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 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伍

谁再说我不更新??!??!??!

晴琪:

不好意思啊各位,由于我,晴日,最近生病了,所以有迟更了这么久果咩,其实就是不生病也不会按时更······


咳,加上我是没人权的高三狗,所以希望大家对我们的进度多多包涵啊,Orz。




前情回顾


         肆 


——————————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大孙,大孙,你快来看!外面下雪了!”张佳乐拉着孙哲平就往外跑,生怕晚一步,雪就化得无影无踪一般。


孙哲平任由他拖着,很是无奈:“你急什么?多大了,看见雪,还像孩子一样。”


张佳乐跑到院子里,索性放开了孙哲平,自顾自地张开双臂,雪花落在手上的瞬间化作水滴,传说中的六角星形,更是丝毫没来得及看到。


“孙哲平,你不懂,我从小身在南方长在南方,不比你这个商人到处游历,见多识广,南方多暖,极少下雪,我难得见一次,你居然还笑话我。”


说归说,张佳乐的手也没停,捧了一些干净的雪,在树旁堆起了雪人,孙哲平瞧着好笑,也没阻止他,找了个没雪的地方,干脆坐了下来,只是告诉张佳乐,让他注意着保暖手,莫要冻坏了。


张佳乐玩得兴起,哪里顾得上其他,孙哲平仔细想想,觉得不是办法,这可是千机楼第一画师的手,若就这么冻坏了,于他岂不是罪过,想罢起身,走至张佳乐身旁。


“还是我帮你好了,两个人也能稍微快一些。”他是习武之人,身体常年温热,自然是不怕这区区小雪的,张佳乐也不多加推辞,兴高采烈地退居二线,指挥孙哲平干这干那。


 


“左,左,诶,过了过了,再往右一点,诶诶,又过了。哎呀,算了算了。我自己来好了,笨死你得了。”张佳乐指挥得气急败坏,虽然孙哲平看起来赏画画画还算有一套,可是这堆雪人的造诣真是让人不敢恭维,歪歪扭扭的,看着就不舒服。


张佳乐亲自上场,将雪人拍实,孙哲平也从后往前的拍了过来,正好拍到张佳乐手背上,后者一惊,像是受惊的兔子,在瞬间把手抽回。


孙哲平的手心带着雪化了的湿度,明明该是冰凉的触觉,被他碰到的地方,反而像是被火燃灼过的滚烫,痒得吓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纷杂的心绪,慌乱的收场。


张佳乐的手背柔软温暖,像是乖巧小动物的皮毛,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再捏捏,可惜对方收手得太早,连让他回味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不是没有过比这更亲密的接触,可是这次,明显不同,说不出,无法说出。


 


两个人心怀鬼胎,气氛很是尴尬,树枝上的积雪,不甘寂寞,承受不了太多重量,枝桠一倒,雪顷刻压了下来。


张佳乐站的稍微远了一些,躲地及时,只是被四溅的雪花呛了几下,可怜正好呆在树下的孙哲平,压了个正着,满头满脸的雪,甚是狼狈。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瞧见孙哲平难得吃瘪,张佳乐心情大好,一扫刚刚的阴霾,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哲平,没想到你还有今天!”


孙哲平看好时机,在自己身上掳了一把雪,对着张佳乐的肩头扔了过去,不偏不倚,砸了张佳乐满嘴的雪花。


“呸呸呸!!!”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这就是你笑话我的报应!”看着忙着将雪吐干净的张佳乐,孙哲平的心情也是开朗了很多。


“孙哲平!你别得意!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看我创造的百花缭乱打法,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孙哲平只见大片的雪花朝着自己砸来,视线里只剩下一片雪白,不见其他。礼尚往来才是道理,找准张佳乐的位置,踢起地上一块石头,砸向他头顶的树枝,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张佳乐在霎时就埋进了雪的世界中。


“别太得意了,这就是我的落花狼藉打法,像落花吧?”


