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捌

更更更!!!!!不更不是人!!!!!!!

晴琪:

各位晚上好,深夜福利,开不开心?!


小小预告,明天还有,激不激动?!


高潮到了,结局还会远么?!




#本篇有某些战争讲解,不喜欢的同学完全可以跳过去,反正这章只是铺垫【NTM






前情回顾


         肆         


——————————




京都,隐宅。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孙哲平怨恨陶轩,不仅因为他将好友陷害,还逼他从那人身边离开,更因为他只为自己的一己私欲置千万黎民百姓的性命于不顾,一将功成万骨枯,百万本应保家卫国的将士亦随他踏上这条不归路。为了自己的野心,决心用无数无辜百姓和士兵的鲜血铺路,只为了那高高在上的皇位。


 


如今陶轩的起兵还只是在边疆,传来的也只是捕风捉影的消息,可是联想到他几年前的种种举动,再加上手握兵力,想必对皇位势在必得,虎视眈眈。


他应该还没有想到,自己能这么快赶回来,所以准备的时间也不至于太匆忙,所谓准备,莫过于最为现实的一样东西:人马。


 


孙哲平纵然是皇亲贵戚,且号称“常胜将军”,奈何当今圣上生性多疑,兵是有的,只是在他剿匪之后又给收回去了,陶轩耳目众多,动作过大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不如趁他大局未定之时拿下,首要的任务,除了筹集兵马,还要打听他手里的兵力,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根据情报,陶轩兵力共计十万人,精锐主力大多是随他和“叶秋”征战天下的将士,身经百战,有勇有谋,唯一的破绽,大抵就是他们是否真心实意的愿意跟着陶轩造反。


 


另一个问题就是掌握陶轩的动向,虽然他自己并非不是熟知兵法之人,可是与“叶秋”共事多年,没吃过猪肉至少也见过猪跑,脑袋没有进水的话,北上攻击京城这种蠢事还是干不出来的。


所以唯一的选择只有——


 


 


 


江南,千机楼。


 


张佳乐斜倚在凉亭中,有意无意地扯着白色的海棠花瓣,一瓣瓣丢入湖内。花瓣漂浮在水面上,随着浅荡的波纹渐渐远去。距离孙哲平走了,一夏送来东西过去了半个月了,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古人诚不欺我。


哪怕孙哲平一声不吭地离去,还叫人送来了那东西,让他火冒三丈,可是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担心,那家伙到了哪里?会不会受伤?有没有出事?或者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千金小姐?每每想到这些,张佳乐便觉得一阵烦闷盘亘在心头,如何都挥散不去。


 


手里扯着花瓣的力度,不自觉加重了几分,最后暴躁地扔下了花梗,转身就想回房歇息。抬首就望见了一人,墨发玄衣,丰神俊朗。除去以上的几点令他不安,还有就是眼前的这个人,身为千机楼双花阁阁主,与身份不明的男子私定终身……关系再亲近,他们也是有着上下级的鸿沟。


 


默不作声地行了一礼,声音沉闷得有悖往常:“属下张佳乐,见过苏门主。”许久不见的礼节,许久不闻的称谓。苏沐秋放佛没有听到,静静立在张佳乐刚刚站的地方,看着或飘远,或沉没的花瓣,很是惋惜:“多好的花啊,怎就给折了?折了便罢,还被人抛弃,可叹啊。”一语双关,张佳乐咬着唇,不发一言。


 


苏沐秋凭栏远望,不知看向何处,半晌,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听说文州最近得了一把鹤鸣秋月琴,邀我们过去赏景闻乐,小周也会一展歌喉。”他的暗示,张佳乐听得很明白,千机门中负责收集消息的,是轮回堂的堂主周泽楷,负责梳理消息的,是蓝雨堂堂主喻文州,如果想知道孙哲平的一举一动,找他们未尝不是一件极好的方式。


张佳乐却摇了摇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苏沐秋不再多劝,等张佳乐再抬眼的时候,不见踪迹,如他来时一般无声无息。


 


苏沐秋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只是他现在没有那个心力,也没有那个冲劲,好像一切都随着孙哲平的离去而消失殆尽,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


回到房间的张佳乐,抬眼就瞧见了雪白墙壁上的画,又是一阵气结,那个孙哲平怎么可以将他们共同画的《繁花血景》,又送了回来,孙哲平的意思他懂,待他回来再取回那幅画,告诉张佳乐,他一定会平安归来。


 


可是那幅画是他赠与他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啊,怎么能说送回来就送回来?和他在一起时大部分都是孙哲平送他礼物。


那些东西都在他潜意识里就给放到一个箱子里珍藏了起来,笔墨纸砚也好,名家书画也罢,摆放得整整齐齐,甚至让他自我怀疑是不是他干的,小远偷偷帮他收拾了也没准(……),除了一样。


 


视线转移到那盆低调的雪割草上,由于主人最近的心不在焉,小花都枯萎了不少,神色恹恹的,有那么一点儿像他的主人。纤细的手指若有若无地碰触着有些枯黄的枝叶,这花就是谢了,明年还是会开的,可是人呢?走了的人会那么容易的回来么?


