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柒

更新更新更新!有彩蛋出没!欢迎来找!

晴琪:

咳 各位好 又是我晴日 由于琪琪最近在准备一场很重要的考试 所以大概这段时间大家见到的都会是我 莫要嫌弃哈~




前情回顾


         肆      


——————————




孙哲平顾及到沉睡的张佳乐,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刚才火热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干柴烈火。平日里见惯了闹腾的他,如今熟睡的模样还是头一次见,不,也不是,正式相识的第二天,他就“登堂入室”了。


彼时才是初见,却像是故友重逢,如今木已成舟,莫名生出一股今夕何夕的恍惚感。蹑手蹑脚地关上门,虽说这有些不厚道,可是比带他上战场让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担忧他的安危要好很多,纵然他明白他的恋人有多强悍,可是他还是看不得他受一点点的伤。


整理了一下衣襟,孙哲平向门口走去,再不回去,莫说一夏该急了,就是城门也不会等他,所以当他出门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还有别人会等着他,加上等他的这个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苏沐秋,情形诡异得说不出所以然。


 


“孙公子,或者该叫你琅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一袭深紫近黑的华丽锦袍,裹在他修长挺拔的身躯上,恍若流动的金线云纹隐隐透出几分王侯公子的慑人贵气,腰间玉带坠了八宝白玉珏,随着步伐泠泠作响,举手投足间不掩风流清越。


步履悠闲又不失稳重,面上挂着客套的笑容,偏偏看不出毫厘的敷衍,仿若这世上最温柔谦和的男子,语气平缓,轻描淡写,却让人说不出半个字的拒绝。


 


身份被看穿,孙哲平也不见得有多尴尬,只是皱了皱眉,他自然是不怕苏沐秋的,只是目前敌我不分,加上张佳乐的处境,情势不容乐观也是事实。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百花阁,终究还是随着苏沐秋进了一个偏厅,不论如何,他孙哲平的人生里没有“落荒而逃”这几个字。


 


“你打算就这样始乱终弃?”


“不,我没有始乱终弃,事情解决之后我会回来找他。”


“把人吃了,不说一句话就走,留下不知何时能兑现的诺言,不是始乱终弃又是什么?”眼神锐利,如同尖刀,似要戳穿他的心事一般,“还有,如果事情解决不完呢?让他就这样没名没分的等你一辈子?或者解决之后又有别的事情呢?再坏一点,你回不来了,该怎么办?”


字字敲在孙哲平的心上,依旧不服输的回瞪:“这是我的事情,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自然会放手,不过我爱他这件事,永远不会变,如果不是真心担心他上战场危险,你以为我不想带他远走高飞么?”目光澄澈,清可见底。


 


苏沐秋隐忍的气势瞬间爆发,和孙哲平对望,都像是要揍对方一顿一样,不知过了多久,苏沐秋先敛了杀气,眨眼间又是那个风华绝代的文雅公子,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和皇室发生冲突。


“若是让我发现你有半句假话,我定让你悔不当初。”抽出一柄深鸀底纹银丝勾边十二玉骨扇,悠然地摇了摇,与气质完全不符的话语,却让人生不出半分不信,哪怕对面的是一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孙哲平。


 


不爽归不爽,该说的还是应该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劳烦你照看一下乐乐,他所有开销都记我账上。”


乐乐?苏沐秋气急反笑,这么亲密,还记他账上?真当他能这么容易就把人赎了?“你不怕我照顾着,就成了我的人?”折扇轻摇,勾了勾唇。


孙哲平大笑:“你不会,我信你,更信他。”语气果决,他虽不喜人情世故,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这个苏沐秋从每个角度都让他不想过多接触,可是他真把张佳乐当朋友还是能看出来的。


“何况,”他起身欲走又追加了一句,“你和他呆了许久都没让他成为你的人,想来他不好你这口。”说罢大步流星朝门口走去。


 


