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伞】南山忆

嗷嗷!各位好久不见啊!有没有很想我?(并没有好么! 咳 失踪了这么久我的良心也受到了谴责 这次又挖了一个坑 复健的作品大家不要嫌弃啊QAQ


#无差无差无差

#OOC!OOC!OOC!

#渣文笔!

#私设成山!

#仙侠?!paro

#幼齿叶神出没注意!!!!!!算是养成系列??



——————————


晚风习习,扁舟入画,湖面荡起波纹,小船上一人遗世独立,江畔渔歌唱晚,燃起点点星火,凡人归家,过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单调也温情。

叶修站在船尾,看着深不见底的湖水不知在想些什么,半饷回头望向船前进的方向。小舟停泊在竹林边,刚下船就感受到丝丝凉意,竹林茂密加上夕阳西下,更显绿意葱葱。沿着蜿蜒小路前行,走至尽头,八角亭中已经有人静坐,下摆带着湿意,似等了很久。

 

“你还是来了啊。”

那人并未回头,只是抬手为叶修倒了一杯温茶,茶叶旋转着沉入杯底,叶修没有接话,从容地坐到了对面。两人都不说话,一个倒茶,一个喝茶,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远处僧侣诵咏大悲咒的声音。

 

终究还是对面的人憋不住了,“老叶你倒是说话啊!不是你有事求我么!”黄少天一脸郁闷,说好的装装世外高人呢!

“我就是想看看你能多久不说话,”叶修还是不紧不慢地态度,“你家文州知道你冒充他么?还冒充的不像。”

“滚滚滚滚滚,我什么时候冒充他了,就是他让我在这里等你的。”端起茶水就往嘴里送,刚刚的确把他憋的够呛,也不知道喻文州每次是怎么保持的。

“那我现在人也来了,你是不是该带我去了?”叶修没有理会黄少天的碎碎念。

“不急,”黄少天反而淡定下来,“时间还没到,话说你急着找那东西要用来干嘛?”

叶修目光飘向远处,眸色清徐,“救一个人。”

“噗,你不害人就不错了,救什么人啊?”黄少天笑。

“一位故人。”叶修也不恼,“一位多年不见,欠我东西的人。”

黄少天纳闷:“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让你惦念了这么久啊?再说那人能从你手里得到什么也是够厉害的!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有机会我必定要认识他一下。”

“会有机会的。”叶修笑得耐人寻味,让人琢磨不透。

 

 

多年前,嘉世山门外,一个衣服破烂,却看得出料子上等的小孩凭借一己之力爬到了山顶,小脸脏兮兮地,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在看到“嘉世”两字的瞬间泄了劲,昏倒在石柱旁。

醒来时,睁眼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一眼就千年的人,薄雾中依稀看见了乌云散开之后的清泠月光。墨般的发柔软地划过他的脸颊,如玉的面庞干净柔和,他看着他笑,眼前的薄雾消失不见,在他眼底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一瞬间所有的思绪被抽离,看着他远山般的眉,柔水般的眼,看着他一手扶上自己的额头,冲他温煦地笑。

“你醒了?还难受么?”声音似冬日里的暖阳,挥散了一切冰冷。

叶修却反应过来,立刻坐起来,缩到床脚,警惕地看向他。感受到他明显的疏离防备之意,苏沐秋也不再靠近,“我叫苏沐秋,是嘉世门的首席大弟子,出门时看你晕倒在我门前,故而将你带回来。”

叶修依旧不说话,抿着嘴,但是眼神放松了许多,这个人的笑容看不出任何伪装,身上也嗅不到半点危险的信息,可是这些日子的磨练,早让他养成保护自己的习惯,毕竟他早就不是那个权倾天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皇子。

 

担心他醒来会饿,苏沐秋还端来了口味清淡的小粥,可是叶修仍旧窝在角落里,苏沐秋无奈,“我要是想害你,又何必救你。我知道你的身份,你现在还有点发烧,什么事等身体好了再说。”

