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贰

更新了更新了!!!!!!!大家不如猜猜这次是谁写的 答对有奖励哦www

晴琪:

死宅大大更新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只好把囤积的贰发出来了


这里是绛琪。我家日日高三考试要复习,我也要期末考了。。。所以下次更新会在寒假时候。。。


食用愉快w




 ——————————


“酒,酒逢知己……千杯少!在我心里孙兄你可是比,比那劳什子孙亲王好上一百倍!孙


兄……来,继续!帮我满上!”


孙哲平垂眸看了看伸到面前的白玉酒杯,再看了看那一张艳若桃李面若朝霞的脸,颇为无奈:“你醉了,可是不能再喝了。”心中暗暗腹诽,自己比自己好上一百倍是怎么个说法。


“啪”张佳乐把酒杯重重地拍在桌上,溅出些许尚未喝完的桃花醉,看得孙哲平有些心疼。


“谁说我醉了!孙哲平,大孙,你可是把我当朋友了?当我朋友就给我满上!我告诉你,乐爷我可是千杯不醉的!”


“好好好,这就给乐爷满上。”孙哲平敷衍着,低头干了杯中的酒,说起来他对张佳乐这种三杯倒的酒量有些好奇,疑惑他一般陪酒,莫非也是如此比客人醉的还早么?


想象了一下张佳乐对着他人笑的画面,一种无法言说的反感从心底升起,摇了摇头,难道自己今个也是醉了?


稍微晃了晃脑袋,起身揽住摇摇欲坠的张佳乐,准备把他带回房,扔到那牡丹雕花沉香木床上。


 


“唔……”怀里的人揪住他的衣领子,使劲蹭了蹭,嘴里嚷嚷个不停,一会儿嘟哝着要吃苏沐秋做的鲜花饼,一会儿又含糊喊着什么“方锐你大爷!”“小爷名字里没有‘二’”,估计是梦到与白天那人吵嘴了。


孙哲平将张佳乐置于床上,还贴心地替他把被子盖严实了。起身欲走,袖口却被床上之人拽得结实。


“孙王爷,你有本事得这‘天下第一’的名号,怎就不敢与我比一比作画了!?”孙哲平身子一僵,暗道不妙。


左手刚抚上腰间的佩剑,余光却扫到那绯红若霞的脸颊,双眸紧闭,嘴里仍在叫个不停:“不,不就是个王爷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原来是在说梦话,也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想不到张佳乐对自己的怨念竟如此之深,孙哲平眼底的寒意逐渐散去,带上了连他也未曾发觉的浅浅笑意。


孙哲平一扯衣袖,不动;孙哲平再扯,仍不动;孙哲平用力一扯,纹丝不动……


也罢,武艺高强的孙王爷叹气,不知是担心扯坏了袖子,还是怕惊醒了张佳乐,表示事不过三便放弃了挣扎,和衣躺下,又担心自己一身酒气熏着张佳乐,便脱了外衣。


顺手也帮张佳乐换下了被酒洒到了的衣服——估计是醉酒后手抖洒上的。这家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个没长开的孩子啊,也不知这千机楼的老板是谁,舍得他这般的人物出来卖笑,思及此,又是一阵胸闷。


一夜无梦。 


 


 “啊!!!!”一声尖叫划破天空,惊飞了枝头出巢的雀儿,也吓醒了久等不到主子,便来寻找,结果因为绕晕,只得在附近的小楼里睡着的一夏。


“砰”又是一声闷响,一夏就眼睁睁地从窗边看见自家王爷被摔出,或者说是扔出了一扇朱红木门。


“主子!”即使又一次被孙王爷放了鸽子,也依然以主子为先的一夏第一时间从窗户跳下去,扶起了孙哲平,暗暗摸出了暗器防范着。


孙哲平按下了一夏准备甩出飞镖的手:“没事,不是刺客。你且在此侯着。”言毕便再次走进那扇门内。


一夏愣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脑内浮现的是刚才孙哲平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笑的狡猾的脸。


“怎、怎么回事?!”抬眼看见那门上牌匾上书“百花阁”三个大字,再想到主子刚才可是只穿着中衣……不会吧?!!


皇上,太后,王爷他好像终于是悟了!诶,等等,可是那里头的可是位风尘女子啊!


 


再说孙哲平转身回到了百花阁,就看见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瞪着他的张佳乐,心下觉得有趣,便倚着门框,好整以暇似的打量那张不知是恼还是羞得涨红的脸,微笑不语。


张佳乐的心情可没孙哲平那么愉快惬意,昨晚与他聊的高兴,多喝了几杯,竟然就醉过去了,他一向是知道自己酒量深浅的,从不敢在外人面前多喝,没想到这一失足成了千古恨。


早上醒来就看见自己躺在榻上窝在那人怀里,再看着彼此都是衣冠不整的样子,暗道不妙,下意识就把孙哲平反手轰出门外,连隐藏武功这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那人倒是扭头就回来,丝毫没有恼怒之意,还一股子没皮没脸的无赖样儿盯着他看。堂堂百花阁主何时被如此轻薄过!再想到刚才一拳自己用了几分内力,怕是会被孙哲平看出,眼神又冷了几分。


似是过了一柱香那么久的时间,张佳乐才从齿缝间吐出几个字:“你昨晚都做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语气像是等孙哲平说完就要一拳打上去。


“哦?我做了什么?”孙哲平失笑,“昨夜美景、美酒、美人具备,张兄觉得我做了什么,嗯?”