一时间,庭院里欢笑声,叫板声,打中声,惨叫声(……)不绝于耳,荡气回肠,绕梁三日。


 


雪人也堆了,雪仗也打了,玩也玩累了,也玩得开心了,两人浑身都是雪,没有一处是干的,甚至还有的地方往下滴水。


张佳乐心满意足,可是玩过头了就开始犯困,眯着眼睛,像是慵懒的小猫,脑袋还一磕一磕的,孙哲平看在眼里,越是觉得他好玩,又担心他这样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干脆拉住他的手,带他回房间沐浴。


这次张佳乐没再挣开,乖乖地任由孙哲平牵着自己走,偏着脑袋看他的侧脸。


眼很亮,鼻很挺,嘴角微微上扬,夕阳西下,还镀上了一层金色。


清风,暖阳,小雪,初晴,拉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男子,通向幽处的曲径,若能就此走下去,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是一件美事。


可惜路终究是路,早晚有走完的一天。


 


 


天渐渐变凉了,年也越来越近了,随处可见的大红灯笼挂在街头巷尾,提醒着人们这一年,就快结束了。


百姓的脸上洋溢着真心的笑容,在年这种最重要的传统节日里,仿佛一切纷争都成了不必要,一句“大过年的”就在有意无意中,消弭了种种冲突。


 


千机楼里的依旧那么冷清,好像客人的去留都无法带来一丝的波澜,苏沐秋将还有亲人的姑娘小倌遣回了家,他们感念在千机楼里一切,也不会出现一去不复返的情况。没了不少人的千机楼越发空寂,留下的不过是四大阁主和一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张佳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


闻言,准备偷偷溜出去的张佳乐又缩了回来,“嘿嘿,老板过年好啊,我和大孙约好了去逛庙会的,迟到了就不好了。”


就算是大过年,苏沐秋也不改一身黑衣的喜好,只是领口和袖口多了些深红的暗纹,如不是站在光影叠加处,定是没人看得出。


“出去说一声就得了,何必偷偷摸摸的,告诉我一声,也好放心,万一我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大动干戈地出去找,岂不是坏了你的良辰美景?”巧笑嫣然,眼波流转,浅浅道出其中深意。


张佳乐抬头赔笑,心中暗自郁闷,被这只老狐狸发现,又该被坑了吧,这般想着,脸上也流露出了几丝端倪,苏沐秋何等人物,将他心思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你既然要出去,那就记得帮我带几样东西好了。”既然他如此想,那便顺着他的心意好了,张佳乐只好无奈答应。


望着那远去的欢脱背影,心中闪过不可名状的叹息,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啊。


 


且说孙哲平这边等了又等,终于盼来了日思夜想的人,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瞅见那明晃晃的笑脸,方觉恍如隔世。


“抱歉啊大孙,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走吧。”


“我跟你说啊,一会儿我请客,你想吃什么直说便是。”


“好啊,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先说好了,把你吃穷了,我可不管啊!”


“切,那也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是为了赔偿孙哲平,可是真见到庙会,张佳乐比孙哲平更是兴奋,又是在捏唐人的摊子前踌躇不前,又是在卖馄饨的铺子口流连忘返,到最后,反倒是孙哲平哄小孩儿一样哄着他,还一只手牵着他,生怕一下子就跑没影了。


“快点快点,大孙你看,那里有表演。”张佳乐四处张望,哪里有热闹就蹿到哪里,巴不得把所有精彩看个遍,“大孙大孙!那边放烟花了,咱们快去看!”


 


找了一个相对人少,又比较高的山坡,两人坐在石头上,欣赏着各色各样的烟花在天空绽放,难得的寂静无言,此时无声胜有声,再多的话,再多的情,化作转瞬即逝的花火。


突然一个很大的烟花于天边出现,张佳乐双眼紧闭,双手合十,祈祷得虔诚,睫毛很长,在眼下留下淡淡的阴影,五颜六色的光映在他脸上,有那么一瞬,想吻上去的冲动。


待他睁开眼,把手放下,孙哲平才嘲笑他:“怎么像个小姑娘一样,还信这个。”


“懒得理你。”


“许了什么愿望?说来听听。”


张佳乐笑得狡黠:“你猜。”


后者无奈的笑,见天色已晚,人也散去,拉起他的手,准备送他回去。


跟在他身后的张佳乐眨了眨眼睛,我想啊,和你就这样一直在一起。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由于我们是联文,所以也希望大家对我们同一系列的作品多多支持,可以订阅我们底下【千机诉风月】的TAG的,也可以戳下面的链接。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评论 ( 2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