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拾叁

我!更!新!了!!!!!!!!!

晴琪:

妈呀……一看日历发现这都七月了,当然我这边还是六月,咳,可是这也不是我拖稿的理由,总之就是一句话,我错了【跪




前情回顾


         肆            捌       拾壹  拾贰


——————————


边疆,军营。


孙哲平站在板子旁边,行刑的人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还是咬牙打了下去,唐昊疼得皱了皱眉,却是一声没吭,孙哲平挑眉,小子还挺有骨气,没有人敢说话,只能听见棍子打在肉上的闷响。


渐渐地,唐昊头上身上都有豆大的汗水流下,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淋了雨一样,汗血融合在一起,血肉模糊,脸色惨白。


四十大板说起来容易,可是真打起来若没点功夫傍身,必定是非死即残,就荣耀一朝而言,廷杖是一种极为严酷的刑罚,惩罚工具是碗口粗的大棍子,打在人体的屁股上,也实在让人胆寒,圣人亦言过小杖则受,大杖则走。


 


所以孙哲平一边观察一边心惊,虽说唐昊年纪也小,性格也张扬,不过也是个敢做敢当的真男儿,忍别人不能忍之苦,从另一个角度讲,他有点欣赏这种纯爷们。


可是欣赏归欣赏,该有的四十大板还是一个没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都是言出必行的人,纵然唐昊看似被打得皮开肉绽,不过这种事情大家都懂的,一般也不会真下重手。


修养个几天下来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又修养了几周后更是生龙活虎,重新站到校场上,只是身份从百户降为了小兵,唐昊也知道,多多少少会有人在背后看他笑话,可是他依旧我行我素,每日按时报到锻炼,看起来好像毫不在意。


 


孙哲平时不时就来军营转一圈,考校一下士兵,也不说好坏,考完就走,来的时候风风火火,走的时候轻轻松松,大家不知道原因也不敢上前询问,一堆人里唯有唐昊对于孙哲平的行为视而不见,依旧我行我素。


就这样持续了几天,大家也开始渐渐习惯定时出现的孙哲平,时间一久,也有胆子大的将士和孙哲平打招呼,然后大家才发现看似威严的将军其实还是很平易近人的,人也爽快,和他们聊天也从来不摆架子,越来越多的人和孙哲平打成一片。


只是镇守边疆,就要有该有的觉悟,像这种风平浪静的日子总会过去,关外的鞑靼虎视眈眈,战事一触即发,只是不知何时会到来,所以随着流逝的时间,耐心、毅力都在慢慢消磨,同时,自身的能力也在不知觉的提升,不过相比起来更像是行尸走肉。


 


 


凉州,酒楼。


张佳乐悠闲地坐在桌子旁,偶尔像是看风景一般望望窗外,更多时是眯眼惬意地嘬一口女儿红,感慨一下人生美好,离了千机楼也像是远离了那些关于孙哲平的种种,张佳乐默默地在心里给苏沐秋记上了一笔。


喻文州给他的信息是今日午时三刻,陆郝与线人接头,如今时间一点一点的溜走,可是他想见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张佳乐暗自盘算着,如果不是有事耽误了,那就是换了一副模样,再或者就是计划有变。


 


张佳乐摸了摸鼻子,感情每次都让他碰上这种事,比如上次的盗窃案,还有上上次的采风案,莫不是要捐个门槛才好,暗自牢骚着,就看见一人身影极快的闪进了斜对过的雅间,张佳乐眼睛一亮,却没有立即行动。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见再也没人进去,便趁着周围无人注意,走上去敲了敲门,门开之后正是陆郝那张熟悉的脸。


 


“小兄弟,好久不见了。”


张佳乐笑眯眯地,孩子气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别的情绪,陆郝却心里一凉,面色一变,百花堂堂主张佳乐,专司杀戮,剿灭的是背叛千机门的人。思及此处,陆郝下意识地就要关门,可又怎是张佳乐的对手,只觉眼前百花缭乱,下一秒就倒了下来。为了不惊动他人,张佳乐一推,将尸体推进屋内。


或许是等了许久不见人回来,里面的人有些不耐,绕过屏风打算出来看看究竟,正好撞见打算焚尸灭迹的张佳乐,顿觉不妙,翻身就要往窗外跑,张佳乐岂能如他的愿,反手扔过去一枚飞镖,却见那人迅速脱下衣服一抖,裹了张佳乐的飞镖扔了回来,接着跳窗而逃。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便知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且不说这人身手了得,就凭刚刚那人不用手接,就知道他必然是对千机门知根知底,起码是了解张佳乐喜欢在暗器上洒毒药,那么这到底是谁泄露的?


如果是陆郝,那他这么短时间内就能交代出这么多么?他也不是没个算计,总该和对方谈到相应的筹码才会抛出适合的信息,那么也就是说陆郝很久就和这波人勾搭上了?又或者说除了陆郝,还有其他人……?


