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千机诉风月——引子

请大家多多支持!还有:祝各位小伙伴平安夜快乐!

死宅懒废:

这是个文宣加祝大家圣诞快乐~\(≧▽≦)/~啦啦啦


风月花魁梗其实是因为很久之前在伞修伞洁癖群里我的CP @隐隐约约有桃花 说起来的,目的是为了苏伞哥,然后又引发了各条线,所以就有了这个联文~~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作者~~~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死宅懒废


风月方王线——他山之石 @未央-Landicool- 


风月双花线——陌上花开 @晴琪 


风月喻黄线——余音袅袅 @浅绥旒长 


风月周江线——高山流水 @西草无秋风.  @晓妖妖妖 




各线第一章将在2015年1月1日零点发出来和大家拜年哟(^U^)ノ~YO 


↓↓↓


       古有一国,名荣耀,幅员辽阔,社会富饶,男女地位几近平等,因民风彪悍开放,国人于男男女女情爱之事上并不保守,大胆追求房中之乐者比比皆是,致使青楼楚馆林立,犹以江南之地为天下风月场所聚居最多之地。


       而其中正有一楼,名曰千机,楼内美人各具特色,引天下人趋之若鹜,然楼内规矩奇特,所有姑娘小倌卖艺不卖身,随自己喜好挑选客人,若是高兴了便是你身无分文都能成为入幕之宾,或风流快活一度春宵,或吴侬软语知心解意,可若不高兴,那即便是权势滔天一掷千金都不能得其一眼青睐。


       这规矩可谓天下青楼独一份,久而久之便有了天下第一楼的美誉。


       千机楼开业超过二十载,从小小的一座依湖而建的二层小楼逐渐扩建成占据半条江边的大产业,每到夜幕降临,临江的回廊上红纱挂起,夜色烛光交相辉映,蛊惑着男男女女争相入内,一睹风流。


       楼内虽美人无数,但仍有翘楚,两年前江南所有的青楼楚馆合起来举办了一个花魁大赛,最后四个名额竟让千机楼全占,一时风头无量。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四大花魁竟然全是男子,不知道气坏了多少美娇娘,可也没办法,天下谁人不知千机楼最厉害的不是调教出千娇百媚的姑娘,而是专出独一无二的小倌,男女通杀。


       君不见那天下第一美人,前千机楼花魁现千机楼老板的苏沐秋,便是妖孽般的存在。


       千机楼的布局分前后院,前院接待客人,后院则是楼里众人居住之地,若楼里的小倌姑娘有看中的客人想与其一度春宵,可将其带至自己的住处,但需保证客人不随意乱跑,否则带人进来者则要被惩罚,所以能入后院的客人都会被耳面命提,尤其不能借故跑到楼主与四大花魁的住处,以前有人明知故犯,被楼里的护院头目韩文清亲自揍个半死,足足卧床半年才好,自此再没有人敢胡来。


       华灯初上,湖畔的青楼纷纷开业,姑娘小倌或站街或倚栏,挂着蛊惑勾人的笑容,纷纷向过往的男女招手,烟视媚行之态,不一而足。


       所以只开大门却没有半个姑娘小倌出来拉客的千机楼在这处繁华的烟花柳巷里不可谓不惹眼,但就是这样看起来充满清高之气的地方,却门庭若市,络绎不绝的男女可让周围的同行眼红不已,老鸨们不知道绞烂了多少手绢。


       千机楼楼内布局恍如迷宫,九曲回廊,薄纱挂于其上,过往人影若隐若现,美人朦胧勾人心痒,抓到人之前你永远都看不清对方的样子,更甚至你搞不清楚你最后抓住的是不是你一开始追逐的那美人,便是这份不可捉摸的神秘抓住客人,从而使千机楼经年不衰。


       “方锐,方锐,你等等,等等。”一个中年微胖的男人一边高喊一边叫着,身后还跟着一个捧着小箱子的小厮。


       前面的青衣少年有些疑惑地站定回头,一张还显稚嫩的俊俏小脸见到来人,立刻是未语先笑。


      “原来是聂老板,找我有什么事?”方锐一双星眸晶亮有神,看人的时候给人异常真诚的感觉,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聂老板想,这千机楼果然是美人聚集地,连个小小龟奴的姿色都比得上寻常青楼里的头牌小倌,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笑道:“不知道可否告知王阁主所在?”说着掏出了一锭小金元宝塞到了方锐手中。


     “聂老板这不是让我为难吗?咱们楼里的规矩,若是找四位阁主可是需要用心寻找,千机楼大是大了点,可用点心还是能找到人的。而且您老不是不好男风么?怎么突然转性了?”


