起身,上半身的衣服下滑,露出大半个肩膀,指了指塌边的睡袍,示意苏沐秋顺便帮他把衣服换了。黑发在素白的褥子上散开,丝丝缕缕,缠绵悱恻,叶修脸上还带着酒后的红晕,眼中流光婉转,明媚得让人移不开眼。


苏沐秋垂下眼帘,强迫自己收回那些奇怪的胡思乱想,小时候他叶修还有叶秋沐橙就总在一起玩耍,夏日里偷偷溜出宫下河的调皮事也没少干,当时沐橙坐在岸边看他们三个男孩子捉鱼捉泥鳅。


彼时他还嘲笑叶家兄弟的弱鸡身板,白得像兔爷,童言无忌,怎么知道兔爷的真实意思,只是隐约明白那不是什么好词,打那以后叶修就开始勤修武艺,身材逐渐改变,只是奇怪的是不管他怎么用功,还是不能达到书中侠客的标准,最终也不得不放弃。


再后来渐渐长大,却再没有那般闲暇时刻,也没什么脱衣服让苏沐秋看看成果的机会,所以这次惊鸿一见之下,有那么一点惊艳的意味。眼下叶修又慢慢睡去,苏沐秋不敢再停留片刻,帮他换好衣服之后就匆忙离去。


回家以后恍然想起叶修醉倒之前说的好事,只盼望不是什么幺蛾子才好,折腾了半宿,他也累得够呛,敛了思绪,进入梦乡。梦中有人唤他,声音很是熟悉,就是记不起它的主人,少年清亮的嗓音一下子将他推入回忆。


 


 


“你便是父皇为我挑选的侍读?模样长得倒是顺眼,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让我父皇刮目相看。”


“原来你是苏奕叔叔的长子啊,我朝唯一的异姓王之子嘛,难怪懂的这么多,有点意思。”


“听说你有个国色天香的妹妹?什么时候带进宫来一起玩啊,诶诶诶,你打我干什么?!有没有点尊卑观念啊!”


“苏沐秋啊,好无聊啊,不如咱们偷偷溜出去吧,我的功课你就别担心了,我全推给叶秋了。不好?为什么不好?弟弟就是用来欺负的啊。”


“嘘,我偷偷买给叶秋的冰糖葫芦你别告诉他,就说你送的就好了,算是他为我被罚的补偿。”


“哈哈哈,苏沐秋你也有今天!终于有一项你比不过我了吧!”


“沐秋啊,好人啊,你通融通融让我把这本书看完吧,实在不行我忍痛割爱,送你一本别的,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有刺客!!保护母后和小弟!”


“诶,怎么是你来救得我?那些御林军呢?”


“看哥机智吧,要是被抓的是叶秋那个傻瓜,指不定现在只能哭呢。”


“我说你啊,每天这样不累么?明明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却要逼着学那么多东西,你父母也舍得啊。”


“沐秋沐秋你没事吧?我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令尊令堂泉下有知肯定也会担心你的,你要照顾好自己啊,你还有沐橙要养呢。”


“苏沐秋,你要是就此离去,那我叶修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兄弟,是男人就要站出来,逃避现实像什么样子?”


“你真的自荐去边疆历练么?也好,大丈夫志在四方,我早就知道这京城是留不住你的,要是可以,我也想和你一起走。沐橙我会帮你照看的,她也是我的亲妹妹。”


“展信好,沐橙一直都很好,你走之后没有闹过别扭,只是偶尔会被我看见一个人偷偷哭, 她嘴上不说,其实还是很想你的,我也是,叶秋也是。你小子说走就走,离开倒是潇洒,如果回来的时候没给我们带特产,小心我们三个合起来揍你。”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沐橙让我养得很好,你就没什么感谢要说?”


“我有时想,若你不是苏家的王爷,我也不是叶家的太子,你我二人做个风流侠客,浪迹江湖岂不快哉?奈何这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啊。”


“母后最近不知怎么了,变着法子问我有没有欣赏的姑娘,我说了你家沐橙的名字……靠,多大人了,你怎么还打我?!”


