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水调歌头

零零散散的小片段,存在脑子里很久了,可能会有雷同。


 


#无差无差无差


#OOC!OOC!OOC!


#渣文笔!


#私设成山!


 


 


清明不写虐!


——————————


 


【神偷 X 侦探】


 


 


正常人在拿到东西之后,一定会飞速冲着无人注意的小道离开,所以后门留了很多警卫,可是那个家伙可不一般,逆向思维来看,最有可能的就是换件衣服走正道,走出个十几米之后再溜走。


想罢,叶修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转身朝着大门跑去,从他的脚程推断,现在正好是截住他的好时机。


 


“久仰了,神偷秋木苏先生。”叶修懒散地靠在墙边,点了一根烟,看起来很是悠闲。


苏沐秋眯了眯眼,拢了拢刚换上的米色风衣,笑得优雅:“幸会啊,侦探一叶之秋先生。”


“看见我有没有很惊喜?”叶修慢慢掐了烟,往苏沐秋的方向缓缓走来,看似不紧不慢,心里多少捏了一把汗,祈祷那群蠢材早点找过来。


 


 “是啊,我的确没想到,一叶先生如此智慧超群,看破了我的小手段。”苏沐秋饶有架势地颔首,比起装模作样的叶修,他反而显得更加沉稳,甚至还自信地向着叶修走来。


不知他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叶修只好贱贱地笑:“既然如此,你怕了没有?”


“怕啊,怕得很。”苏沐秋表情无辜,走得越来越近,“因为怕,所以希望一叶先生,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好让在下躲过追捕。”


 


“呵——”嘲讽开到一半的叶修,下面的话被苏沐秋堵个正好,铺天盖地的古龙香水味,笼盖在他周围,织起一张看不见的网,密不通风,无处可逃,双手的手腕被擒住,脑子瞬间空白,学校里老师教过的任何格斗技巧都想不起来,何况他从来不在防身上做任何准备。


苏沐秋的吻技太好,凌空的感觉不要太美妙,脚步声传来,几乎陷入幻觉的叶修幡然醒悟,一个抬腿就想偷袭半闭着眼的苏沐秋,毕竟那家伙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享受,奈何抬到一半,就被那人发现了意图,强行压下去,被迫分开的腿,还坏心眼地在他大腿内侧,有意无意地摩擦。


 


“诶,你们看那里!”叶修心里开始激动,终于有人发现不对了!
“啪,”一个爆栗,年长些的声音,“人家小情侣亲热,没见过啊!赶紧干正事,找人!”


 


你才小情侣!你全小区都小情侣!叶修怒火中烧。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苏沐秋发出低低地笑,叶修更加恼羞成怒,一张口咬住了苏沐秋的唇,没有防备,一时吃痛的苏沐秋松了口,叶修趁此机会大声呼救,对面的人眼神冷了一瞬,又立刻恢复了正常。


按住不算矮的墙头,一个帅气的翻身,意识到他要逃走,叶修赶忙回头想用什么办法留住他,结果就看到苏沐秋支起单腿,斜坐在墙头上,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衣角无风自舞,夜色深沉,远处明月映照,剪出的轮廓孤寂又单薄。


 


毫无预兆地被帅了一脸……“秋木苏!你有本事就别跑!”情急之下,叶修连激将法这种小儿科的东西都用上了,苏沐秋对着叶修抛了个类似媚眼的眼神,“谢谢款待,小侦探。”暗示性地舔了舔嘴角,叶修耳根刷地红了,黑夜都抵挡不了。


“再见啊,小侦探~”“小侦探你妹!说得你很大一样!”苏沐秋见到目的达到,刚刚被骗过去的警卫好似开始往回走,不再耽搁,几个起跳,就在叶修的视线里不见了。


 


这时候的警卫才姗姗来迟,叶修恨铁不成钢,又不好意思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只能暗下决心,抓到那家伙才能一洗这次的奇耻大辱!


 


那是15岁的叶修和16岁的苏沐秋的初遇,彼时还是少年的他们就在第一面的交锋中露出将来会纠缠不休的端倪。


 


 


 


 


【前来寻找的世家公子 X 流落民间的皇子】


 


 


隐隐约约地笛声,似淙淙流水般滑过耳畔,每个音符的碰撞都让他心头微微一颤,这种奏乐方法并不常见,距离上次听到隔了太久,小心翼翼才能护得自己周全。


不过既然出现了,他也不想白白放过,取下挂在床头的外衣,叶修尽量把脚步放轻,避免吵醒就睡在隔壁的人。


 


月明星稀,夜凉如水。


山间雾色氤氲,看不透茫茫前路,猜不透来者何人,是敌?是友?是善?是恶?


笛音似是发现了他的踪影,戛然而止。不远处,身着玄衣的男子衣袂飘飘,在月色下茕茕孑立,仿若天地间唯此一人,冉冉孤竹生。


 


苏沐秋不着痕迹地收了笛子,迈步朝着叶修的方向走来,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叶修的心上,因为不确定他有没有看见,以防万一叶修又将外衣紧了紧,主动上前走了几步,他不想,也不能坐以待毙地被动。


“我说是谁有如此雅兴,深夜吹笛,如此哀思愁绪,没想到是苏公子,在下正好睡不着,便出来寻找,还望没有打搅公子才好。”叶修笑得歉意,只是任谁都看得出眼底客气的疏离。


苏沐秋对叶修的出现并没有流露出半分意外和不悦:“是我考虑不周,此时吹笛,没有打搅叶公子的美梦才是。”比起叶修,他笑得足够诚意,步步逼近,不给叶修喘息的余地。


 


神色不再是初见的温润,眼神不加掩饰的深邃伴着犀利,尖刀般剥开他的外壳,半压过来的身子,没有贴到却比贴到还要危险,两人抽长的影子交叠在一起,月下林间,缠绵悱恻。叶修被这种压迫感压抑得很不舒服,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墨色瞳仁干净透彻。


不知过了几年又或者只是一瞬,苏沐秋突然支起了身子,挑眉缓笑:“你是谁?”


叶修扬眉:“你又是谁?”


 


起风了,不大也不小,只是吹得树叶窸窣作响,两人挨得很近,恋人间暧昧地对望,却没有爱人间的浓情蜜意。


“叶公子还是先说说你所知道的比较好。”苏沐秋笑容加深,有了那么一点儿威胁的意味。


识时务者为俊杰,叶修回答得老实:“你吹笛子的方法民间少有,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是一种夹带信息的秘密节拍,乍一听并没有什么不同,仔细一听就知道其中自有奥妙,不是从宫内偷学的,就是师承某些人。”


偷学不可能学得这般十成十的像,所以必定是特殊之人。叶修在心底确信,不过以防万一还是没有说出口,“那现在换你回答我了,你是如何认出我的?”虽然他大致明白了哪里露出了马脚,还是听他亲口说更放心些。


 


“右耳后面有颗细小的朱砂痣,是历代皇族血脉的标志。”苏沐秋低头垂眼,恭敬的姿态,不恭敬的语气。


叶修微微歪头,学着苏沐秋加深笑容:“那你知道该做什么了吗?”


面容俊朗的男子听完,立刻一甩长摆,单膝跪地:“属下内阁首辅苏町之子苏沐秋护驾来迟,请殿下恕罪,恭迎殿下回朝。”


身着朴素的皇子笑得不明所以,学着儿时父皇地模样,扶起苏沐秋:“苏公子有礼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系列】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乱七八糟的一些脑洞,感谢你的不嫌弃


最近一直在忙着日考试这个小妖精


风月也没有更啊【远目【揍


最后欢迎捉虫w


 



评论 ( 6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