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拾壹

困死了……………………

晴琪:

各位(也不知道你们那边什么时候)好,520快乐!这么久没更新因为最近在忙留学的事情,是的,我现在是一名时差狗了…………
































前情回顾
























         肆            捌     
























——————————








 








去还是不去?








对于孙哲平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是这般似被人算计也让他并不好受罢了。前脚刚在大厅里领完旨,后脚就收到了一封邀请函。字体文雅飘逸,言辞恳切风度,落款是三个他意想不到的字。肖时钦。








或许是猜测若是地址选在肖府,孙哲平定然是不会欣然赴约的,于是就选了相对折中醉仙楼,楼上视野开阔,也是百年老店,无论是谁都无法做什么手脚。








醉仙楼的生意自然是不必说,辰时刚刚开业,便有学子或书生乃至金贵的王侯公子三三两两走进楼中,有的捧卷吟诗有的喝茶闲聊,粉饰这歌舞升平的盛世。








二楼雅阁处有悠悠丝竹清音绕梁,清新雅致,让孙哲平产生那么一种错觉,他还在千机楼中,只是不到半刻,他就明白,这里是京都,而那位邀请他的主人,已经坐在对面的桌上,冲他颔首。








 








虽是寻常的轻薄儒衫,穿在这位身居高位的宰相身上却有着别样的贵气,掌握大权多时,那是一种身为上位者的气概,或许很多人以为这位宰相大人至少年过半百,可他实际上不过正值弱冠,周身也无官场之人的浮躁之气,全然是淡然静谧。








这般沉稳的气度让孙哲平再挑剔,也看不出任何不妥,何况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肖时钦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孙哲平先坐下且斟茶,温壶,注茶,刮沫,注汤,点茶,闻香,品饮。








行云流水,恍若仙人。








当然孙哲平心下思付的却是这套动作也该让自家乐乐看看才好,咱们暂且按下不表,茶过三巡,肖时钦挥手叫小二撤下了一套茶具,孙哲平虽面上不显,指尖还是微微卷曲。








暴风雨前的宁静,压抑得令人发慌。








 








 








千机楼。








“明月几时有,对影成三人。”张佳乐高坐在窗边的栏杆之上,背脊后仰,无骨般斜靠,同时支起单腿,抱膝的手勾着一坛微晃的酒壶,红衣墨发无风自舞,窗外繁星点点,唯独不见








一弯明月。








躲在暗处的邹远实在看不下去,劈手夺过张佳乐手中的酒坛:“阁主,您醉了。”张佳乐似笑非笑:“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快还给我。”








邹远抿着嘴不发一言地将一地酒坛收拾干净,张佳乐笑嘻嘻地跳了下来勾住邹远的脖子:“来,小远陪我喝一杯。”邹远只好放下东西,转为扶着他。








张佳乐忽然肩膀一抖,低着头干呕两声,把酒吐的一干二净,邹远抱着自家主子有点哭笑不得,明明不胜酒力,却偏偏还要喝得烂醉如泥。








怀中的人推开了他,摇晃几下之后站得笔直,吐过后的神色变得清醒了一些,醉眸微抬,眉头轻皱。








 








“你在这里干什么?”不耐烦的语气。








邹远愣了愣,过了一会儿,“孙哲平,你是来陪我喝酒的么?”








原来还没有醒,“可是你不是去保家卫国了么?怎么这么闲啊?”








“阁主,你醉……”邹远又想上去扶着他。








张佳乐扶额,再次推开他,“不要动,听我说。”








一时被他的气势镇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听之任之的站在一边,然而张佳乐却没有继续下去,只是沉默的站着,漆黑的眼直直的望着他,褪去白天睥睨天下的张扬,竟然让邹远觉得他有点脆弱。








就在邹远以为会继续这样下去的时候,张佳乐深深闭了眼,声音一沉,近乎呢喃道:“你说你是不是傻,哪有人走得连告别都不说的,你说你啊,为什么要喜欢我呢,都是男人不说,我还什么都不会,不像老苏一样会做饭,不像小周一样会唱歌,我连下棋都不如半个喻文州,何况煮药照顾病人更是对王杰希望尘莫及,所以你啊,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点点星光晕开,渐入沉寂。








 








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让人心疼过,他一直都应该是不怕输的模样,被嘲讽为千年老二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的生生气,转瞬又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专注于他笔下的繁花,仿佛一切浮华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张佳乐站累了,颓唐的坐到了地上,蜷起长腿,将脸埋在手间,声音是过尽千帆的疲倦,“今天有人来请我去为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画一幅花好月圆,我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明明应该祝福人家啊,可是我想到自己可能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就会难过。”








“我是千机阁的人,我的生死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掌控,本来不该和凡尘扯上关系的,而且我也没觉得一个人有什么不好,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能吃的苦都吃过,也从鬼门关闯过几次了。可是,孙哲平,你为什么要让我觉得,有一个人可以依靠也是好的呢?为什么让我觉得……其实和你在一起也很好呢?”








 








墨黑的天幕看不见一点月辉,星辰散发着昏暗的光晕。








 








 








京都,王爷府。








战事紧急,多余的准备也来不及做,一人一骑一包裹,一夏立在旁边,孙哲平坐在马上,望了一眼南方的某个方向,之后策马,不再回头,哪里有个人在等着他,等着他凯旋,那是他毕生的所爱。








前几天肖时钦和他的谈话,不能说让彼此立刻放下成见,化干戈为玉帛,但是心底里还是暗暗佩服着这位年少有成的宰相,能做到这种位置上的人,又怎么可能是酒囊饭袋。








 








除此之外,肖时钦还和他提及了另一件事,或者说是另一个人,唐家,唐昊。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至于这次为什么这么短……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