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拾肆

这么快又更新了!!是不是很惊喜?!?!

晴琪:

嗯……我的明天,有点久啊……远目




前情回顾


         肆            捌       拾壹  拾贰  拾叁


——————————


江南,凉州


沿着小路走回了城中,小城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人头攒动,有那么一点像多年前的晚上,张佳乐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正巧一对恋人手牵着手嬉笑着从他面前走过,心里刹那间的一痛,像是有根针极快极狠地刺入,再猛然拔出。


邹远察觉出他的不对劲,有些担忧地望着他:“堂主……”


张佳乐脸色惨白地牵了牵嘴角:“我没事,突然想一个人逛逛,你们不用管我,先回客栈好好休息吧。”


邹远纵然担忧,只是他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默默离开。


 


张佳乐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凉州气候极好,四季如春,花卉也比别处开得更长更好些,是以每过几月都会在城中举办花市,既是展览,也招徕商客买些花卉装点院落。


只是这些开得潋滟的花全都入不了张佳乐的眼,方才他看似对付银面具轻而易举,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其实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他的命,如果银面具还带了人埋伏,哪怕邹远他们晚来一会儿,可能躺在荒郊的就是他了。


过去遇到的事情不比这次凶险多少,可是他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患得患失,至于原因,他自己清楚得很,张佳乐走着走着就在一个摊子前驻足,小贩一看来了笔生意,高兴地为张佳乐介绍花的种类。


 


“这位客官,您看看这盆雪割草……”


是了,因为那个混蛋,给他买了雪割草的那个家伙,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给他,苦涩之意淹没了心口,到底是孙哲平真的放心他,还是早已将他忘得一干二净,他不想想,也不敢想,生怕得到的是比这些更坏的答案。


小贩还在喋喋不休:“要说这盆花啊,小人得到也是凑巧,前些日子因为我大哥的原因,小的也跟着去了一趟边疆,结果在路上……”


 “你等等,”一直神游的张佳乐心里一动,“你说边疆?”


“是啊,客官您可能不知道,本地其实离边疆不远,脚程快的话,十天足够来回。”


十天啊,张佳乐低着头盘算,如果他速度快一些,也不会耽误事情吧……


 


 


边疆,军营。


大多数营帐都漆黑一片,唯独最中央的大帐灯火通明,孙哲平披着衣服,站在地图前最后思量一边明日的计划,立将失误消减到最低,他是喜欢直爽的拼杀,但是也不是喜欢杀伐之人,人都是爹妈养大,何必白费他人性命。


【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孙子兵法。】


孙哲平很清楚,打败鞑靼很容易,可是要彻底消灭鞑靼的威胁却很难,于是在派唐昊军事征讨的同时,用了另一种武器,这种武器比任何刀枪剑戟乃至火枪大炮都厉害,它的名字叫做金钱。


 


鞑靼烧杀抢掠不过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吃的喝的,如果给他们足够的资源,他们自然会安分守己,于是他在请示朝廷之后,引诱大量的人拖家带口地内迁,并分给一些贵族土地,这一招釜底抽薪十分有效,毕竟谁愿意天天在沙漠中吃沙子呢?于是越来越多的鞑靼迁居到中原,鞑靼原来的人丁逐渐稀少起来。


不过既然有人愿意迁居,也有人不愿意,而这次,多次挑衅荣耀朝的,正是号称最难缠的天元王,里八喇。此人骁勇善战,擅长游击战术,于是多次骚扰边疆都很成功,也让朝廷很是头疼和恶心,不过他的传说也就止步于此了,因为这次他遇到的是战神:孙哲平。


 


里八喇听到大军来袭的消息时倒不是很惊慌,做出那么多麻烦事的时候他就明白这是早晚的事情,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于是在得到消息的同时就带着大队人马转移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开玩笑他怎么会是荣耀大军的对手,更不可能和荣耀一军硬碰硬。


孙哲平率领着他近些日子来辛苦磨练的兵在荒漠中行军,比和敌人战斗更艰难的事情就是寻找敌人,这支军队在他的培养下几乎就是荣耀最强的兵力,不管是战斗能力还是战斗素养,都堪称是甲天下,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支绝对服从的沉默军队。


他们或许来自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习俗,却挤在同一片土地,听着同一个声音,看着同一个方向,鸦雀无声。


