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玖

找啊找彩蛋!
看!我真的日更了!

晴琪:

各位晚上好,没错,又是深夜福利,说今天有一更就有一更,我是不是特守信用!至于明天有没有……你猜啊~【揍




前情回顾


         肆            捌


——————————




在边疆苦等了数天的陶轩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尤其是手下向他报告孙哲平的动向时,更加的悔恨惊慌,这次不再迟疑,迅速出兵,力求在孙哲平到达前攻下泉徵。


这一点也没有让孙哲平预料错,通过飞鸽传书,让楼冠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也大致了解了陶轩的兵力,虽然大部分曾经属于“叶秋”的一叶之秋已经被陶轩占有,只是还有一小部分仍旧忠于“叶秋”,不太肯听从陶轩指挥。


这部分军队的将领,名字叫邱非,亦是一位年少有为的年轻战士,并且有传言说他是“叶秋”的亲传弟子。


 


孙哲平虽然号称一向喜欢正面迎战,以血卖血,可是他更加懂得人命的重要,能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更大成功自然更好不过,他又不傻。


有人请示他,为何不让杨聪等人直接攻边疆,他的回复简单易懂,首先他们自身兵力就不够,敌强我弱,需要拖延到他们的到来,如今陶轩知道他们强盛,不敢轻举妄动。


加上陶轩经营边疆多年,贸然出击必定久攻不下,时间越久,祸患越大。而让杨聪等龟缩不动,也是示弱于陶轩,使其主力出击,然后找准时机,便可一举歼灭!


 


被耽搁了不少时间的陶轩终于兵临城下,此次为了达到突击效果,几乎倾巢而出,如孙哲平意料的那样,进攻泉徵,发动进攻,楼冠宁也不是吃素的,受过孙哲平教导的他从某个角度来讲继承了孙哲平不要命的打法,十分勇猛,趁着陶轩没有摸清他的底牌,竭尽全力,发动全军冲锋。


这的确又一次迷惑了陶轩,让他裹足不前,又一次错失了良机,纠缠了一天一夜之后,陶轩愤怒的发现自己又上当了,对方来来去去就这么些人,不能再等了,现在立刻马上就攻城,然而战场上从来都是瞬息万变的。


 


杨聪和田森趁着陶轩前脚刚走,后脚就占了边城,正在战场上督战的陶轩得知消息,气得差点吐血,急火攻心之下,他命令迅速回援。不理会一直强调无视后方,死攻泉徵的刘皓和陈夜晖两人。


同时接到边城被占消息的还有楼冠宁,舒了一口气之后,立刻下令前后夹击陶轩。不过很可惜,傻了那么多回的人终于聪明了一回,将军队分为两部,分别应战,且保持距离,防止敌军合流。


 


平心而论,这种部署很有效果,对方反复冲击之后,他们再次被分割包围,天时地利,陶轩都占了,唯独一样,人和!邱非终究还是选择相信恩师,反包围了陶轩,奈何他手下的人数也不够,眼看自身难保,千里迢迢赶来的孙哲平,终于出现了。


到此为止吧,陶轩,你为了自己的野心和欲望,杀死了太多无辜的人,陷害了无数本该功成名就的人,一切都该终结了!


 


 


所谓“行不义者,天亦厌之。”看似大局在握,带领强壮兵马的陶轩还是败了,输在人心上,贪欲谁都有,错就错在以此为借口,牺牲无数人的性命。


逃亡,拼命的逃,厉风在耳边呼呼刮过,如同刀片般割着脸。陶轩连休息一下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生怕停下就是死亡。事实上,他现在和死了也差不多,行尸走肉罢了。


孙哲平就在后方紧盯着,稍一疏忽就是真正的失败,叛乱的下场他再清楚不过,连诛九族的大罪。可是只要他还活着,就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下马,藏身。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要稍稍一转头,就能看见他,握着长袍里的袖珍弓弩,陶轩咬了咬牙。


 


 


 


江南,千机楼。


摒弃一切杂念的张佳乐在小楼绘画,偷懒了数日,也不敢再赖下去,专心描绘着窗外的圆月,水面波光粼粼,时而有一尾鲤鱼游过,漾开一众水痕,一圈圈向外扩散,永不停歇。


沾了些许水,调了调淡墨,正待下笔,笔尖微微用力,只差一点儿,这幅画就大功告成了,张佳乐越发认真,眼睛闪烁着独有的荧光。就在此时,画笔从中部裂开,向两头延展,墨,自顾自地掉下来,晕开一片宣纸。


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笔,从心底涌出一股难言的不安和焦虑,这笔,是孙哲平赠与他的白狼毫,他平时用惯的笔毛呲了,一时找不到顺手的,就从箱底里翻了出来。本想笑话孙哲平买的劣质产品,弧度却凝在嘴角,张也张不开。


 


 


边疆,秘林。


陶轩拼死朝着孙哲平胸口射出一箭,来不及回头看自己的杰作,就趁乱逃往深处。


黑夜中,孙哲平感觉到面前冷风袭来,伴着诡异地咻声,本能抬起了左手,正中左臂,马儿也是一时受惊,不停的撕叫。旁人大慌,赶来查看,孙哲平忍痛拔出,不顾伤口,担忧陶轩逃脱,指挥着众将士赶紧朝着箭来的方向追去,可是哪里还有陶轩的半个影子。


 


在林中深一脚浅一脚的陶轩,迟迟没有发现身后有人继续追来,自认躲过一劫,不禁舒了一口气,正打算坐下歇歇脚,就看见有人好像是闲逛一般,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月光照在那人脸上,放下去的心,瞬间提了上来,紧接着坠入无底的悬崖,陶轩瞳孔放大,表情变得狰狞。


“你……你怎么在这里?!”由于恐惧,嗓音变得尖利。


慵懒的声线,好像没有睡醒:“哟,老陶啊,好久不见。”


 


孙哲平无法,一方让各自以小组为单位,四处寻找,哪怕是一寸土,一棵树,也不放过。另一方,叫外围的将士,将这片林子整个围起来。还吩咐众人,找到后不要声张,务必活捉。根据陶轩的脚程,他跑不了多远,就在这小小的树林中,他不信他还能逃得出去


没多久,手下来报,捉到了!