叶修一愣,下意识地摸上腰侧,果然那里空空荡荡,苏沐秋突然开口:“你要找的可是这个?”一手拿着饭碗,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碧玉,递到他面前,上面刻着的“叶”字大气宛然。

“你快还给我!”一见到玉佩,叶修眼睛一亮,顾不得身体酸痛,爬起来就要抢,谁知苏沐秋一转手,又放回怀里。

“你!”叶修气的说不出话来。

苏沐秋把碗递到他嘴边:“乖乖听话,吃了我就给你。”

被人威胁,叶修无法,气鼓鼓地吞了下去,或许是真的饿了,又让苏沐秋盛了几碗,接着苏沐秋又为他端来了一碗药,黑乎乎地看着就恶心。

他天生怕苦,曾经在宫里,多少个宫人劝他哄他,才肯吃,可是如今……叶修闭了闭眼,不再想其他,端着碗一饮而尽,接着一颗蜜饯被塞到了嘴里,冲淡了苦涩的味道。

 

“现在我饭也吃了,药也喝了,可以把东西给我了吧。”由于苏沐秋的胁迫,导致叶修刚醒来时对他的好感烟消云散。

苏沐秋摇了摇头:“你的身份敏感,加上你突然上山,免不了受人怀疑,在你有能力之前,这东西我都替你保管着。”

“你耍赖!你不要脸!你出尔反尔!你你你你是大坏蛋!!”彼时年纪尚小的叶修除了孩子式的胡闹之外,什么都不懂,或者也可以说,那之后他嘲讽的性格多半受了苏沐秋的影响。

 

 

天色渐晚,竹林深处更显静谧和无言的神秘,几只萤火虫在叶修和黄少天周围飞来飞去,有点邀请的意味,黄少天冲着叶修点了点,率先跟在萤火虫的后面。还没走几步,就觉得方才还平静的夜空,诡异的风声呼啸。

月色本是清亮,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在路上的投影和几丈外的树木,可是没等他们走几步,夜空好似突然被乌云笼罩,蓦地沉了下来,眼前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萤火虫也没了踪影。黄少天下意识地握紧了冰雨,不但看不见任何事物,还听不见任何声音,这种无助感前所未有。

叶修皱了皱眉,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鬼拍阵?哪怕是在他功力鼎盛时期,解开都需要一定的难度,更何况他现在的情况,不过,叶修瞟了一眼在他前面像抓瞎一样的黄少天有了计较,喻文州既然让黄少天来助他一臂之力,那怎么有不利用的道理。

“大黄大黄,听得见我说话不?”叶修友好(?!)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妈叽!你才大黄!你全家都大黄!”黄少天本身心情就不顺,被叶修一嘲讽更是一股无名火起,回身就是一剑,叶修后退半步,刚好避过,撇了撇嘴,这孩子真是好被操控,都怪平时喻文州把他宠坏了。

 

“咱们现在是被困在阵法里了,所以你现在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不过如果要出去,你就得听我的。”语气欠揍,看不出被困的一点烦躁。

刚刚也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的黄少天冷静下来,暗自念了一遍清心咒,再怎么说他也是剑圣黄少天,被称为妖刀的男人,恢复清明还是没有问题的。

“反正老叶我这次真是被你害惨了,这还只是刚入门呢,接下来还得了!出去一定记得补偿我啊!不用太多,一坛竹叶青就行。”

“一坛!我靠,你抢啊。我现在身无分文,你也好意思趁火打劫。”叶修一边和他斗嘴,一边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观察着地形走向。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直起身,要想破阵,还得找到阵眼加以破坏才是,“西行五步,南行七步,再向西走三步半,现在面朝北,诶诶,稍微左转,挽个剑花,对对对,就是你最擅长的那种,然后朝着东使出全力劈下去,划出一道亮光,亮光看到没?使劲刺上去!”

一开始黄少天还认真地按照他说的去做,后来就开始怀疑这家伙是在耍他,不过他的确对阵法这东西毫无研究,要是他家文州还可以试一下,所以只能听从叶修的差遣,在划下去瞬间,天幕就好像被利剑割开出一道缝,透出些许光亮来,他举起剑,蓄起全力将剑刺了过去。

砰!

