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卷壹

祝各位大大太太还有小伙伴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又是新的开始了!大家要加油努力!好好填坑!
我由于三次元的原因暂时闭群断网了 大概二月会回来 有什么事可以打我手机 或者找琪琪!
很高兴在2014遇到你 遇到你们!遇到最了不起的你们!再见了各位!

以及 我有特殊的混更技巧😎😎😎😎😎

晴琪:

  




——————————


月上枝头,本是阖家休憩时分,亦是花街柳巷招揽宾友之刻,一时间莺莺燕燕灯火通明,或凭栏而望,或挥袖迎香,眼花缭乱好不热闹,这之中尤以临江边上的千机楼风头最盛,也不见这楼中姑娘小倌如何蛊惑勾人,偏偏达官贵人富家公子络绎不绝。


 孙哲平一向对这种秦楼楚巷嗤之以鼻,莫说这些胭脂俗粉的烟花女子入不得他的眼,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他也并无半分遐思,本来他言战事未平何以为家的借口堵得满朝好好地,奈何他大哥多次劝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最终还是做于这万花丛中,便是当作消遣,也是不错的。


他虽是个放荡不羁之人,人情世故也并非一窍不通,毕竟生于皇家,所见的龌龊之事也不少,尽管自小为了避嫌便在军营习武卫国,但是手握兵权的皇子一向最易有异心,这是亘古常识,纵然心怀赤胆忠心,黄袍马褂加身的诱惑,古往今来又有几个受得了。他不想染上是非,左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别看千机楼外头姑娘小倌不在,有些冷冷清清,楼内却是灯火通明。暖风拂起楼内挂着的纱缦,淡雅的香气熏的人们心软,高台上红衣女子精湛的舞技吸引了宾客们的目光。


孙哲平坐在包间里,执起一杯梨花白抿了一口:“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千机楼,这里舞姬果然与众不同。”而后暗自思附,这酒也尤是醇香,只可惜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介商贾,若是尝一下传闻中千机楼秘制的桃花醉,也算是不枉此行。


想罢摸了摸下巴,笑着挑了挑眉,“要不一夏你帮我去顺一瓶传说中一酌解千愁的桃花醉?”暗处的影卫扶了扶额,无奈的表示这绝对不是人前一身正气的王爷。
  


“红缨这舞长进了不少,云秀果真看中了她,下了不少苦工。”  


清脆欢快的声音从对面的雅间传来,孙哲平觉得分外熟悉。


“不过要成头牌,可没得这般容易,唱段身形任需添几分韵味才是。”


他向对面望去,只看见那人转身离去的背影。同是一袭红衣,却是穿出了风采俊逸,与台上舞姬的娇美截然不同。记忆中也有一人能把红衣穿得如此潇洒肆意,莫非是那一日的……?


“一夏,我瞧见了一位故人,且去会一会。你不用跟着。”


“是。”


 


那人携着青衣小厮转过回廊,穿过花园,走进一个亭子里,亭角的笼火忽明忽暗,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若隐若现的人影。


“你还真以为我没发现你?”那人止了脚步,拂袖间周围漆黑一片,“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敢跟踪我?”说着从他身旁的小厮袖中似有一物朝孙哲平的面门飞来。


听声辩位本就是习武之人的基本功,躲过一枚小小的暗器自然不算什么,只是这角度未免太过刁钻,愣是封住了孙哲平的退路。


“有意思。”孙哲平堪堪躲过飞镖,素闻千机楼各位阁主身边都有武艺高强之辈保护,论起功力还不比江湖上的数一数二的侠士差,不想今日便赶巧了赐教。


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一黑一青两条身影瞬间扭打在一起。呼吸之间便过了十来招。


突然,那红衣男子忽动了身形:“小远,快让开!我到要亲自教训这个登徒子!”


孙哲平一愣,莫非这楼中众人都在武学上有大造诣?!


愣神之间,那红衣便举着什么物什向他砸来。孙哲平急忙闪过,只见一张黄梨木凳子就砸在了他的身边。


“……”孙哲平抽了抽眼角。那人又举起了凳子要要砸向他,又像是受不住凳子的重量,身形摇摇欲坠。


“兄台可真是急性子,也不问问我的目的就出招。”孙哲平舞着剑,扫落旁边飞来的梅花镖急忙道。


“千机楼内心怀鬼胎的宵小之徒还算少么?”那人回嘴,心下暗暗讶异对方竟能拦住小远的飞镖,暗道这次怕是要自己出手了。


声音比平常男声略微尖细却很好听……孙哲平分析道,的确是记忆中的嗓音。


“这次兄台可是真误会了。”他苦笑,“我只是承了兄台的恩情前来道谢罢了。”


“呃?”纤细的身影一顿,似是在思考何时帮助过面前之人。


“兄台竟是忘记了,”孙哲平轻笑,“七夕佳节,《正午戏蝶图》,金成义……可是记起来了?”