张佳乐不敢再细想下去,敛了心神,开始追刚刚趁乱逃脱的人,尽管苏沐秋给他的任务只有诛杀陆郝,可是那指的是在他和别人未接头之前,杀了陆郝就能铲除后患,可是从如今形势看来,对方的信息源大概还有隐瞒,若是能抓到与陆郝接头的人,也许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边疆,军营。


前段时间出来各种挑衅的鞑靼好似蒸发一般消失匿迹,可越是如此,孙哲平越发不敢大意,这天终于有探子来报,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鞑靼在庆州出现,短暂又久违的喜悦之后,孙哲平很快冷静下来,鞑靼消失许久,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此时突然出现又会有怎么的准备。


孙哲平不敢大意,他身后站着的是百万雄师,是千万生命,岂可儿戏?又怎能随意?庆州或许没有想象中的弱,必然会是重兵把手,只是他们大概料不到,自己的特长。


思量半宿,孙哲平决定派遣先锋攻击庆州,而这个重任却是落在了一向与他传言不和的唐昊身上,而让他带出去的兵力只有五万人,想到足有二十万人的鞑靼,更加有人说,这是孙哲平故意派唐昊去送死,而得知消息的唐昊,却在一瞬间明白了孙哲平的意思。


 


彼时天降大雪,万物皆被白雪覆盖,天地一片苍茫,山川大地似乎已没有了界限,大军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向着未知的前方挺进,唐昊在出征之前特意去拜见了一下孙哲平,无人知道两人在帐篷中聊了什么,只见唐昊神情敬佩地走了出来,却对两人的对话绝口不提。


出征这日,唐昊望了一眼出来为他送行的孙哲平,两人对视,交换着只有对方才懂的眼神,之后翻身,上马,奔向他光明的前途。


这只军队就在白茫茫的风雪中开始行军,严寒之下,万物都藏匿了生机,一片寂静中,唯有急促的马蹄声,疾驰而来,飘然而去。而马蹄印很快就被大雪覆盖,仿佛从来没有人经过。


 


孙哲平了解唐昊的性格,也知道其作战风格,让他做先锋再合适不过,或许续航能力未必持久,打消耗战是必败无疑,可是论突击奔袭可是最擅长不过,以速度震慑敌胆,趁着敌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能击溃他们。


说来孙哲平和他惺惺相惜也不仅仅是欣赏他的为人性格,两人的作战方法也有不尽相同的地方,庆州一役,唐昊充分发挥了自己这一特点,连夜奔袭,不作任何停顿,赶到庆州时,敌人毫无准备,被唐昊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全歼敌军,占据庆州,并抓获了大量俘虏,然而唐昊并没有因此得意,因为下一步才是最重要的。


 


 


凉州,荒郊。


张佳乐一路循着做好的标记追来,终于在一片野草里停了下来,印记就消失在这里。按理说不会走错,也不会被发现才对,不过现在来看,一切都说不好,拨开草丛,瞧见不远处有一座破庙,灯光微弱,犹如引诱飞蛾的火。


还未接近破庙,一阵异香扑鼻而来,张佳乐忽然有股莫名的危机感,心底发凉,迅速地掩住口鼻,倒退三步,即便如此还是有淡淡眩晕的感觉。有毒!


 


“张堂主,没料到你看起来嘻嘻哈哈的,居然也这么细心。”


提着一盏油灯,有人慢慢走来,带着银色的面具,被灯光照得越发骇人,张佳乐瞟着他的身形,立刻明白这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想必这里的埋伏也不过他一个人,这样想着,稍微心安了一些。


张佳乐叹气:“人在江湖混口饭吃,没点手段,早就被啃得渣都不剩了。”说着向前又走了一步,“其实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的。”


银面具嘴角勾了勾:“如你所说,没点手段,早就被啃得渣都不剩了。张堂主除了人尽皆知的擅暗器之外,还有擅在别人身上留下特有的暗香,以便追杀。”


 


“哎呀,”张佳乐装作惋惜地扶额,“连我压箱底的手段都被你看穿了,那我岂不是应该羞愧而死啊。”


银面具虽然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清楚地写着:去吧去吧,这样我就不用动手了。凉风习习,却吹不散肃杀的气氛。


张佳乐突然冷了脸,“既然阁下对我千机阁了解详细,那么想必也知道我阁传统吧。不动则已,一动惊人。犯我千机阁者,虽远必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附近大概只有阁下一人吧。”


 


银面具心下一惊,张佳乐所说的不错,只是他并非随意逃窜,而是故意将张佳乐引到此处,不过为什么现在的场景反而让张佳乐占了上风,他也很是费解。


张佳乐看着对面的人摇摆不定,微微一笑:“阁下是否在等着你的下属来救你呢?”银面具瞳孔一张,“哎呀,难道没人告诉过您,我阁中人很少是单独出任务的么?用我们阁主的一句话,就是靠人多欺负人少,打得过就往死里打,打不过就往死里跑。”


话音刚落,一排身着黑衣红纹的人出现在张佳乐身后,邹远向前走了一步,对张佳乐恭敬地低了低头:“报告堂主,一共三十二人,全部解决。”


 


本来就惊疑不定的银面具一看形势不对,转身就想跑,上次被他逃脱,一面是有意,另一面是事出突然,这次又岂能让他如意,张佳乐手腕一转,数枚暗器密密麻麻飞出,尖部在月色下闪着流连的银光。


“呼,”张佳乐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解决了,走吧小远。”“是。”或许是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地,张佳乐的脚步都轻快许多,整个人神清气爽,看不出半个月前的消沉模样。邹远跟在后面走,越发佩服苏沐秋的手段,堂主果然是在屋里闷久了,出来吹吹风就没事了。


只是那些深埋于心底的苦闷当真这么轻易就烟消云散么?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话不多说,明天还会有一章更新的!


 


 


 


 


 













评论

热度(93)

  1. 天地玄黄≯Anna绛琪晴琪 风月—双花 转载了此文字
    隐藏至今的千机门正式登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