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么快又更了!你们有没有爱上我?

晴琪: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这么快就又更新了!我果然是令人无法猜测的神秘男子~~


你们快来夸夸我!没准心情一好,还可以继续日更一下~




前情回顾


         肆   


——————————




再平凡不过的清晨,只是孙哲平的府邸,可没有往日的宁静。


一夏在书房外毕恭毕敬:“王爷,京都雷霆传来的加急密函。”


京都,加急,密函。


孙哲平心里咯噔一下,用特殊的手法拆开,展开看见的是皇兄潦草的字迹,看不出平时的半分潇洒和稳重。


“一夏,收拾东西,备好粮食和马,最快时间做好回去的打算。”


“是,王爷。”


 


作为皇室的影卫,不仅要武功超群,智力超群,也是要成为管家一样的人物,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夏就把一切收拾妥当。


“王爷,可以出发了。”一夏站在门外,等了许久也不见自家主子答应,“王爷?”


担心主子出什么意外,不待回答就擅自闯了进来,屋里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孙哲平的半分踪影,留给他的只有桌上的纸条。


 


此时的孙哲平策马扬鞭,奔驰在去往千机楼的路上,有些话,他必须要告诉那个人,那个人一袭红衣,与他素不相识,却出手相助;那个人衣裙翻飞,看着柔柔弱弱,举起板凳砸他时却毫不犹豫;那个人酒意憨沉,与他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那个人天真烂漫,吃点美食就被俘获;那个人博闻强识,号称懂得一百种花;那个人下笔如神,繁花似锦,百花缭乱;那个人毫无心机,笃行他是他最亲近的大孙。


 


那个人就站在他的面前,背对着他,侍弄着从集市上带回的雪割草,神态认真,表情严肃,嘴角不自觉的抿着,很好看。


“张佳乐,我有话对你说。”


 


“你说你是当今圣上的胞弟,唯一的亲王?”


“所以你商人的身份是假的?”


“如今皇上有难,你要去营救?”


“叛乱的是镇守边疆有功的陶轩?”


“当初号称叛国的叶秋其实是被诬陷的?”


“你南下的原因就是调查叶秋之事?”


 


“是的。”


回答完一切问题的孙哲平立于一侧,不知张佳乐会作何打算,内心的忐忑自然不少。


“那你在七夕节上遇到我,后来又在千机楼与我重逢,带我到处玩,还让我为你作画,都是逢场作戏?”


“不是······”


“你在第一天就知道琅王爷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却不声不响看我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对你埋汰他,这样耍我很好玩么?”


“不是······”


“一开始你就在骗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对我说过实话,说明你根本就没有信任过我,对么?”


“不是······”


“孙哲平,你凭什么这样对我!看着我一点一点喜欢上你,又告诉我,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很有意思么?”


“你······”


“是啊,我是喜欢你,你敢这样对我,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么?!”


“我······”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这一切你都不配,现在可以滚了,滚回你的雷霆京都,做你的逍遥王爷!从此我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乐乐······”


“别叫我的名字。”


“可······”


“你不走是吧,很好,那我走。”


 


 


“张佳乐,你给我站住!听清楚了,这句话我只说一遍:我喜欢你!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就喜欢你!后来在千机楼遇见你,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最大的幸运!和你在一起每个时光都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刻!我不敢告诉你真相,也不敢对你说我喜欢你,就是怕你不再理我,到头了连朋友都做不成,可是现在我觉得如果不说出来,只做朋友又有什么意思?”


 


“隐瞒身份的确是我的不对,可是我喜欢你这件事从来都不是假的,我也没有故意看你笑话的意思,就是单纯的喜欢你。”


“密函是今天早上发来的,事态紧急,陛下要我即刻启程,可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回去,而是告诉你,哪怕你对我从此形同陌路。”


“因为我知道,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战场凶险,胜败未知,曾经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危险的事,直到遇到你,直到你让我明白,这个世界还可以如此美好。”


“我不求你原谅,也不奢望你会和我在一起,我就想和你认真的道一次别,我可以保证,从此,再无孙哲平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孙哲平,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到可以容忍你对我隐瞒一切,你知不知道我冲你发火,更多的不是因为你骗我,而是你要上战场。


“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红衣墨发的男子回头,依稀是初见的模样。


“什么事?”


“带我一起上战场。”双瞳发亮,犹如繁星。


“不可能。”孙哲平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为什么?怕我给你添麻烦?”


“不是,就是担心你。”


“说白了,还是不放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战场不是儿戏,敌人也不是纸人,信我,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何况陶轩这厮诡计多端,前途未卜,京都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我没有办法这么随意的带你去,这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都是大老爷们,我自己会负责好自己的,你只需把我带去就好,哦,其实不用你,我自己也可以去,反正去京都的路我就算不认识,在路上问个人就知道了。”


“·····张佳乐,你认真的?”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开玩笑了?”


“好吧。”


“你,同意了?!”


 


突如其来的吻,猝不及防,还未反应过来,一股大力就将他推到柱子上,只在他唇上捻转了一刻,就毫不犹豫的开始侵占。


并不熟练的吻,磕磕绊绊,却因为吻的主人而沉沦,舌尖微凉,蛮横又不讲理,似乎只是为了掠夺他口中的空气,霸道的,浓烈的,宣示主权的。


眼睛被遮住,失去了光明,触觉变得格外敏感。


覆在唇上的柔软,灵巧的舌,甚至不知何时纠缠在一起的发丝,从唇齿间传出的微弱呼吸,这一刻意乱情迷,隐晦的情欲翻腾。


眼睫悠忽合拢,压抑住不知所措的情绪。


身子忽的腾空,下个瞬间就被丢到床上,顾不上背后的疼痛,映入眼帘的是盖在身上的巨大阴影。


修长的手指划过衣结,轻轻拽开,唇顺势向下,在颈项点点触碰,延伸到细腻的肌肤,炙热的吮吸。


眼睛半睁半闭,阳光打下来,不真实的浮华,神色间有股近乎虔诚的味道,仿佛对着心经诵读的僧侣。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