“选太子妃的事情我给推后了,你说说父皇母后怎么就不懂匈奴未灭,无以家为的道理呢。”


“……沐秋,今日父皇让我处决那位功高盖主的大臣,你说这万人之上的位置,真的有那么多的人觊觎么,你我呢?之后会不会也要形同陌路了?”


 


形同陌路啊,你我终归是不同的,你是皇家的储君,早晚有一天,不论你愿或不愿,都会登上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子,而我的下场无外乎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到时撕破温存的假象,你我可还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无知少年?而那种剑拔弩张的画面真是你我要的么?


 


他们相识十二年,彼此熟悉到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呼吸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面对这样一个知根知底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是铁哥们那么简单,命运像是两条看不见的线,将他们系在了一起成为羁绊,分不开,斩不断,就连理,也理不清。


他们本该是敌人才对,第一面的互不顺眼才是他们之间正确的相处方式,只是这其中的关系何时发生的改变,为何他们都没有发现?就连没有发现,还是不愿发现都成了难解的谜题,在那段日子里,他们守着彼此,成为对方亲人之外最坚韧的后盾,是盔甲,亦是软肋。


 


梦中场景继续颠倒,日夜交错,分不清哪个才是现实,最后停在了他们小时候最爱躲的藏书阁,这里的千古佳作数不胜数,两人没事就喜欢互相攀比,看谁读的多,记得牢,没有所谓的太子和世子,没有世俗的礼教,他们只是最普通的玩伴而已。


苏沐秋每每提醒叶修时间到了,该走的时候,总会暗自祈祷,若真有永恒便好了。出了那扇门之后,他做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子,他做他寄予苏家所有期望的苏世子,两个称谓就简单隔绝了他们。他是他效忠的主,他是他最得意的将。


无所谓开始,也就无所谓结束。


幻想中的踏遍万里河山终究是个幻想罢了。


 


 


嘉世二十四年,帝王宴请我朝出名之美人,或寒门佳人,或百官之女,或王侯郡主,为荣耀一朝唯一的一位异性王苏沐秋大选王妃,还邀王公贵族前来一同评选。苏沐秋是在今日一早才得到的消息,想来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本事瞒着他的,也就只有那一个人了。


酒席上众人觥筹交错,歌舞升平,谈笑风生,那些美人有的大大方方打量着年少有为的王爷,有的娇羞掩面偷望着似笑非笑的太子,叶修不似往常般活跃,只是安静得如同无思想的傀儡。


 


酒过三巡,帝王举杯邀众位共饮,顺势提出本宴第一个问题:“敢问各位小姐,这女子在世,最无奈最痛苦的是什么事情?” 


每个姑娘都明白,这问题看似容易,可是回答得有新意不落俗套,更要让皇上皇后以及王爷认可,便没有那么简单。
三朝元老张宰相的长女率先出列,拱手回答:“自当是所嫁非良人。” 叶修眯着眼笑:“既然非良人,那你为何要嫁?” 张氏错愕,不知如何回答。


 


一向与她不和的卿瑶郡主微微一笑:“按照我说,便是女子不可选自己所爱之人。”一言既出,激起一片哗然,本朝制度一向开放,只是到底没到能让女子选择夫婿的地步,在这朝堂上无异于给君王打脸。


“郡主怎么就知道选了自己所爱之人就不是痛苦了?” 接下茬的还是叶修,“万一人家不喜欢你?你岂不是更没面子?”“你!!” 两人算是幼时有过几面之缘,郡主万万没想到叶修会如此不给面子,只得作罢坐下。


 


苏沐秋依旧喝着自己面前上好的进贡酒,仿佛这一切纷争并不是为他所起。


韩大学士的嫡女抓住时机,望向叶修:“照殿下的话讲,对于女子最无奈最痛苦之事,不就是所爱之人不爱自己么?”叶修仍旧笑眯眯地模样:“可以说是也不是,其一身为女子,为何就要将自己的终身托付在别人身上?可是一种对父母的不孝?其二嘛,对于男子来说,所爱之人不爱自己也是无奈痛苦啊。”


 


听到这话的苏沐秋趁人不注意抬头看了一眼叶修,这家伙昨天还昏睡不起,今天就在殿上舌战群芳,口齿伶俐,还真会偷换概念。


姑娘们屡战屡败,不管怎样的答案都能被叶修堵回去,冷眼旁观许久的一位将军之女不由得出声:“那么请问太子殿下,您所认为的对于女子而言最无奈最痛苦的又是什么事情?”


