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伞】酣·上

祝各位七夕快乐!我又挖坑了……望天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赶上浅浅了【忧伤




#幼驯染


#大学背景


#无差


#渣文笔


#OOC!!!!!!!!


好久不写手好生啊Orz


*文中涉及一句话双花、林方、韩张、肖戴,请各位注意避雷,当然完全不影响阅读。


*沐橙云秀腐女设定。




——————————


夜已经很深了,R大图书馆一层的某个角落,叶修仍旧坐在电脑前,反复敲击着键盘,时不时翻一翻手边摊开的书,微弱的灯光打在脸上,照映出发黑的眼圈,青色的胡茬,以及越发惨白的脸色。


远处的图书管理员实在看不下去了,拿着手电筒走过来:“同学,早就应该关门了,我看你写的认真一直没叫你,可是这时间太晚了,我还要锁了门回去睡觉呢,你也别让我难办啊,有什么作业不能明天再做的?我看就是高考的学生也没你刻苦吧。”


后面大叔还在唠唠叨叨着什么,叶修一句话也没听进去,熬了两天夜,就算是习惯晚上活跃的叶修也有点吃不消,浑浑噩噩地收拾着东西,走出门口被凉风吹了满面才稍微清醒了一点,好在现在是夏天,不至于冷到哆嗦,脑中一团浆糊的叶修迷茫地四处张望,似乎是在辨认着回去的路。


 


窝在宿舍看书的苏沐秋一看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向对面,对面的床铺仍然空着,不由得有点担心,没多做考虑就翻身下了床,推测着那家伙平时会去的地方,沿着大路一直走,终于在门口捡到了一只似睡非睡的叶修。


还在与周公挥手告别的叶修察觉到有人靠近,本能地转身想要看清楚,却由于实在太好客的周公挽留,导致他一个猛子扎了下去。苏沐秋埋怨的话还没出口,就发觉眼前一黑,一个大型不明物体朝自己砸过来,伸手接住的同时就想扔出去,这家伙……太重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都是因为他才把叶修喂得那么胖的苏沐秋无奈地拖着叶修走回宿舍,暗自祈祷着千万别被别人发现,不然多像凶杀现场啊,夜黑风高夜,他,R大第一校草,却拖着一具“尸体”,走在静谧的校园里……


打住打住!再想下去晚上还睡不睡了?!可是吧,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做事与愿违,意思就是事情的发展与愿望相反,指事情没能按照预想的方向发展。就在苏沐秋带着叶修且行且珍惜,啊,不,且行且思考的时候就听见一声明快的打招呼声。


苏沐秋迅速弯下腰,痛苦地捂着脑袋,沐沐,哥哥现在想静静。


 


那边张佳乐刚和孙哲平吃完夜宵回来,远远地就看见苏沐秋在和另一个人搂搂抱抱的,还坏心眼地偷笑老苏谈恋爱了,埋汰他做人不厚道,居然也不告诉他们,当即决定喊他一下吓吓他,大孙自然是由着张佳乐怎么开心怎么来。


这边苏沐秋整理了一下衣服,望着渐渐走来的孙哲平张佳乐两个人,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叶修,恶向胆边生,急中生智,换了一副焦急地面孔,拽住张佳乐的衣角,后者猝不及防,被苏沐秋吓了一跳,心说你丫怎么这么记仇,不就叫了你一声么?!想着就往后退。


孙哲平皱眉看着苏沐秋的手,上前掰开了苏沐秋的手指:“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苏沐秋在内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话你说出来和老韩问大家怎么不说话了有什么区别,想归想,面上却是烦躁的样子:“大孙你们来的正好,叶修犯病了,一声不吭地晕过去了,来搭把手帮我把他抬回去。”


 


听他说完,孙哲平和张佳乐都流露出一幅吃了账号卡的表情,犯病……这理由也太……呵呵了吧,大哥我们读书少,千万别骗我啊。不信是不信,可是睡得纸醉金迷(……)的叶修还是显而易见的,兄弟一场,孙哲平和张佳乐最后还是帮着苏沐秋把叶修给扛回去了,临走时张佳乐看着苏沐秋忙碌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啥也没说,拉着孙哲平回去了。


