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伞】芣苢

给 @归期未至 妹子的生贺,生日快乐啊我们的村良心!虽然我们离的很近,却不能面基,但是我们有一个五年之约啊!希望你不要嫌弃我的魔性画风。

 

#架空向

#无差无差无差

#OOC!OOC!OOC!

#渣文笔!

#私设成山!

 

 

————————————————————

 

 

叶修叼着烟,蹲下身子看着一堆草里面的一朵花骨朵,真是不知道一朵花怎么会出现在路边,和杂草放在一起,而且……还自带了个花盆,叶修伸手把花盆转了一圈,后面还贴了张黄色的标签纸,上面有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还有一个稀奇古怪的笑脸:你愿意收养一株苏沐秋么?:)

隐隐约约记起张佳乐曾经对他灌输的一些草木知识。苏沐秋,十八年生草本植物,花期三年,茎直无叶,花瓣呈白色,半透明,可见脉络,花瓣外翻,犹如伞状。花期可维持三年,三年后夏季死亡。

鬼使神差地他把它带回了家,摆在阳台上,哪怕当作装饰品也不错,沐秋,名字倒是挺好听。

手指无意识地碰触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注意力集中在泡面开没开的叶修,没有察觉到手下的苏沐秋颤了颤,有那么一点为了迎合他而蹭了蹭的错觉。

 

难得睡了一个懒觉,洗漱完毕的叶修坐到了餐桌旁边,抬手夹了一筷子的小笼包就往嘴了放,就着小米粥吃了几口榨菜,嚼着嚼着察觉出哪里不对,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早饭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一点,叶修顿时觉得吃进去的是冰渣,连带着胃也有一些扭动地痉挛,不过叶修可不是一般人,马上镇静了下来,好歹吃完了再说,更何况这“从天而降”的早饭实在对他口味。

风卷残云般吃完了饭,叶修开始认真检查家里有没有别人进来过的痕迹。

这时才发现,不止多了份早饭,连他整个屋子都被收拾了一遍,独居宅男的房间自然算不上什么整洁干净,衣服不堆到没得穿时绝对不洗,垃圾不到满出来绝对不倒,泡面不到饿到不行绝对不买(x,可是现在不仅衣服洗干净放在床头,垃圾桶也是空空如也,好像就连地也被拖了一遍。

 

叶修对于这时候还能保持理智的自己很是佩服,然后拿起电话打了110(不是!),多次找寻无果的叶修只能无奈地坐在阳台旁,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苏沐秋的花骨朵:“老苏啊,”口吻像是对着一位故友,“你没有看见一个仙女之类的姑娘来我家帮我干活?”苏沐秋几不可见的抖了抖,“……算了,当我没问,我上班去了,好好看家啊。”深深觉得和一朵花骨朵聊天有点丧心病狂,都怪出的这件事。

听到“吧唧”一声的落锁,苏沐秋舒了一口气一样垂下了花骨朵,白雾弥漫,化身成了一个翩翩花仙子美男子,然后溜到了书房打来了电脑,登陆了荣耀。

 

对于这种一睁眼有早饭,一回家有晚饭,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生活,一开始还神经兮兮地各种怀疑,后来发现饭没有毒,也没有什么人来找上他,慢慢对此习以为常,没准真的有个仙女呢。

只是……不对,很不对,这个月的网费消耗的太多了,看着惨不忍睹的数字,叶修觉得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太对。

思索着和恶魔签订某种契约的可能性,以网费为代价,有人照顾他什么的。

这样突如其来的美好着实让叶修满足了一下,“仙女姐姐”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符合自己的设想,不论是抬手就能碰到的水杯,还是好吃可口不油腻的饭菜,哪怕是分门别类码放整齐的书本,会让他产生有那么一点依赖的感觉。

 

叶修提着水壶按时给苏沐秋浇水,掐指一算花期也快到了,可是花骨朵不如刚开始的精神,反而变得病恹恹的,无力地耷拉下来,好像疲惫不堪,总也睡不醒。

与网上的一些描述对照了一下,叶修也没发现与之吻合的症状,自己琢磨着大约是水浇少了,于是又倒了一些进去,直到快满出来才放下。

正在此时,电话响了,叶修冲着对面答应了几声,转身连门都没关就出去了。

 

签完了快递回来的叶修,隔着半掩的门听到了马桶抽水的声音,我去!家里这是进贼了!王大眼你个神棍,我信你个奶奶腿的!还说我最近有桃花运!