 


孙哲平就是带领这样的军队,攀越高山,渡过大河,进入沙漠这片不毛之地,荒荒大地唯有刺眼的阳光和漫天的风沙,后勤无法保障,不断有人倒下,也有人不断地踩着先辈的尸体踏过去,饥饿、口渴、疲劳这些都不能阻止他们的脚步,支持他们的就是心中坚定的信念——彻底消灭敌人。


当然,现在的关键并不在于如何排兵布阵,你人都找不着,别说多好的士兵了,就是给你天兵也没有用,既然鞑靼已经知道他们的行军计划,那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苍茫沙漠,寻寻觅觅,岂是那么容易。


部队走了这么远,现在粮草和水都不够了,纵然士气还算高涨,但是又能支持多久?适当的苦难折磨,自然可以让他们在面对鞑靼时更加奋勇杀敌,可是时间一久呢?都是普通人,就算到时候找到鞑靼,在缺食少水的情况下,还会有足够精力应对那些马背上的民族么?


 


 


江南,凉州。


在门外想了想,邹远还是打算进去看一看,张佳乐自从花市回来之后,这几天又开始和在千机楼里一样,呆在自己的屋里也不出来,就算再帮不上忙,那也是他的师父,总该关心一下。


敲门也没有答应,邹远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房间里点着灯,张佳乐坐在桌旁,写写画画着什么,周围一地宣纸。夕阳的余晖覆盖在他的身上,淡淡的一层橘色光晕,唯独那张脸看不真切。


“咳,”邹远慢慢靠近,“堂主,您在屋里呆了好几日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张佳乐这才慢慢抬头,面沉如水,无悲无喜,这种表情出现在一向乐天的堂主脸上,邹远只觉得脊背发凉,“哦,原来是小远啊,你来的正好,帮我把这些纸全扔了吧。”


邹远迟疑:“这些……都扔么?”“对,都扔掉。”张佳乐起身给邹远让位子,声音清泠,不带丝毫的惋惜。


无可奈何,邹远听话地收拾起来,捡起一地纸张一看才发现张佳乐并不是在画画,而是写字,每一张纸上都只有三个字,那个人的名字,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整张纸,就像占满了张佳乐的心。


 


原来……还是因为那个人么?邹远偷偷把目光移向背对他的张佳乐,这段时间堂主又消瘦了不少,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一咬牙,邹远开口道:“堂主既然这么想念那个人,为什么不带他回来?”


张佳乐身影一僵,缓缓回头,嘴角带着最常见的笑:“小远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去做的。”看邹远仍旧不明白,“我是很想他没错,可是他呢?他是这天下的战神,是荣耀的将军,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孙哲平,他有万千将士,有一心效忠的帝王,而我,”张佳乐顿了顿,“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任务,自己的朋友。”


 


“再或者,你也可以去看他啊。”邹远咬着嘴唇,模样倒是比张佳乐还焦心。


“不用了,见到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再次的离别罢了,更何况,”张佳乐弯了弯嘴角,“我看这边离边疆很近,百姓却生活得很安逸,我就知道他在做的是守护我荣耀界图,我又何须去打搅他?”


说完,张佳乐拿了本书又坐回了桌前,如同回到他还没遇见孙哲平的时光,自在悠闲,看花飞花谢,看朝野西落,任由时日更替,沧海桑田,统统和他没有关系。


邹远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收拾纸张慢慢退了出去,当初苏沐秋嘱咐他,不管张佳乐想做什么想去哪里都随着他,只是务必要看好他,现在看来老板也有失策的时候。


千机楼的张佳乐也好,千机阁的百花缭乱也罢,都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边疆,荒漠。


孙哲平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地图,一遍又一遍根据前方线报推测鞑靼躲藏的位置,正在孙哲平思考的时候,唐昊向他报告了粮食缺乏和水源殆尽的情况,为他如今应该怎么办,孙哲平迟迟不说话。


现在到了下决断的时候,到底是班师回营,还是继续前进,好不容易走了这么远,大张旗鼓的出来,灰头土脸的回去,怎么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继续前行呢,至今都没有遇到一个一个敌人,现在又没水没粮食,万一再迷个路,弄不好大家都得死。


士兵们看着将领们,将领们看着孙哲平,孙哲平看着远方。


 


