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拾

更新更新!

晴琪:

各位晚上好,我看了一下发现大家都支持番外放肉,那好,我就写叶皇后和先帝的往事【没错 就这么任性!






前情回顾




         肆            捌   




——————————


上书房


“皇上上朝辛苦了,今日我们讲赵匡胤黄袍加身的历史。”肖时钦深知孙翔和先帝不同,天生不喜文墨,故而讲得大多数通俗易懂的故事,孙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实在搞不明白做皇帝和了解历史有什么联系。


好不容易送走了肖师傅,刚及二十岁的少年皇帝正想好好休息一番,就察觉到窗外有什么动静。


 


“?!”


 


纵然知道皇宫重地不可能有闲杂人等,可是凭借他与生俱来对于未知危险的感知力,还是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再说了他这个家伙看热闹不嫌事大,巴不得出点儿状况,好让他大显身手,于是在发现对方的下一瞬间,跳窗而出,没有半分身为一国之主该有的稳重。


落地的刹那还是让他呲了呲牙,若是被肖丞相得知,又必定会挨一顿臭骂,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翻找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物。


 


“是谁?出来!”


 


所谓输人不输阵,孙翔一撩长袍的下摆,打算以气势压倒来人,并未料到的洪亮声音,从斜后方传来。


 


“是你爷爷。”孙哲平没有好气地抱着重剑,靠在柳树下面,加上一身利落的短衫,有那么一点儿江湖侠士的风范。


孙翔一见到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隐隐的失望:“什么爷爷,你是我叔叔。”


孙哲平懒得在这种问题上较真,干脆地拔出剑,剑尖指地,行了一个剑礼,“拔出你的剑,让我看看你什么水平。”


 


一听是考校武功,孙翔来劲了,与刚刚上课时的无精打采判若两人,想必文邹邹地之乎者也,这种男人之间的比拼显然更能激发他的兴致,立刻差人取来他的横刀。


好巧不巧,孙翔练的也是重剑,早就听闻自己的这位皇叔功夫了得,可惜总是无缘一见,即便他是他侄子,也难得让他会亲自指点自己一二。


 


说话间,两人已经过了数招,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是试探阶段,谁都不过使出了三分力,留了七分,孙翔知道自己从经验上来讲是万万比不得孙哲平这种上过战场之人的人,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出其不意,才能攻其无备。


机会稍纵即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应对,忽然,孙哲平左手一扭,露出一个破绽,孙翔眼前一亮,插了进去,企图压制住孙哲平,谁知这竟然只是他的一个陷阱,反手一推,借力打力,将剑压了回来。


 


眼看间就要划到自己,孙翔慌忙剑锋一转,期间他并没有发现孙哲平微乎其微地皱了一下眉,好似在忍耐什么伤痛一般,招式见老,孙哲平也没看出有多着急,左脚一个撤步,瞬间就收了力,孙翔没料到他这一手,随着惯性冲了出去,下个瞬间就是脸要贴着地,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电光火石间,右手的剑不知被什么顶了一下,正好垂直地撑在了地面上,让他脱离脸着地的悲剧,还没反应过来的孙直接坐在地上大喘气,他又不是真傻,当然知道最后的危急关头是谁救了他,可是他还是不爽,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就这样随随便便被人打败了,哪怕打败他的人是号称第一狂剑的孙哲平,他的亲叔叔,还是不爽。


 


孙翔不知道,让他更不爽的还在后面,孙哲平也没有架子的随他坐到了地上,用衣角擦拭着手中的葬花,仿佛对着的是朝夕相处的恋人。


一盏茶的功夫后,孙哲平再次开口:“你的速度反应都很不错,按这个年纪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孙翔还没来得及得意,下一话就犹如冷水般泼了下来,浇得他透心凉,“就是花架子太多了,战场上谁会给你时间去耍帅摆造型啊,而且你对重剑的理解还不够透彻,完全做不到剑随心动,劝你啊,还是换个武器,别丢人现眼了。”


 


说完,不待孙翔反应,孙哲平就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了,他皇兄虽让他好好照顾他的好侄子,又没说不能这样“照顾”,身后的孙翔怔愣了半响,才消化过来,怒意上涌,气血攻心,靠靠靠,不就是变着法的骂我蠢么?!


回到寝宫的孙翔是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更不用说批改奏折了,他不把那些密密麻麻的字撕了就好了,可是气归气,沉下心来冷静思考了一下,就觉得孙哲平说的不无道理。


他练了重剑这么多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得劲,他天生就不是什么拥有怪力的人,有时候拿剑还会吃力,从前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修炼到家的缘故,今天这番话却让他想到了另一种的可能性,或许他真的不适合用重剑?!