苏沐秋独自立于偏厅中,脸上的镇静有裂开的趋势,这家伙……,看上去心机不深,不过能拿下张佳乐也是一种本事。


思及张佳乐,苏沐秋有些头疼的扶额,这个小祖宗要是知道他这么轻易就把孙哲平放走了,必定会闹得楼里天翻地覆,不得安宁,嗯,和上次没给他留栗子鸡一样。


 


尚不知自己被人和栗子鸡作对比的孙哲平,正快马加鞭朝京都的方向飞驰,纵然他断定以他皇兄的本事不至于这几天都撑不过去,只是血浓于水,理智和情感想来不和。


这边被苏沐秋埋汰,断言会炸毛的张佳乐却异常平静,缓缓醒来的时候,枕边是意料中的冰凉,还真是人去楼空,丁点儿幻想都不留给他,默然苦笑,想起身洗漱,又因动作过大牵痛伤口,不得不跌回床上。


 


“孙哲平!你这个混蛋!”声音回荡在空气中,无人回应,半响复回寂静,扶着腰小心翼翼地下床,坐在桌边想为自己倒点水,放了许久,自然凉透,茶水顺着喉咙直下,冷意一直沁到心口。


他居然,容忍自己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昨天他就把邹远支开,那实诚孩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抬手间看见一纸信笺,落笔大气宛然,字迹豪迈洒脱,透着主人的傲然贵气,传递的信息很短,只有两个字:等我。


 


一阵怒意从心来,顺手就想撕了,停在纸上片刻,又放下,好你个姓孙的,一句话不说这么走了就算了,还敢让小爷等你,信不信分分钟找几个白面小生给你带绿帽子!让你变成绿毛龟!


生气归生气,可是稍微冷静下来,又开始担心他的安危,如他所说,战场凶险,胜负未知,哪怕他是被人称为“常胜将军”的琅王爷,也不是百战不殆,他也是人,也会有疏忽的时候,如果他在他身边就可以替他分担一些了,他怎么就……不懂呢?


 


心中想着孙哲平的事情,就连敲门声都没有听见,待他反应过来去开门的时候,只能约约瞥见那人背影,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本想去追,奈何身体实在不允许。


那人轻功很好,几下就跳得没影了,可是能在千机楼中来去自如的人,屈指可数,多数还是楼中人,所以那人到底是谁?又想干什么?实在想不起那人的真面目,张佳乐只好放弃。


 


转身就想回去,一低头就发现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想来是刚刚那人放的,拾起仔细一看,盒子做工之精细,绝对世间少有,材质也好花纹也好,都是难得一见,重量适中,也不像什么暗器之类的。


既然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拆开就好了,打开的一瞬间,张佳乐瞳孔放大,这东西,这东西是——


他再联想方才那人身手,顿时了解一切。


 


 


 


——————


 


孙哲平曲着右手食指,有节奏地敲打在上好的红木桌面上,奔劳了数月,终于临近京都,不敢打草惊蛇,只好在京郊附近找了处隐蔽的宅子将就住下,这一路上他都在脑中细细梳理着前因后果。


 


第一次听闻陶轩的大名是在启正二十一年,鞑靼进犯,连破数座城池,彼时他一腔热血,只想保家卫国,奈何皇兄有命,加上年龄尚小,不得不被滞于京都,为了安抚他,皇上派他去江西剿匪,本是让他走个过场,没想到他越战越勇,竟然悉数拿下,也在那时他“常胜将军”的名号传遍九州大陆。


 


说回边疆,当时多亏边城命官陶轩在军中大将皆死伤殆尽时仍坚持守关,并大胆破格任命还只是小队长的叶秋为统帅,以残兵守城,抵御鞑靼五万精兵足足一月,等来援军,一同把敌人斩杀驱逐,收复失地。


只是不知那时的精忠报国,如何变成如今这幅光景。


 