就在他寻摸着顺手兵器时,从卫生间里出来一个眉目清秀的青年,四目相对,静默无声,望穿秋水,一眼万年(个鬼!,叶修急中生智:“要拿什么随便你,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苏沐秋捧着水杯坐在茶几旁边,看着坐他对面的叶修,脸色从兴师问罪到三观尽毁。

整理了一下思路,叶修开口:“你就是我捡回来的那朵花?作为开花的代价,帮助主人做家务,同时不被发现,否则视为失败?”

苏沐秋点头同时补充:“不过我本体不是花,只是原先做了一件错事被罚,开花之日就是刑满之时,谁知道你莫名其妙喂了我那么多水,害我不得不变成人,上了趟厕所,居然还被你撞见。”清秀文雅的脸上,带着懊恼和烦躁。

叶修几乎把“怪我咯”三个大字具像化,不过好在还有些为数不多的内疚:“也就是说这些天的事都是你做的?”

“不然呢?你真当这个世界上有仙女啊?!”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将俊逸的形象毁成渣。

叶修想起这些天对花的各种自言自语,不禁老脸一红:“咳,如果你顺利完成任务的话,是不是就要离开?”

苏沐秋仍旧是那幅不屑的样子:“肯定的啊,我还有个妹妹要养呢,你们这里空气这么差,食物也不一定安全,我还要为你打扫房间,多受罪啊。”同时声音低了下去,“不过好在还有荣耀可以玩。”

叶修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我家网费最近高的吓人,是不是也是你干的?”

苏沐秋就知道他会问这个,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抱歉啊,一个没忍住,看不出来你也是玩荣耀的啊。”

荣耀,听到关键词的叶修来了精神,“少年要不要来一盘啊?”苏沐秋也是眼前一亮,他看叶修玩的也不错,手早就痒了。

“来就来啊,输了可别哭!”

“哭的没准是你哦,少年。”

“滚。”

“呵呵。”

然后就是生死相依缠绵悱恻红尘做伴潇潇洒洒的竞技场PK(什么东西!摔!)

 

两人打的昏天黑地不相上下,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叶修略胜一筹。

“怎么样?服不服?”叼着烟的叶修恢复了嘲讽本性,由于苏沐秋的抵死相逼,没有点燃。

苏沐秋不甘示弱:“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叶修和苏沐秋同时怔了怔,很长么?他们可以这样肆意挥霍的时光真的还很长么?

“我说苏沐秋啊,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这样被我发现了,应该算失败吧,有没有什么再加的惩罚?”

被提问的人苦涩的笑:“我也不记得犯了什么错了,大致记得是和某个人有关系,至于失败后怎么办,我更不知道了,不过不知道他们发现没有,还可以有补救的机会。”

叶修也是一阵无言,他本来就是大少爷出身,没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尤其知道这件事和他有关系,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苏沐秋,只能陪着他想办法。

 

天色擦黑,叶修揉了揉肚子:“好了好了,办法一时也想不出来,苏仙女,现在可以给我做饭了么?”

苏沐秋懒得和他争论,任命地给他做饭去了,完全没想到,如今任务失败,他已经没有给他做饭的义务。

叶修乐呵呵地跟在苏沐秋后面,进了厨房,看他技巧繁多的厨艺,又惊艳了一下,看起来不输任何大厨,想起自己这些天来的待遇,在觉得捡到宝的同时,为这种生活可能要结束了感到不舍。

吃饱喝足的两人满足的像是偷腥成功的猫,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叶修,碗你洗了啊。”

“我靠,为什么我洗,是你来我家受罚的好不好!”