 


 


走近一看,发现有一人被倒吊在树上,细风扶过,吹动枝叶,挠得陶轩眼泪直流,奈何双手也被捆住,动弹不得。周围的将士都忍着笑忍得很是辛苦,结果孙哲平自己先绷不住,笑了出来,连带着疲惫一天的战士们也哈哈大笑。


将陶轩放下来之后,好生押了回去,彼时风光的王爷,落魄成这样,也使人唏嘘不已。


“那是谁干的?”孙哲平询问最先发现的士兵,大家都摇头说找到他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摸了摸下巴,也是,如此不要脸又新奇的手段,除了那家伙,恐怕就没别的人了。


 


 


 


班师回朝的路上,孙哲平隐隐觉得手臂酸痛,起初他以为只是战斗和箭伤的缘故,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就不再在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发痒,红肿,还会流脓,总是无力,还失手摔了好几个玛瑙杯。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再去找御医治疗,却被告知这是中毒,由于中毒太深太久,无法根除,虽然不致命,但是左手几乎就是废了,孙哲平一向用双手使剑,和武功尽废所差无几。这导致他的意识消沉了一些,乐乐……我今后,左手就废了啊……


 


除去这件事让他很糟心之外,还有就是他皇兄的身体每况愈下,如果说他的手臂只要好好治疗,可能还有一天会恢复,那么圣上的龙体真的回天乏术了。


这次的庆功宴,纵然皇上拖着病体参加了,可是所有人都看得到他的勉强和虚弱,出席到一般就不得不回去,剩下的将士,也都没了吃喝的心情,阴霾笼罩在整个皇城里。


孙哲平抽时间去看望他,曾经豪气凌云、驰骋千里的人不复存在,眼前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面上一片安详怡静,就好似……已经死去一般。孙哲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的皇兄身体一向很好,还经常习武打猎,幼时有次切磋,他完全不是对手。


 


“皇兄的龙体……为何突然变成这样?”孙哲平终究还是那个敢说敢问的王爷。


床榻上那个人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从前浑身散发着的威严气息,化作浓重的死亡之气,在幽暗的房间内烟雾般弥散开来。


一个声音从脑海深处告诉他,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又抓不到任何的头绪,过往种种乱作一团麻,千奇百怪的疑问一个接一个冒出,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


 


 


从寝宫里出来,已是夕阳西下,余晖洒在地平线上,看不真切。


他的皇兄,真的大势已去了。


 


 


数日后,皇上召见孙哲平,肖时钦,林敬言等位高权重的大臣,以及皇太子,这是……托孤的预兆啊……


眼前是黑压压的人群,到处都是女人的悲哭声,孙哲平站在最后,沉默的望着望向最前面的那个人,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本以为不会有什么不同,可是经历在自己身上,才能体会到深切的痛。不管这个人曾经有多猜忌,做过多少错事,终究是他同父同母的胞兄,是从小看他到大的长辈,也是他在这世上唯一还在的最亲的亲人。


如今,他也要离他而去。


 


“琅季啊,”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皇上将孙哲平叫到跟前,“我走了之后,就发出罪己书,昭告天下,当年的确是我误会忠良,恢复‘斗神’的名号吧,他们家也可以复回荣耀了。犯下的错误,我自己来承担。”


孙哲平点头,称道记下,眼中是藏不住的悲伤,他再洒脱也是一个人,接着,皇上又指了指一个人:“那是翔儿,你的侄子,小时候你还抱过他,不过后来你回来的次数少了……”孙哲平这才看到一直跪着的少年,虽然脸色苍白,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可是眼中是让人安心的刚毅和顽强。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权势束缚,被身份左右,可是看在同为皇室的份上,帮他度过这次难关吧,这次之后天南海北随你闯!”目光有了一点儿渴求的意味,这是身为天子,最大的让步,也是一位父亲的恳求。


 


后来陆续被叫到床前的还有许多重臣,房间里压抑的氛围更盛,孙哲平忍不住,还是走了出来,他没有办法看着亲人在眼前咽气。


月色皎洁,耳畔回响着刚刚听到的话。


“孙翔是个好孩子,可是心性未成,容易被人误导,若是好好教导,必成大器。”


“虽然有时看上去没那么灵光,但也不是傻子,耐心一些,不要操之过急。”


“身为皇太子,一直顺风顺水,有傲气是自然的,适当的也该挫一挫他的锐气。”


“朝堂的凶险同战场,如果他真无法胜任……也要护他周全。”


我会的,哥哥。


 


 


启正二十六年,启正帝崩于崇明宫,皇太子孙翔遵遗诏继位,孙哲平封为摄政王,丞相肖时钦为辅政大臣,直到孙翔十八岁亲政前,都有权代理一切政务,同时肖时钦兼太子太傅,教导孙翔读书。


 


夹杂在上书房的朗朗读书声里,是无法猜测的阴谋阳谋,一步一步,推动着日晷迈向下一个年号。


 


嘉世。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唔,依照我的尿性,肯定又埋了好多彩蛋,或者说是疑点,这次第一位找到的,不论全不全,都重重有赏!


以及,感谢各位的支持,晴琪快一百粉了,该如何庆祝呢?快来评论告诉我们吧!【这么红果果的求拉评论真的好么?!


 


 





评论
热度 ( 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