再说那叶秋因其勇猛杀敌,善谋断而名声鹊起,论功行赏时破格被封为边疆统帅,陶轩为封疆大吏,两人共执掌边关数十万军队。


一直到启正二十三年,两人都共守边疆,从未有失,还于那年将鞑靼彻底征服,从此俯首称臣,年年进贡,圣上大悦,让两人进京受封,叶秋赐‘斗神’之名,陶轩被封王,成为王朝中屈指可数的异性藩王。


就在这段期间,孙哲平发现,叶秋,或者说是叶修其实并非简单一个英勇善战的将军而已,他的真实身份是宁国公的嫡长子,也是他的……幼时玩伴,两人少不更事时还打过好几架。


 


虽说多年不见,容貌大有改变,可是就是再改也不可能变得面目全非,依稀间还是有小时候虚胖的痕迹。


而让孙哲平更加肯定了叶修身份的是皇上的态度——定国公叶家,开国时有从龙之功,且因家风严谨,前三代皇帝又有开疆拓土之心,所以甚为倚重,三代下来在军中极有威望,然第三代皇帝后期已对叶家起了忌惮之心,所以第四代启正帝开始打压叶家。


刚好那会叶家只有一个嫡女,叶家因为家风问题,世代只有嫡妻无侍妾,所以一直子嗣不丰,这也是前几代皇帝能忍耐他们的原因之一。因此,启正帝娶了叶家这代的嫡女为后,也是存了收拢军权之意。然不曾想到,定国公夫人在启正三年以高龄产下了一对双生子,启正帝不满忌惮之心再起。


 


定国公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察觉风向不对,更加谨言慎行,还将长子送至皇宫中作他的玩伴,也是存了做人质的心思,来表明忠心。


孙哲平当时心智正纯,只是将叶修作为好兄弟,唯一让他疑惑的是总是“多灾多难”的叶修,每隔几天就会狼狈的出现以及狼狈的离开,现在想来也没有那般单纯。


 


现在让他真正开始怀疑的是叶修的无故失踪,他虽有心追查,但有些事在某势力的控制下被封闭得滴水不漏,再加年代久远,当时他最多就是疑惑这个玩伴为何不再进宫陪他。


三年之后,叶修回来又大病一场,听说记忆也去了许多,之后宁国府对外的一致说法是,长公子一心向佛加上体弱福薄,送去寺庙祈愿颂读,其人到底在不在寺庙也无人能知。


这么想来,是宁国府的金蝉脱壳之计也未可知。


 


去年,陶轩告发“叶秋”通敌卖国,“叶秋”被押解进京。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猫腻,只是当时圣上力压一众武将,联合天子门生状元出身的礼部尚书唐家以及多数文官认定“叶秋”通敌卖国,有杀错不放过。最终以“叶秋”变为庶民,永不录用为结局。


 


他的皇兄在想什么,他再清楚不过,无外乎是怕“叶秋”功高盖主,再加家室显赫,担忧他篡位罢了,可笑的是,真正篡位的是那个道貌岸然的陶轩。


生于皇家,从小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利用一切可利用之人,铲除一切可能有威胁之人,只是这种方法他从来不曾认同。这样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也的确让他心寒。


于是那之后,他主动请缨,远下江南,一方面是推己及人的避嫌,另一方面是着手调查“叶秋”通敌卖国的真相,自己的玩伴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根本不相信陶轩的鬼话,谁想,刚刚调查出端倪,这边陶轩就迫不及待地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叛乱了。


 


下江南之前他还信誓旦旦地认定,他这一生不会有意外,结果上天就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不仅差点搞砸了正事,还让他遇到了张佳乐,想起挚爱,一直紧绷的脸有了放松的倾向,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良久又化作无声的叹息。


那东西,一夏应该已经早就送到了吧。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小爷我可是爆了好多字数 信息量较大 大家务必仔细看!没准能发现个彩蛋什么的!


【既然我爆字数了 就不要催我立刻更新了好么【哭着




 *多数设定参照死宅懒废太太!


 


 


 


 


 


 


 



评论 ( 8 )
热度 ( 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