天无绝人之路,这种焦头烂额的时候,小兵来报,在外面遇到了一个逃窜的老表,询问孙哲平怎么办,在这种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遇到人?还好巧不巧正在他们犯愁的时候?孙哲平表情奇怪。


没用什么力气,就从这个老表嘴里套出了鞑靼的所在位置,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孙哲平挥了挥手让他们出去各自准备,唐昊留在最后,看他眼神似乎要说什么,孙哲平挥了挥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这未必不是一个机会。”


 


边疆,千波湖畔。


里八喇正在和大臣们举行宴会,他新找的这个地方平素无人居住,加上深入大漠,孙哲平的军队没有后勤保障,更重要的是军马没有水草,孙哲平要是精通用兵之道,是不会轻易找来的,只要等到他的补给彻底用完,就能反守为攻。


他为了孙哲平能顺利找来还送给他一份“大礼”,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这么久不见大军出现,估计是寻觅半天不得打道回府了,一想想荣耀军垂头丧气的样子,里八喇就越发开心。


天天只和大臣们饮酒作乐,载歌载舞,那天正好大风扬沙,天空被黄沙掩盖,几十米内都看不见人,白天变得和夜晚无异,里八喇更加放心,这样子的天气荣耀大军是不可能发动攻击的。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丧失了警觉,鞑靼的军队执行长官不敢有丝毫怠慢地增强守卫,可是昏暗的天气让调度变得极为困难,不祥的预感笼罩在他的心上。


此时,风声小了,取而代之地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鞑靼发现距自己十几步之处突然杀出一对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骑兵,他们伴随着黑暗和飞沙而来,像是从修罗道中爬出的妖魔鬼怪。


不问来由,以千钧之势冲入鞑靼大营,挥舞长刀,见人就砍,无数被酒乐掏空身体的士兵惊恐万分,丧失了抵抗的勇气,而荣耀一军却士气高涨,他们为了找到这群家伙在荒漠里吃了半个月的沙子,如今仇敌相见分外眼红,此消彼长,鞑靼的落败成了必然。


 


史料记载,嘉世三年,战神孙哲平威武大将军,率领后来的英武大将军唐昊一举歼灭困扰荣耀多年的鞑靼,他本人获得了此生最高的荣誉,此战之后,也使他的声望达到了巅峰,他的名字和那些开国大将一起广为传颂,普天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边疆,军营。


在取得这么大的胜利诱惑下,大部分将领怂恿孙哲平开个大型庆功宴,众命难为,到底是小小的庆祝了一番,而在这场酒席上,一道圣旨却打乱了各位的好兴致,其实不是坏事,是朝廷得知胜利的消息要孙哲平班师回朝领赏,于是庆功宴也成了送别宴。


真到走的那天,无数将领围绕在孙哲平的帐篷前,同甘共苦了这么久,一开始的小摩擦早就烟消云散,得知孙哲平要走,很多人都不舍,纷纷前来相送,而令人疑惑的是,这群人里面并没有孙哲平最为看中和提拔的唐昊。


孙哲平没有多做纠缠,和当初刚来的时候一样,带着几个人,骑着马,挥挥手,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地向着中原飞奔,他知道,那里有个人,等了他三年。


 


唐昊等到大家都散去的时候,才从自己的帐篷中出来,望着孙哲平离去的方向,深深一鞠躬,这段日子的照顾和教导,早让桀骜不驯的他把孙哲平当成了自己的恩师,而他今天之所以没有千里相送,是因为前几天的晚上,那场让他记忆犹新的谈话。


“你应该看得明白,我有意地培养你,如果没有出入的话,我走之后你的升职令很快就会下来,下一任主将非你莫属。”


“你有战术头脑,也不缺实际经验,就是有时候想得还是有点简单,你要明白打仗没有那么容易,战机稍瞬即逝,一定要抓住机会。”


“还有,别看咱们离朝廷很远,其实很近,永远不要将朝堂和战场分开,我走的那天你就不要来送了,你也是大家出身,明白我的意思。”


 


师父,多谢。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小爷我终于赶上死宅的进度了!!!!!!泪目,这章还看得爽么?小小的剧透一下,双花快要重逢了!大家开心么?不不不,当然不会那么容易的,你们放心吧。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