 


 


 


京都,隐宅。


 


平时摆放着上好器皿的黄花梨木被清空,只留一张半张桌子大小的地图,横跨九州,从南至北,就算是苏沐秋再次也得感叹一句,不愧是皇家最珍贵最详细的一张地图。孙哲平站立在桌前,眉头紧锁,陶轩并不是什么愚蠢之人,那么他的第一步就会在——


他把手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点,泉徵,此地曾经是荣耀之国的旧都,对于荣耀子民来说也是一个意义非凡之城,加上对于边疆来说,距离不远,地势易守难攻。更重要的是,此时各地还没有接到同一平叛的指令,防备不足,如果陶轩趁乱发动进攻,一举攻克泉徵,半壁江山必然落入叛军之手。


 


说着,孙哲平抬头看向一直未发出声音的人,那人身穿一袭黑色长袍,从头裹到脚,只露出一双威严的眼。只有孙哲平和几个亲近的死士才知道,这位就是当今圣上,传说中贤明有道的荣耀君主。担心宫里有陶轩的耳目,不得不出此下策,贸然外出,会见他的胞弟,商量对策。


不过几月未见,他的这位大哥就像苍老了许多年,一头乌发也被叛乱愁白了数根,也许……并不仅仅是叛乱,催人老的大概还有对“叶秋”的愧疚吧,孙哲平垂着眼,暗自揣度。


皇上看着地图上边疆和泉徵的须臾间隔,一股力不从心,他早已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君王,彼时一心收权,唯恐叶家独大,借由陶轩的手除去了斗神“叶秋”,偏偏聪明反被聪明误,现今教唆出这样的逆贼也是他无意推波助澜的结果,能怪谁?怪得了谁?


 


“你说,如果当初我没有被权势迷昏眼,而是下令彻查‘叶秋’反叛之事,会不会一切就会不同?”没有用朕的自称,更显得迷茫和懊悔。孙哲平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他的兄长也不需要他的答复,世上没有如果,有钱也难买早知道。如今可以弥补的,唯有赶紧消灭反贼,再将当初的错事悔改。


 


从隐宅里出来,天边已有些发白,一天马上过去,真正的战斗,才要刚刚开始。


既然由于兵力不足,赶过去的时间也不够,难以和叛军抗衡,必须等待各地援军到来,那么就要陶轩在边疆等足够的时间,可是陶轩又不是你孙子,怎么能说等就等?对此,孙哲平轻笑,山人自有妙计。


不久之后,边疆的街道墙壁上出现了很多乱贴乱画的告示,具体内容大致如下:


王爷孙哲平率京军六万,泉徵守将楼冠宁等率邹云海、文客北、顾夕夜等率所部,共计二十万人,分进合击,平定叛军,沿途务必妥善接应,延误者军法处置!


 


这封文书的大概意思很明白,就是让陶轩错觉他们有二十万人,很快就要来打,从精神上牵制住陶轩,让他无法做出正确判断。这想法是孙哲平在路上想到的,早早就让镇守泉徵的楼冠宁做好准备,等他信号就将文书发出,从而打乱陶轩的部署。


说起来孙哲平还当过楼冠宁一段时间的座师,两人亦师亦友,不敢相信别人,小楼还是很信得过的。其实,除却孙哲平,还有一个人也曾指导过楼冠宁,想必你们也猜得出是谁。


 


当然,光让陶轩扰乱视听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让陶轩安心上当,他还安排了更厉害的一招,或者说是叶修安排了更厉害的一招,多智近妖的叶修早便担忧过有此一日,当初流放之前曾经秘密拜访过孙哲平,他和陶轩原本就是多年好友,彼此的弱点再清楚不过。


边疆的陶轩得知了所谓大军来攻的消息,正在将信将疑,手下突然密报,说从几个进城的人身上发现了几个特殊的蜡丸,内有机密信件。陶轩打开之后,着实吓了一跳。


“刘皓,陈夜晖。尔二人所做的极好,事成之后,圣上必定有赏,此时务必力劝陶轩进攻泉徵,事不宜迟!”


 


两位手下大员竟然是朝廷的人?!陶轩还算明白,不至于真的相信,可是就在此时,好巧不巧,手下通报,刘皓、陈夜晖来访。


刘皓眼见战事即起,兴奋激动到连陶轩异样的神色都没有注意到,不再推嚷,直截了当:“殿下(陶轩是异姓藩王),此地不宜久留,请立即带兵攻下泉徵!”


这下子由不得陶轩不信了,千算万算,算不到他当初铲除的叶修还会“阴魂不散”,害人终害己,也算是现世报。


本来自信满满的刘皓没有等来陶轩激昂的答复,反而是阴晴不定的脸,在瞬间察觉到了什么不对。陈夜晖没有看出来,还一个劲劝说着攻打泉徵的好处,引来了陶轩更加狐疑的目光。


 


“来人,将两位请出去,就待在各自房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出去。”


“什么?!”


“传令各位将领,加强戒备,留在边疆,不许贸然出兵!”


“是。”


 


另一边,孙哲平在带领军队赶来的同时,也吩咐就近的参将,糁陵夷参将杨聪、副总兵白庶驻守冰霜。皇风参将田森率兵驻守暗夜,一有动向马上汇报。(看着别扭不怪我QAQ,虫爹就这么写的。)


这样大概有七万人,再加上他亲自带的六万精兵,以及呆在泉徵留守的楼冠宁四万,总共十七万,他就不信不能将陶轩痛打一顿。你手握一叶之秋这种强兵又如何,欠下的账,早晚要还!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战术,策略等都有所借鉴历史,请高抬贵手,不要深究!与现实冲突的bug肯定有,欢迎指出,鞠躬。




我这次又埋了好多彩蛋,你们快来挖啊!


 


 









评论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