“可是我任务失败了啊,导致失败的人还是你诶。”

叶修被捉住痛处,任命的洗碗去了,为了防止这个战五渣砸了盘子,苏沐秋抱臂站在他身后指导。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我去,笨死你算了。”终于忍受不了上面还残留污渍的苏沐秋亲自上前,准备带着他洗。

覆上了那双好看的不像男生的手,叶修只觉手背上一热,苏沐秋的手也很好看,白皙修长,温暖而柔软,叶修的耳尖不自觉的红了。

手上的动作变得越发僵硬,鼻翼间充斥着苏沐秋身上微弱的花香,不是甜腻的味道,反而清爽宜人。

认真洗碗的苏沐秋没有发现叶修的异常,直到叶修咳了一声,才后知后觉两人的距离过近,苏沐秋往后退了一步,仍旧站回了叶修身后。

随着手背上的一凉,连带着心里也有点失落,越发觉得尴尬的苏沐秋几乎是逃跑一样远离了厨房。

终于洗好碗出来的叶修,一眼就看见呆立在阳台上的苏沐秋,凑过去一看,发现之前好好的花盆裂了开来,好像一道黑色的线,从盆口蔓延到了盆底,瞬间化作碎片。

 

苏沐秋苦恼地揉了揉眉心:“现在怎么办?我连回去都没办法了。”叶修看他一脸烦闷,本打算叫他换个花盆,也知道并非那么容易。

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除了你没地方住,还有什么别的影响么?”

苏沐秋摊手:“我上哪知道去,看起来就没有好事,本来还想着趁着他们可能没发现,偷偷回去,当作完成,如今看来,只能暂时留在这里了。”

叶修的心情很复杂,就在刚刚听到苏沐秋说可能留下时,心上重重的划过庆幸。

“那就留下来,不要走,住在我家里,我养着你。”

当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满脸错愕的苏沐秋。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知道……”苏沐秋垂下了眼帘,“今天太晚了,我睡书房好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完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叶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居然就这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关上门的苏沐秋没有表明上看起来的淡定,他又何尝不想留下来,一直陪着他,那个家伙饭不会做,也不会照顾自己,就这么走了,又怎么放心的下。

今夜月明星稀,注定有人无法入眠。

 

果然不出所料,看着空旷的书房,叶修倚靠在门口,心里某个地方像是插进了一根刺,插着疼,拔下来更疼。

那些天发生的事情犹如黄粱一梦,如果不是残留的花盆碎片,他都未必会相信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曾经路过他的人生。

家里又恢复成脏乱的模样,叶修每天捧着碗泡面坐在电脑前,一如往昔打荣耀,煤气灶再也没开过,也不用再自己洗碗,好像回到了曾经的曾经。

只有他自己知道,有些东西到底是不同了,那个碎了的花盆被他用胶水粘了回去,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想着下次再见到他,就可以还给他,为此手上多了好几道口子。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就像他以为苏沐秋来之前,他不能习惯有人照顾他的生活,关心他,陪他打游戏;也像苏沐秋走之后,他也不习惯回家面对杂乱无章的房间。

曾经有多笃定那个人还会回来,如今也像守着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笑话。

世事无常,不过如此。

 

有些事情总是结束的从容淡定,也有些事情开始的措手不及。

所以当那个背着旅行包,风尘仆仆的青年站在他家门口的时候,才会有种一片空白的感受,最真切的感受却是不真实。

“叶修先生,你愿意收养一株苏沐秋么?”

大片的阳光从他身后透了过来,整个人变的虚幻又缥缈,眉眼间依稀能辨认出不变的温柔,染上了笑意盈盈的整张脸。

“我愿意。”

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久违的颤抖,以及等候了许多时的释怀。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果咩了未至,我还是不会写BE,连OE也觉得对他们太残忍,请吊打我好了_(:з)∠)_

部分有关苏沐秋花的设定来自朵朵太太http://weibo.com/1691706211/B2pNsBRws

最后欢迎捉虫欢迎勾搭w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