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喻黄】听说下雨天和搞基更配哦

题目和文无关!题目和文无关!题目和文无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无差无差无差

#OOC!OOC!OOC!

#渣文笔!

#私设成山!


 @Gar菲在加肥 答应我,看到最后别揍我。

——————————


缠绵的雨,让人心烦意乱,喻文州坐在桌边,手指有意无意地敲击着桌面,貌似配合着雨点的节奏,嗒、嗒、嗒、嗒。

纵然突如其来的雨让他猝不及防,可只要他向这家店借把伞,然后如平常般走出去,那么之后一切都不会发生。他在这间咖啡厅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一小时之后还有个会,可是有什么东西牵制着他。

喻文州突然有这么一点儿庆幸,随身携带的一本《时间简史》很好的掩盖了他的尴尬,当然他的心思一点儿都不在上面的文字上。他故意将手腕上的表摘下来,又装作手机没电了的模样,时不时地抬头望着对面墙上的时钟,视线却停留在坐在稍下方咖啡桌边的那个人身上。

 

金发黑眸的少年看上去元气满满,盘腿坐在小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展演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肩头耸动,看起来和友人聊得很开心,莫名其妙的嫉妒。少年手速飞快地按着键,屏幕的蓝光打到脸上,眼睛亮亮的,像是缀满星辰的苍穹。

下意识地伸出右手去够桌上的玻璃杯,拿起来才发现里面的果汁早被自己喝得一干二净,愣了愣之后悻悻地放下,接着投入到新一轮的对话中。

 

默默注视着一切的喻文州挑了挑眉,按亮了手边的按钮,不远处的侍者看见指示灯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么?

 

 

察觉到背后动静,黄少天从PSP的画面中挣扎出来,扭头看着眉眼弯弯的喻文州,很是疑惑,自家恋人一向喜欢不动声色地装稳重。难得笑得出这么大的动静,手肘往后戳了戳:“文州文州,你在想什么啊?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是买到好股了么?赚了多少?“

喻文州偏头啄了一下黄少天的嘴角,示意他安静:“我在想少天。”

“我有什么好想的?就在你怀里呢!”在一起时间久了,对于爱人间亲密的对话早就见怪不怪了。

喻文州的手指把玩着凑到胸口上毛茸茸的金毛,慢条斯理:“我在想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黄少天也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坐直了身子,喻文州有点不满手中的玩具逃出,再次伸手揽住他的腰。

“你说第一次啊,我也记得!”

 

 

“诶,我没叫续杯啊,是不是你们搞错了!”黄少天诧异地看着新端上来的果汁,拉住了侍者,侍者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位奇怪客人,黄少天顺着他的视线,正好看见向他举杯的喻文州,笑得优雅自如。

他刚刚还在和张佳乐抱怨,人生难得一知己,张佳乐嘲笑他是春天到了,想发情,还祝他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桃花,真是借他吉言,怎么在别人身上这么灵,自己身上就是幸运E。

几个念头在脑海里飞速地闪过,最后还是决定亲自走过去谢谢人家,毕竟他是新世纪的好少年,老祖宗的名言还是记得的:滴水之恩应当涌泉想报,以及天下没有免费的饮料,啊,不,午餐。

 

 

想罢,黄少天翻了个身,整个趴到了喻文州身上,双手交叠垫在下巴之下,和他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文州啊,当时你是怎么想的?用那种奇怪的方法和我搭讪?”

喻文州拍拍他的头,像是抚摸着大型金毛犬,“奇怪么?不过可以达到目的就是好方法。”

“那你当时对我的看法又是什么?”黄少天见喻文州游刃有余地模样,有些不爽,凭什么初次见面他就是最紧张的那个!明明他才是想和他搭讪的人!

“真想知道?”

“嗯嗯!”

 

“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喻文州的目光暗了暗,声音有点发哑,手掌覆在黄少天的腰上,嘴唇贴近了他的耳廓,热气喷在细腻的皮肤上,漾起一片通红,“当然是想干你,想不顾一切在大庭广众下干你,干得你说不了话,干得你哭着求饶。”

“靠靠靠!喻文州你太黄暴了!”不是没听过恋人说下流的话,可是这么大的尺度还真是头一次,脸烫得都能将鸡蛋蒸熟了好么?!想也没想就要推开他,下一秒就被扣住腰拉了回来,没有防备地跌在柔软的床铺上。


下面点我




评论 ( 33 )
热度 ( 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