最后收拾完一切的苏沐秋仰头就倒在自己床上,想当初第一次见面的叶修还是一只软萌的汉子,咳就算不软萌,也好歹是个正太啊。结果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啊,变成了一个有了小肚子的沧桑大叔,默默抱着枕头反思了一下,果然还是怪自己太宠着他,两人窝在一起不是打游戏就是抢泡面,也不爱出外运动,可是就算如此自己也还是校内闻名的那个专一多金美颜盛世年少风流才华横溢的苏沐秋啊,怎么叶修就被时间这把杀猪刀砍得面目全非,想来想去,苏沐秋终究无奈,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迷迷糊糊睡过去的苏沐秋当真梦到了他和叶修的初遇,叶爸爸和苏爸爸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叶妈妈和苏妈妈是大学时候的好闺蜜,两方家庭初次见面也是震惊得不得了,多次感叹世界真是小,既然这么有缘那么两方的孩子更要成为相亲相爱的小伙伴才好。


然而苏叶两个熊孩子的第一次见面的确算不上多友善,本来就是天下我最大的年纪,又是父母推崇已久的别人家的孩子,加上都是不服输不低头不认错的性格,你能指望两个屁大的孩子正襟危坐相谈甚欢么?太天真了!


来参加这次小型家庭聚会的还有叶秋和苏沐橙,这两个最有权威的当事人回忆说每每想起都忍不住捂脸感叹,真真是修罗场。两人一开始就拿出了鼻孔朝天的架势,甭管父母在旁边说得多火热,两人就是看对方不顺眼,从年级成绩比到JJC排名,趁着大人一个不注意还差点动手动脚,咳咳,我的意思是动起手来。


双方父母倒是没觉得什么,男孩子嘛,友谊都是建立在干架上,只是为什么他俩能从小学一直干到大学,而且还乐此不疲大有干一辈子的架势,也是着实让人费解。扯远了,说回那次必然的初见。这边苏沐秋一家因为迟到忙着给叶家道歉,苏沐秋乖乖地站在叶父身边牵着妹妹,一抬眼就看见沙发上躺着个不明物体,好奇地凑了过去。


 


彼时叶修还是一只小小的团子,缩在饭店的沙发上打着盹,苏沐秋看他睡得正熟,体内封印已久的恶魔因子激发,趁着双方父母聊得火热,悄悄上手捏了捏团子圆乎乎肉嘟嘟的脸,捏得起劲的时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团子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苏沐秋尴尬地停手,望望手下的脸,再比照眼前的脸,没跑了,准是那个叶家双生,就是不知道自己捏的是哥哥还是弟弟。


传言中双胞胎的感情最是好,再参考他自己和沐橙的感情,苏沐秋难得的有点慌,他暗自思量一会儿如果真打起来,他就往沐橙后面躲(……),他妹妹那么可爱,冲这两个小子笑一笑就肯定没事了,毕竟人家两个人呢,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有的是机会打回来。


苏沐秋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关注着叶秋的动作,慢慢向后退去,结果就看见叶秋特别大度朝他摆了摆手:“你继续,我帮你望风。”苏沐秋:“……”苏沐秋:“那个,你们是亲兄弟么?”叶秋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当然是啊,你看我们俩的脸,长得一模一样。”


 


事隔经年,苏沐秋开玩笑似地和叶修谈起往事,叶修痛心疾首:“这怎么会是我亲弟弟呢?!他怎么干得出怎么混蛋的事情?!白瞎了我养了他这么多年啊。”苏沐秋冷冷地笑笑,你弟弟养你好伐,“如果当时躺沙发上的是叶秋呢?你会阻止我不?”叶修不屑地瞟了苏沐秋一眼,“那当然是和你一起捏啊。”苏沐秋:“……”


 


梦中你我还是初见时的模样,一个在父母面前是个十项全能的乖觉少年,一个是喜欢在背后捣鬼推到弟弟身上的顽皮孩子,性格看上去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却成了最好的兄弟,会去包容对方的缺点,容忍对方的癖好,对方也是唯一一个会让自己让步的人。犹记斜阳落辉,是谁朝他伸出手,又是谁——“老林!!!!”


苏沐秋半梦半醒,不知今夕何夕,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叫着什么,半睁半闭地看见提着早餐冲进来的方锐一脸兴奋,顿时困意就去了一大半,“我说废物点心!你一大早上的吵什么吵?!”苏沐秋还没张口,就听见对面床铺口齿不清地埋怨。完全没想到这个时间还有人没起床的方锐显然很惊奇,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更是震惊:“我去!!!!!这都快十点了?!老叶你怎么还躺着呢!”