思考了许久的孙翔找来了贴身的内侍,“你带着兵库的钥匙随我走一趟。”


 


 


王爷府


回到府邸的孙哲平立刻让一夏秘密帮他准备药酒,对外称处理政务,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踏入他的房间,包括一夏。


解开衣衫,丝丝血迹从左臂的绷带里渗了出来,孙哲平咬牙,不吭一声的为自己换绷带上药酒,虽说看起来他赢孙翔赢得很轻松,可是实际上也是拼了命的一搏,本以为手伤不会有什么大碍,到底是他高估了自己。


不过万幸的是小皇帝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伤,将伤口处理好之后,孙哲平把衣服原封不动地穿了回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府里有眼线,只是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玩战术的心都脏,他还不想打草惊蛇。


 


如今先帝刚刚驾崩,朝堂一切形势尚不明确,想要浑水摸鱼的绝对不在少数,在没有看出自己真正盟友之前,他怎么能轻举妄动,看来他的好哥哥真是派给了一件好差事,视线偏转,一幅画落入眼帘,憨态可掬的小猫,捕捉着花间的蝴蝶,不知是蝶戏猫还是猫戏蝶。


那是他与那人的初遇,当初被那人拆穿那是一幅假画,就此不了了之,后来他又差人找来正品,本来想赠与他的长兄,不知为何又被他鬼使神差地扣下,就挂在他的卧室中,每天起床一抬眼就能看见。


如同看见那人一般。


 


他曾许下诺言,定会回去找他,如今身不由己,向来洒脱如他,竟也不知归期为何时,彼时风轻云淡,只道寻常,分分合合,聚少离多,这才是人间常态,有多天真,就有多愚蠢。


曾经嘲笑过古人多矫情,深陷其中之后才明白所谓的风月,不只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寥寥数语。


 


 


江南,千机楼。


同一时间,刚刚为城东的何员外画完一幅群芳毕至图的张佳乐,一边舒展着筋骨,一边在屋里四处溜达,活动着有些坐麻的腿,无意间的一撇,就看见被他高高挂起的《繁花血景》。


自从那日一夏送回来之后,就一直被他挂在北墙上,不曾多关注过一眼,来装作并没有思念过某人一样。


今日乍一看,才发现有什么不太对,下意识地朝着那边走过去,才发现真的不是自己眼花,繁花血景的血景部分不知为何褪了色,浅得就像——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或许是当初他和孙哲平使用的技法不一样,也或许就是孙哲平压根不会画画,大片大片的血红如同干涸的血迹,不再鲜活。


张佳乐呆立在画前,脑中一瞬的空白,繁花犹在,血景无存。


 


 


京都,雷霆。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孙翔虽非绝顶聪明之人,也绝对不蠢,首先要做的就是提拔自己人,不用说,必然是恩师兼辅政大臣肖时钦,肖丞相大权在握自然也会提拔自己的亲信,方学才,其余的墙头草们更不用说,纷纷投靠,除了一人,孙哲平。


先不说孙哲平本身就厌恶这见不得人的官场,也对结党营私深恶痛绝,按理来讲,照他平时习惯,装看不见就完了,可是他不会忘记他兄长的临终遗言,能帮必须帮,找个时间就上奏皇上,肖时钦等人拉帮结派。


实话讲,肖时钦是个好官,不贪财,干实事,心系黎民百姓,国家社稷,在他的管理下,荣耀王朝兴旺发达,蒸蒸日上,人缘也好,基本上没有明面上的敌人。可是孙哲平不觉得,有了陶轩的前车之鉴,好人也会变成坏人的,尤其是在权利的熏陶下。


 


肖时钦看起来挺软的一个书生,实际上也是个堂堂男子汉,怎能随便任你污蔑,本心坦荡,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立即也上书,表明自己并无不臣之心。


想对孙哲平这种天生下来就是金饭碗的皇室,肖先生一个平民书生自然是要考科举的,写出的文章比之孙王爷的不羁,更是润物细无声,从旁侧击皇上孙哲平空穴来风,很可能是做贼心虚,贼喊捉贼,说白了就是他才是那个不怀好意之人。


孙翔开始头疼了,父皇留给他的两员大将,他还指望他们携手并肩,共创盛世辉煌,可没想到两人自己就掐起来,不管偏颇哪个都不合适。


 


两人斗争的背后从某个角度讲也是文官和武将之争,先帝在时抑文贬武,之后的一封罪己书又将武官推到了顶峰,肖时钦上台必然要为文官找到一席之地。


再怎么说孙翔也是皇室后裔,两边各打五十大板的事也是会的,都留中不发,不给回复,老奸巨猾的肖时钦明白了学生的做法,自然也不发一言,继续埋头做事。孙哲平也不蠢,撇撇嘴继续做着复健。


这件事看似就这么虎头蛇尾的过去了,实际上,一切才刚刚开始。


 


八百里快报,总兵徐波院带兵在边界巡视时遭遇鞑靼埋伏,全军覆灭。


消息传来,朝野上下举国震惊,作为荣耀一国高级将领,被鞑靼干掉,可以说是一种严重的挑衅。


自启正二十三年以来,被斗神“叶秋”打怕的鞑靼在边疆一直安分守己,只是自启正二十五年“叶秋”被陶轩告发之后开始蠢蠢欲动。


那时陶轩正忙着自己叛乱的大业,更不用说分神监督他们了,于是又开始时不时的小规模骚乱,陶轩不愿兵力损失在这上面,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烧杀抢掠走了之后再派兵,慢悠悠地收拾几个没来得及跑的,谎报军功。


如今边疆再无大将,鞑靼自然狗改不了吃屎的出来干老本行。朝廷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大臣们各个摩拳擦掌,打算收拾这帮无事生非的家伙。


 


战争势在必行,派谁出征也提上了日程,这时,众人才发现,会打仗,还不忙的,最合适的人,是琅王爷:孙哲平。


次日首辅方学才,丞相肖时钦联名上奏,恳请圣上准摄政王戊边。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当一个高潮结束,接下来是什么?没错,就是另一个高潮【……


 别问我大孙什么时候回去,因为我也不知道【揍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