骤然一声巨响,一切黑暗都消失了,只见冰雨正好插在一座石壁上,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走出了竹林,黄少天回头看着一脸悠闲的叶修,心情很是复杂。

 

 

“阵法这么无聊的东西我不想学,还不如兵法有意思呢!”

叶修随手翻了翻苏沐秋为他找来的书,很是不开心,如今他作为嘉世的入室弟子已有两年,苏沐秋是他的师兄,他们的师父吴雪峰半年前闭关,教导师弟师妹的任务就交到了大师兄身上。

嘉世弟子人数众多,说是指导,其实都是自己看书自学,不懂的再去请教。苏沐秋脾气好,人也帅,精通各种法术,年纪不大已修得半仙之体,假以时日必能修得仙骨,这种人自然招人喜欢,吴雪峰门下那么多人,而少有的可以直接接受苏沐秋指导的,不过那几个。

叶修自然是其中之一,从他刚来那天起,苏沐秋就派来全权负责他的生活习作,打打闹闹两年下来,关系竟然也算是融洽。叶修也从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年,长成如今门中进步最快的青年。

 

苏沐秋安慰性地拍了拍叶修的头,“技多不压身,多学一些,以后会派上用场的。”然后就不留情地扔过去一本类似入门的阵法讲解给他,“你先把这本看了,两个时辰后我来检查。”

叶修无奈地接过,敷衍地朝苏沐秋挥了挥手。而苏沐秋临走之前还不忘在门口给叶修布一个简易地阵法防止叶修跑出去。

房间内读书声朗朗,窗外蝉鸣阵阵。阳光斑驳,空中似有妖精低语地交谈,叶修内心吐槽着山上奇异的环境,不知道那群老家伙是怎么办到的。他口中的老家伙就是包括他师父吴雪峰在内的,陶轩和其他几个长老。

前嘉世门门主在几百年前的那场浩劫中陨落,从那之后门主之位就空悬未落,具体的原因苏沐秋没有和他说过,故而他也无从得知,只是明里暗里的,也有不少人觊觎这个位置总是不会错的。

 

都说仙门清净,可是哪有这么容易,只要有一天没飞升就还是凡人之胎,若为凡人又怎么会没有欲望?就算是一线仙人也不过是法术高一些的道士罢了。想到这里叶修又觉得修炼法术没什么意思,倒不如做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人。

看了几本苏沐秋为他找来的话本之后,他早对那种更真实的生活有了一种别样地向往,没事就缠着苏沐秋带他下山看看,有时被他吵的不耐烦,苏沐秋也会带他出几个小任务,两人还喜欢比比谁捉的妖多。

纵然苏沐秋虚长叶修几岁,加上自小在门中长大,法术的修行比叶修高得多,但是耐不住叶修无时无刻不冒出来的小聪明,几番下来,也不见叶修比苏沐秋差多少。

 

且说苏沐秋这厢出了叶修的屋,朝后山走去,前几日叶修同他说过想吃桑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依稀记得后山有几株桑葚树差不多成熟了,要是没熟也没关系,反正吃进嘴里的也不是他。

小时候的记忆最是不靠谱,苏沐秋寻寻觅觅中都快要放弃了,接着感到脚下似踩到什么,结果低头一看,正是他心心念念的桑葚,抬头一望,桑葚在阳光沐浴下已经紫了一大簇,闪烁着迷人的流光。

苏沐秋一个飞身上书,撑开早就准备好的口袋,打算好好摘它个一番,只听见远处传来一声短促的惨叫,声音不大,可是听在苏沐秋耳朵里如同平地起惊雷,心脏漏了一拍,身体僵硬的动都动不了,冷汗唰地冒了出来,他太熟悉那声音的主人——叶修。

 

 

 

TBC

——————————


是的,其实我就是想起了V大的歌,至于为什么前后画风如此的不对我也不知道为啥(揍

突然想知道叶神小时候什么样,我总是恶意地期望他是一只熊孩子啊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评论(1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