       两人口中的四位阁主便是名震江南的四大花魁,由于四人各居千机楼一阁,有好事者便戏称其为阁主,久而久之便叫开了。


       “小兄弟说笑了,我真想找王阁主,今天时间又有点急,麻烦你帮个忙。”聂老板说着,竟是将一个鼓鼓的小荷包全都塞了过去。


        方锐掂了掂小荷包,很是财迷地笑了笑,“既然聂老板如此说,您又是熟客了,那我就帮您个忙,我刚看见王阁主往那边走去了。”说着抬手指了个方向。


       方锐看着聂老板的身影消失后,脸上的那种贪财神色消失不见,抛了几下手中的荷包,啧啧了两声,“这青楼果然是销金窝,我这一随便一指就能抵上平常人家一年的生活费了。贫富差距啊!”话是这样说,收了人家钱财却忽悠了人的方锐是一点都不觉得愧疚,毫无负担地哼着小曲迈步走了。


       或许聂老板今天还有点运气,方锐随便一指还真就指向了微草阁主王杰希的所在位置,聂老板转了几个弯,远远地就看到一人,身穿石青色素面锦袍,身姿修长,正在弯腰侍弄着一盆兰草。


      “王阁主。”带着些讨好的声音。


       青年闻声,先将手中的兰草小心放下,缓缓转过身来,最先看到的是对方左脸上的紫金镂空藤纹面具,没被遮住的另一半脸清俊雅致,眉眼淡然,月色之下,那股子神秘气质只让人忍不住想探究。


      “你好,请问何事?”王杰希礼貌问道,举手投足间是半点看不出风尘之气,反而有种大家风范。


       聂老板是第一次和王杰希接触,愣了半响后才连忙回神,心里想着这千机楼的花魁果真是气质不凡,难怪引得男男女女都争相追捧。


      “久闻王阁主大名,在下从朋友处听闻你犹善卜算之术,铁口直判从无出错,遂慕名而来,想请你一开尊口,这里小小心意,请笑纳。”聂老板说着对身后的小厮示意上前,将捧着的小箱子打开来,顿时一片金灿灿的光芒,原来整整齐齐地放满了二两一锭的金元宝,这小小的一箱于平常人家便是巨富了。


        可王杰希依旧神色淡然,声音也无半分起伏,“今日不宜卜算,客官请回吧。”


      “可是觉得在下诚意不够?你开个价,在下家里薄有恒产,应该还是能满足阁主需求。”聂老板很是财大气粗地道。


       王杰希却是不再搭理,转身回去继续侍弄他的兰草,背影透着的拒绝意味浓重,聂老板顿时怒火上涌,不过是个下三滥的小倌,名气再大又如何?不识好歹!


       不过即使心里气得要命,聂老板却没有口出恶言,他不是修养好,他只是不敢,千机楼敢让楼里姑娘小倌自愿挑选客人,自然是有依仗,虽然没有人知道是何依仗,只知道曾经有人想强迫楼内姑娘,被楼内护院扔出门去后在门口骂骂咧咧,几天之后,那人家里所有的事都在坊间流传了开来,正所谓人言可畏,没几天那人就举家搬走了,自此,来千机楼的客人都会乖乖遵守楼内规矩。


       聂老板走后,王杰希神色不动,专心地把那盆兰草侍弄好后才直起身,正擦着手,一道活泼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老王老王,文州和小周在湖心岛上一个抚琴一个唱歌,这情景实在难得,赶紧去凑热闹去,走走走。”


       王杰希回头就看到一抹如火般的红,殷红色的玉绸袍子,下摆以金丝绣团花,行走间恍如步步生莲,来人一头青丝编成一条乌黑发亮的辫子,五官丽而不妖,眉宇间却是透着坚韧,让他不会被人错认为女娇娥,能把红色穿得如此张扬大气却不艳俗的,千机楼里便只有百花阁主张佳乐。


       张佳乐性喜热闹,小事上稍嫌急躁,也不等王杰希开口,便一把拉着人就走。


      “那两人怎么如此有雅兴同台献艺?文州还好,小周可是如非必要绝不开口的。”王杰希也没挣开张佳乐的手,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老板觉得无聊,就点了那两人上台,其实原本只是让小周唱歌的,但你知道之前那个琴师跟不上小周的调自己羞愧离开了,现在还没招到人,就顺便让文州也上台了。”


       湖心岛顾名思义是湖上的一处小岛,被修葺成舞台的样子,周围回廊隔水环绕,此时已经站满了人,要知道四大花魁里,蓝雨阁主喻文州善琴,琴音绕梁三日,妙不可言,轮回阁主周泽楷善歌,一把嗓音恍如天籁,这两人都是一月都难得献艺一次,如今同台演出,自然引得楼里所有人争相围观。