叶修眨了眨眼,似乎也被问住,慢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视线终于停在了风雨不动安如山的苏沐秋身上,“那自然是……”他故意拖长了声音,引得众人好奇,连老神在在的苏沐秋也不禁疑惑。


“那自然是不如我们苏王爷长得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啦!”


 


大家面面相觑,竟然不知该做何回答。于是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宴席用一种近乎玩闹似的方式结束了,不仅所有姑娘觉得不可理喻,就连一向不喜形于色的帝王脸上都带着压腾的怒意。苏沐秋堵在叶修回寝宫的必经之路上,将他逮个正着。


“说吧,你今日为什么要故意让那些姑娘出丑?”


叶修装傻充愣:“我这可是在帮你诶,不然你真想娶回家一个庸脂俗粉?还不谢谢哥们?”


“我谢你?我谢你什么?你搅黄了我的婚事,现在好了,因为你全荣耀的姑娘都不想嫁给我了,你说你怎么赔我?”


“啊呀啊呀,怪我咯?那你说怎么办吧?”叶修仿佛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脸大事不好,只是眼中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既然是你的错了,不如……”苏沐秋学着他的样子拖长了音,叶修憋着笑,配合地问他,“不如什么?”


 


夜色正好,不知是谁先被蛊惑。


 


“不如你以身相许,嫁给我好了。”


 


陪君坐看花落尽,同卿共待云起时。


 








 


END


——————————


 


艾玛,这俩谁啊,是苏沐秋和叶修么?!果然不能看第二遍……


最后说一些心里话吧,不想看的小伙伴可以点X了。


我算是群里元老级的人物,也算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看着一点一点的长大,就像看到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很欣慰,刚开始建群的时候我们都没有经验,凭着对伞修两个人的热爱凑到了一起,还非常幸运的遇到了许多很好很有爱的大大。


我们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表情包不到十分钟就要更新一次,聊天记录分分钟上百,有小清新,也有重口味,有傻白甜,也有霸道总裁,只有你没想到的,绝对没有你见过的!


然而纷争总是存在,某几次争论中好多小伙伴都退群了,那时候的群主还是陌陌,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姑娘(嗯,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导致这样那样的结果,其实不是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众口难调,你做到那种程度,真的已经很好很好了。当然,事情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看待的角度和深度不同而已。


那时陌陌说的话依旧挂在群里,到现在我都发自肺腑的赞同,并且感叹她对于伞修的那份热爱让人望尘莫及。我们几个管理员和群主陌陌花大量的时间写群规,修改群规,后来慢慢演变成现在这个版本,真的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最最让我感激群的,是我在这里遇到了我的CP,三生有幸认识你,我的琪琪 @Anna绛琪 ,纵然每次我们两个同屏没说两句话就有一群人喊着烧啊烧的,但是我始终坚信你们是善意的,么么哒(づ ̄ 3 ̄)づ。


慢慢到了后来,我因为学业原因不得不失踪一段时间,这期间又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一直很遗憾没有同你们一起经历,不过还好,我现在还是回来了。对于我而言,这里早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同好交流群了,她早已成为我分享快乐和难过的港湾。


最后几句话送给我的贴心小棉袄,我的好闺女未至 @归期未至 ,有什么委屈啊,难过啊,可以和你爸爸我讲,我永远都在!




最后的最后安利一下我们的洁癖群:339762010 永远的关键词:洁癖!魔性!红娘!爆照!


欢迎同好的加入,我们随时等着你(爆照)!


*********注意注意注意!务必是伞修伞only的洁癖!!!务必是伞修伞only的洁癖!!!务必是伞修伞only的洁癖!!!



评论 ( 4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