宿醉后的头痛还在折磨着张佳乐,看他这幅嬉皮笑脸的神色越发气短,四肢无力,手脚冰凉,他虽然身在青楼,可是一向洁身自好,从未与别人有过肌肤相亲,所以也无法从身体感知中推断,昨晚这无赖到底有没有和他……


 


看着张佳乐越变越黑的脸色,孙哲平立马止住了调戏之心:“我还能做什么?昨夜张兄你喝多了酒,死拽着我不放,嚷嚷着要找那孙王爷比试画功。我挣不开你,只好在此叨扰了一夜。”


望着着张佳乐呆滞的样子,心情不觉大好,“话说回来,张兄你力气还真是大。”他指了指架子上挂着的外衣上的褶皱挑眉笑着。


张佳乐暗自思忖,昨夜虽是喝多了,但平日里的训练可不是混的,孙哲平说的的确与记忆大致吻合,自己也并没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刚才使出的内力他应该也没有在意到……到是让孙哲平白白挨上了一拳。


 


“那个,刚才对不住,又误会你了。”张佳乐抱拳抱歉道。


孙哲平到是没有在意,走到床边:“也不怪张兄,刚才那场景几乎所有人都会误会。更何况你又是闻名天下的张佳乐,排名前四的美人。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纵使有这千机楼护着你,也会有些个冒险之徒会趁次机会做些什么不是么?”


“哦?”张佳乐挑了挑眉,嘴角扬了扬,“那你趁此做了什么呢?”


“当然是……”那人凑近张佳乐耳边,呼出的热气给白玉般的耳垂抹上一抹殷红,“我把你刚画的扇面藏起来了,你若是不答应帮我作幅画,我就不把它拿出来。听闻这千机楼的百花阁主的画可是千金难求,我只好出此下策来求画了。”


张佳乐大笑:“这有何难?我已把你引为知己,你要多少画我都为你做的。只是我作画,必是要在与求画之人相与之间凭着那人给我的印象求得灵感,若是今日你无事,下午我就能把画给你。你想要什么?山水?人物?还是我最擅长的繁花?”


“这不急,”孙哲平从外衣后取出那幅扇面把玩,上面描绘的一双嫣红蝴蝶翩翩欲飞,“我白日里有事,怕是今晚又要在此叨扰一番了。”


“那我便仍在此处等你。”


 


戌时刚过,孙哲平坐在书案边处理公文,注意力却是集中不了,手中的笔提了又放下,竟是花了一炷香的时间也没批完一份奏折。


忆起昨夜星辰,他与他举酒对饮,把酒言欢,谈古论今,谈婚论嫁【不是!】想着张佳乐醉酒后的张扬肆意,憨态可掬,以及望着他的那双剪水秋瞳,眼似横波……没想到传闻中的百花阁阁主,醉酒后竟可爱得像一只猫儿一样。


 


一夏现在的心情十分微妙。他看着在案边处理公文,脸上时不时浮现微笑的主子,表情很是复杂,按理说他这做影卫的,没有资格管主子的私事,可他若是不管,只怕将来皇上知道了,更是没有好果子吃。


“主……主,主子?”在旁纠结多时的一夏鼓足了勇气打断了孙哲平的思绪,“你这是诚心看上了那千机楼里哪个姑娘了么?是百花阁里的?”


他顿了顿,“听闻从那百花阁主手里要人可是难上加难,要过个好几关证明心意才行。其中的考厨艺主子你肯定是过不去的,若是主真心喜欢那姑娘……”


一夏咬牙,“我就帮你把她敲晕带回来!”


“一夏啊,你还真是忠心可鉴啊,只是你可知我今日是从哪间屋里出来的么?”孙哲平眯眼笑得促狭,“我昨夜就是宿在张佳乐张阁主屋里,你去把他敲晕带回来?”
一夏愣住了,一夏吓到了,一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天哪主子你!”一夏惊叫,转眼扫了扫四周,压低了声音,“你竟然好男风?!”


“……”


 


孙哲平伸手摸了摸一夏的额头,一夏顿时僵住了,孙哲平收回手,“你这也没发烧啊,怎净说起胡话来?”


“……”


这算是被主子玩笑了么?可是王爷一般不开玩笑的啊,一夏抽了抽眼角,“您看看您今日魂不守舍的样子,又笑得那么春风拂面春暖花开,一看就是在想哪家的姑娘。岂料您想的是个男子……这不是好男风是什么?”看着王爷愈发微妙的神情,一夏的声音越来越小,禁不住打了个颤。  


“咳。”孙哲平低头继续审阅公文,“别想些有的没的。我和张阁主只是君子之交罢了,今日我与他约好在百花阁一聚,你且去把我那幅《踏雪寻梅》取来,我记得他说喜欢金成义的这一幅画作。”


“是……”一夏没再说什么,默默退下,虽然主子澄清了与那人的关系,可他总觉得王爷对那百花阁主上了心,瞧瞧一向不记得书画家名字的主子,这次不仅把名字说得分毫不差,连画作都记得这般清晰,但愿真如王爷所说两人只是君子之交吧。


可惜后来的事实证明,一夏的预感是正确的,只是那都是后来了,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在王爷凌乱的书房中,找一幅《踏雪寻梅》。


看着杂乱无章的书柜,一夏欲哭无泪,我就是个平凡的影卫,为什么命却这么苦啊。QAQ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评论
热度 ( 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