       湖心岛正对着一栋二层小楼,其余地方站满了人,唯独此处除千机楼的人出入行走,并无客人靠近,只是仔细观察能发现回廊上有不少人不时地翘首望向小楼二层。


       张佳乐拉着王杰希出现的时候也引起不少骚动,不过两人很快就钻进了小楼,引得很多人发出惋惜。


       上了小楼二层,一眼就看到那张红木雕花贵妃椅上一人懒洋洋地躺着,一身纯黑衣裳没有半点杂色,衬得本就白皙的肌肤更是如雪色一般,一只手手执折扇,轻轻摇摆,挡住了半张面容,只露出一双即便无意都能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和扇面上栩栩如生的灼灼桃花交相辉映,就算是和他相处多时的王杰希张佳乐,都忍不住心神微晃。


      “来了就坐下,小周都唱了四分之一了。”苏沐秋啪地一声收起折扇,一张精致得难描难画的面容展露出来,可惜能一睹这绝色的并没有多少人。


       两人很快坐定,这里视野极佳,可以将湖心岛上的两位美人看得清清楚楚。


       站在正中央的周泽楷身穿象牙白工笔山水楼台圆领长袍,长发只用一条霜色缎带松松束于脑后,恍如谪仙之人,眼眸低垂启唇而歌,神情专注,让那张俊俏的脸散发着无人可比的迷人魅力。


       而在他左手边坐着抚琴的男子却并没有被周泽楷的光芒完全盖住,若说周泽楷是俊俏,他便是俊逸,最难得的是一身书卷之气,所谓君子端方,温润如玉,一个雅致到极致的男人,便是蓝雨阁主喻文州。


       “真是好听,老板你以后多多无聊,我们就有耳福了。”张佳乐一脸享受地听着,一边对苏沐秋道。


       “就算我无聊,那也要文州和小周配合才行。”苏沐秋懒洋洋地道,“可惜小周那么好一把嗓子,却是个不喜欢说话的,真是暴殄天物。”


       “就是,他那声音就算不唱歌,听他说话都能是种享受。”张佳乐点头附和。


       他这话并非吹捧,周泽楷的声音不是少年的清亮柔软,而是低沉磁性的华丽音色,每一个发音对听的人来说都是听觉的享受,可惜嗓子的主人寡言少语,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说一个字绝对不会说两个,这也导致了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人能清晰完全地解读他字眼中代表的真实含义。


      “诶,老王你给算算,看小周什么时候能遇到一个能无障碍精准解读他语言的人?”张佳乐突然很兴致勃勃地扭头看向王杰希,一脸的八卦。


       苏沐秋听了也来了点兴趣,微微直起身子看向王杰希,“我也挺好奇,杰希你算算。”


      “今日不宜卜算。”王杰希淡淡道。


        张佳乐很是失望,王杰希这人倔得很,说了不算就是不算的,苏沐秋却微微勾了勾嘴角,慢悠悠道:“月上中天,今日便是过了,不宜也宜。”


        王杰希去看天色,果真如此,便掏出随身带着的龟壳,有节奏地摇了几下,最后倒出三枚铜钱,仔细端详了一会,道:“红鸾星动,姻缘将至。”


       “真的假的?”张佳乐顿时兴致更浓,凑到王杰希身边摇了摇他的手臂,“那算一算文州,他老是笑眯眯笑得人心慌,看有没有人出现能收了他。”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苏沐秋,见后者含笑点头,便再次卜算了起来。


       结果竟然又一样。


    “红鸾星动,姻缘将至。”


    “哦哦哦哦,喻心脏也有人要了,算老板的!”


    “先算乐乐。”苏沐秋道,张佳乐耸了耸肩表示没关系。


      谁知道结果又是一样。


     “不是吧?王杰希你这龟壳是不是坏了?怎么全部都是一样的结果?算算老板的看怎么样。”


       结果还是一样。


       张佳乐表示,这龟壳一定是坏掉了!


     “没坏。”


     “没坏怎么所有人都一样?难道说我们都要娶妻生子了?还是说都喜欢上同一个人?这不可能啊!你算算你自己看是不是一样。”


     “卜算者不能卜算自身。”


     “切,王杰希你的龟壳绝对坏了!要是我们都红鸾星动,那么估计你的也动了!”


     “姻缘天注定,时候到了便到了。”


       苏沐秋听着张佳乐的嚷嚷声和王杰希不急不缓的应对,懒懒地闭上了眼睛,至于那个卜算结果,他倒也相信,王杰希这手卜算绝活真不是浪得虚名,但他对于那红鸾星动之语却也没有多少感觉。


       正如王杰希说的,时候到了便到了。


       而且最近日子有些无聊,出些事情让他解解闷也是好的。

       他们这些人的姻缘路会如何,他还真的很是期待。






评论

热度(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