“快十点?!”叶修像是被什么劈中一样,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日哦!!!!!!今天老冯的大课!!苏沐秋这个混蛋也不叫我!”边说边往床下跳,随手捞了一件衣服,头也不回的冲进洗手间。躺在床上的苏沐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他叫了就会起一样。


目睹叶修惨状的林敬言推了推眼镜,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方锐耸了耸肩,特自然地坐到了林敬言旁边,神秘兮兮地四处看了看,林敬言扶额:“你想说什么说吧,老韩去晨跑了,估计一会和张新杰直接去上课,老苏还在睡,没人。”


为了配合,苏沐秋很自然地翻了个身,装作熟睡的样子,他今天没早课,沐橙回家还没回来,他也不想早起,不如干脆听听方点心讲的啥,虽然偷听别人讲话不好,但是好奇心嘛,谁都有。


 


确定没人在附近的方锐,压低了声音靠近林敬言,“老林我跟你讲,昨天有人看见老叶老苏两人出去开房了。”正在喝方锐带过来的豆浆的林敬言一个没防备喷了出来,“咳咳咳,咳咳,你听谁说的?!”方锐一边手忙脚乱地给他找纸巾,一边回答林敬言的话,完全没注意一坨苏沐秋大幅度地颤抖一下,“黄少啊,我问你啊,昨天他们俩什么时候回来的?”


擦拭衣服的林敬言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挺晚的,反正我睡的时候他们还没回来,难道……不会吧。”“怎么不会啊,这事吧是张佳乐亲眼看见的,他先告诉了邹远,邹远告诉了于锋,于锋又告诉了黄少天,黄少天又告诉了我。”


林敬言感叹着信息传递的发达,“诶等等,你说黄少天告诉你的?”“对啊,不信你看我眼睛,这么真诚不会骗你的!”说着还凑了上去。“不,”林敬言的声音里多了一些颤抖和痛苦,“我的意思是,黄少天知道了,意味着全校都知道了。”


同样想到这点的苏沐秋,默默地把被子蒙过了头,去你大爷的张佳乐!!!!!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叶修在一起了!诶不对啊,我们明明没有啊,那就是造谣!造谣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叶修匆匆忙忙地跑去阶梯教室,好在课还没有开始,正当他打算再趴会儿睡觉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叶修捂住耳朵,不打算理会,虽说捂住了,可是还有只言片语漏过缝隙。


“诶诶诶,你看那个,就是趴哪的那个,是不是出柜的那个啊?”


“啊,你说他啊?不像啊,他不是号称全系最有才华的学生么?怎么会是个……同啊?”


“人不可貌相嘛,听说他男朋友可是校草呢!唉,现在好男人都有男朋友了。”


“是啊是啊,真是世风日下,诶你七夕有安排么?要是没有,咱们……”


 


趴着?他?出柜?和校草?和苏沐秋?叶修一个激灵,妈呀,这是鬼故事吧!“那个,”叶修把头转过去,看着那两个叽叽喳喳不停的女生,“你们说的人是我么?”虚胖的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神色,看起来漫不经心。


两个姑娘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尴尬地表情,“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了。”短发的姑娘率先道歉,“我们不是故意的。”长发的姑娘随后补充道。叶修摆了摆手,“没事,我就想问问你们这些都是从哪里知道的?”


长发姑娘充满歉意:“是我们室友说的。”短发姑娘点头。“你们室友是谁?”“传媒系的戴妍琦。”叶修先是楞了一下,接着明白过来,咬牙切齿,肖时钦!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苏沐秋挣扎地起了床,就算为了追查真相也得收拾好自己啊,洗漱之后苏沐秋就往叶修所在的教室走过去,想了想他应该也没吃东西,于是又绕到食堂买了一些吃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沐秋总觉得这一路上都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可是等他看过去的时候,路人又都看向别处,苏沐秋摸了摸脸,早上应该洗干净了才对。


只能说我们的苏大帅哥低估了消息的传播程度,他想着至少得有个几天才会人尽皆知,所以打算先找到叶修查找一下根源,然后再将其扼杀在摇篮里,只能说苏沐秋太不长记性了,昨天刚告诉你了一个词叫事与愿违,你怎么就没学会呢。如果苏沐秋早点看清现实的话,那真是打死他都不会现在去找叶修,这不是往枪口上撞么。


 


来的稍微有点早,叶修还没下课,苏沐秋干脆从后门偷偷溜进去坐在最后排,正好有两个姑娘帮他挡住了老师的视线,老冯还在上面滔滔不绝,苏沐秋摇了摇头,还是和原来一样,激情有余,内容不足。


机缘巧合之下,坐在他前面的其中一个女孩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瞟见他的同时发出一声短促地惊呼,拉了拉身边的长发姑娘让她也回头看。苏沐秋表示已经麻木了,毕竟他长了一张帅裂苍穹的脸,还很友好地朝着两位姑娘笑了笑。


“他就是苏沐秋吧,真是和传说中一样帅啊。”


“嗯嗯,不过他应该没报老冯的课吧?”