“七夕么……”好像还真有这一回事。


 


却说那日他随着千机楼主苏沐秋等人出门赏灯,竟是跟丢了众人。兜兜转转之际见到一摊贩拿出一副赝品假冒金成义金大家的画作哄骗别人。他看那被骗之人一脸的踌躇,怕是爱画却家底并不殷实,再看那样貌也是自己所欣赏的英武之貌,便动了恻隐之心点破了那画是真品的言论。事后竟是将这插曲忘得一干二净了。


灯笼里的火再次亮起,映出他艳若桃李的脸。


“果真是你!”孙哲平抱拳笑道,“在下孙哲平,还未谢谢兄台当日相助。”


“原来是那天的……只是小事情而已。我看孙兄你也是爱画之人,若是买到的是赝品那岂不是会神伤。”他微微笑着,“那赝品做的的确能鱼目混珠,不过假的即是假的。与其买它一副赝品,还不如我去临摹一副送你。”


转头又对着立在一旁的小厮说“小远你先回去吧,我看着孙兄倒是很是投缘,我且与他聊几句。”邹远想着主子的武艺足以应付那人,便告退了。


“兄台竟是善画之人?”孙哲平微微讶异,转念一想对方对画作的了解便已了然。心中暗暗懊恼自己竟是连这么明显的点都没分析出,真真是辜负了上书房那些先生们的教导。


那人愣了愣,惊讶地张嘴:“你来千机楼竟不知我是谁?!我可是……”
  


“他可是这千机楼排名第二的百花阁阁主张佳乐。”一人的声音悠悠闲闲地从远处传来,似是路过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那人作小厮打扮,五官在这千机楼里稍显平庸,但浓眉大眼,眼神格外明亮真诚,意外的给人以信任感。这长相在外也能称得上是头牌,可在这里却也不过是个龟奴罢了。
“他是张佳乐,”那人说,“以画成名。这亭子间挂着的《月夜泛舟图》便是他的作品。花魁比赛第二的美人,画艺在也全国排名第二。你可以叫他张二乐。”


“滚滚滚滚滚滚滚!”张佳乐气煞了一张俊脸,“方点心你不提'二'会死吗?!信不信我去沐秋那里告你又在这偷懒了!!”


  只见那被唤作“方点心”的小厮把脖子一伸,瞪大了双眼:“这位客官我说的可是真事!你看看我真诚的双眼!!”


好……真诚……孙哲平扭一个晃神,疑惑地看向气得跳脚的张二啊不张佳乐,正好对上那人看向他愤怒的视线。一时尴尬,又扭头装作欣赏亭子间挂着的画作,却是看痴了。


“张兄这画简直栩栩如生。我很好奇,”待张佳乐将那唤作方点心之人轰走后,孙哲平收回对那副画的目光,歪了歪头,看向张佳乐,“何人的画作竟能胜过你?”


“不就是那劳什子的孙王爷!”张佳乐气呼呼地说,“也没有作品传出来,就是评选前几日几个姑娘不知从哪儿听说他爱画,便认定了他是个善画之人。王爷嘛,家世那么好,听闻长相也惊为天人,于是各家姑娘大多都从我这儿倒戈去支持他,硬生生把我从第一挤了下去。”


慢着!孙王爷不就是他嘛!孙哲平扶额,自己可是完全不会作画的啊!竟也能在民间得了个“画作第一”的称号,反倒使眼前这位明珠蒙尘了。


“我觉得你做第一比较合理,没有丹青出手,怎知他究竟会不会作画。”


“就是嘛!”张佳乐眼睛亮了亮,笑道,“孙兄这话还真对我胃口。不如今晚留在百花阁我们来探讨下画作?”


看着对方亮闪闪的眼睛,话到嘴边的拒绝在脱口而出的一刹那变为了一句“好。”


此时的孙哲平还不知道,今日遇见了张佳乐竟为他躲过了一劫;而他的那一句“好。”成就了后来牵扯不断的故事。 


至于再后来孙哲平知道了那日的一波三折,微笑表示“遇见乐乐果真是我的运气”也都是后话。


而现在,被孙王爷遗忘在包间里的可怜影卫一夏打了个喷嚏,表示下次一定不要跟王爷出来了QAQ。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以下是作者废话:


哎嘿~首先感谢不嫌弃这文看到这里的你!lo主第一次开长篇坑,若是写的不好或者OOC请见谅。。。


双花线又名“霸道王爷爱上我”


双花线由晴琪两人来写!大家要不要猜一下这一章是哪只写的呢?第十个猜中的小伙伴可以点个文哦~(cp限风月各cp)


最后祝各位小伙伴新年快乐w


也祝没CP的早日脱单 有CP的恩恩爱爱!都像我们写的CP一样 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X




也请大家多多关注我们的其他联文!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Anna绛琪 @晴日打伞☔️君莫笑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