“我也记得没有他啊,那他来……不会就是为了叶修吧?”


“哇哇哇,简直国际好男友啊,我还看见他手边的早饭了,应该也是帮叶修带的吧!”


“啊,我觉得我又相信爱情了……”


 


本来打算认真听课的苏沐秋,听了一耳朵八卦,心中浮现出一股无法言说的不好的预感。下课铃正好在这个当口响了,教室一瞬间变得嘈杂起来,老冯无奈地挥手表示下课。叶修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回了头,好死不死地看见了歪头冲他笑得人畜无害的苏沐秋,那家伙还晃了晃手中的早饭,其实平时他们这样也不会有什么,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叶修迅速扭头,迅速收拾东西,迅速起身冲出了教室。


留在原地的苏沐秋被叶修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就是当年跑一千米的时候也没见过那家伙跑这么快的啊,难道没看见他?不应该啊,刚刚明明都对视了,那就是尿急?显然也不是啊,叶修是在见到他之后才跑的啊,那问题就是出现在自己身上了。再一联想早上以及刚才,苏沐秋顿时明白了七八分。


 


叶修出了门之后直奔肖时钦所在的实验楼,正巧赶上肖时钦做完实验,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就被叶修拽到了小黑屋【误】,看着凶神恶煞的叶修,肖时钦咽了口唾沫,“叶神,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你先把刀放下。”


比划了一下手中生灵灭的账号卡,叶修冷笑,“现在知道害怕了?说,你都和小戴说什么了?”肖时钦一头雾水,“小戴?妍琦?没说什么啊,我最近忙着课题,好久没见她了,她怎么了?没事吧?”


“那她最近都和谁关系密切?”


“呃,”这次肖时钦更是疑惑,不过看在账号卡还在叶修手上,他也只好有一说一,“一般都和楚云秀在一起,有的时候和李迅聊聊你不想知道的话题。”叶修眯了眯眼,难怪了,楚云秀和李迅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一个人走在校园小路上的苏沐秋这时候收到了他宝贝妹妹的短信,“哥哥哥哥,你真的和叶修在一起了?爸爸妈妈知道么?叶叔叔阿姨同意么?你们打算去哪里领证?冰岛荷兰米国还是腐国?速回。——沐橙。”苏沐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苏沐秋长叹人生真是一场苦难的修行,苏沐秋觉得他应该和叶修好好谈谈了。


冷静下来的叶修嘲笑自己,平时这样的玩笑大家也没少开,怎么这次就这么不淡定了?还是因为涉及到的人不同,所以才会担心他比担心自己多?恍惚记起被自己扔下的苏沐秋,叶修又有些难言的愧疚,和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


掏出手机打算给苏沐秋打个电话,这才发现连这个手机都是苏沐秋前几天借给他的,什么时候开始他周围就堆满了这个家伙的影子,他们打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能穿一条裤子的友谊,两人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彼此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一个和班上同学吵架了,另一个肯定不由分说站在自己那边,两个人联手就是天下无敌;一个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另一个帮他写情书,约人家出来玩;一个被老师骂了,罚抄单词,总能看见另一个人和他一起坐在桌前的身影。


他一直对他最好的兄弟是苏沐秋深信不疑,可是现在他有些怀疑了,那些他认为只有和好兄弟才会做的事情,统统在他心中划下了一道浅浅的问号,浅到看不见痕迹,却偏偏深到穿过整个胸膛。


 


一没注意,就想的有点多,手机像是要提醒他一样震动起来,将叶修的思绪拉回现实,低头一看来电的人:苏沐秋。像是要呼应着他的想法,偏偏这个时候这个名字反复出现在他的眼前。深呼吸,平复波澜壮阔地心情,调整了一下语调。


“喂,我有话对你说。”


“那个,我有话对你说。”


温煦的嗓音透过电波传来,叶修满脑子只剩下一个词,栽了。


 


 


 


 




TBC


——————————


果然不应该摸这么久的鱼,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欢迎捉虫!


继续祝各位七夕快乐,早日脱团!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