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伞】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给  @焰澜  妹子的200粉点文

伞哥重生梗

#原著向

#无差无差无差

#OOC!OOC!OOC!

#渣文笔!

#私设成山!

 

 

———————————————————————

 

   雨渐渐下大了,叶修窝在一个角落里,可有可无的想,这苏黎世的雨和杭州的可是不太一样。

打火机拿出来又放回去,看着墙上的禁烟标志,最终还是没有把手上的香烟点燃。

   他叫的饮品被侍者端了上来,浓香扑鼻,咖啡这种东西真是奇怪,明明是用来怯乏的,闻起来却令人昏昏欲睡。

他熬夜时总习惯喝绿茶,不怎么喝咖啡,摆在桌上良久,也没有喝下去的欲望。

   视线转回到窗外,行人或打伞或披雨衣,步伐匆匆,不知去往何处。

   视野所限,看到的犹如一个小小的世界,有人来自然就有人走,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停留。

就如同那个转瞬即逝的人,永远在他心里占据着一隅。

 

   有个人站在那里很久了,叶修甚至都没有印象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撑了一把黑伞,穿着白色的衬衣,还有洗的发白的牛仔裤。

   距离太远看不清容貌和表情,扑面而来的熟悉感,他周身有种奇怪的气场,好似从背景里跳脱了出来,与周围格格不入。

   石头扔到了水里,泛起层层涟漪,叶修盯着那人看了许久,终于有些按耐不住,“噌”的起身,奔出了门外,不顾外面大雨倾盆,连把伞都来不及拿,将诧异惊慌的各种目光甩在了身后。

   不管是不是他,他都不想再错过。

   周遭的人对他的行为疑惑着,他好像没有知觉一般,越发的靠近,越发的忐忑和惶恐。

 

   三步。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两步。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一步。

  “阿修,我们要一起拿冠军!”

 

   骗子,苏沐秋你就是骗子,食言而肥知道不?

   你说人生的路还长,你就先走了。你说从头再来,结果从头再来的是我。你说要拿冠军,然后你舒舒服服地躺在地底下十年,看我拼死拼活,替你拿了冠军,替你养了妹妹。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可是我仍然愿意相信你会回来。

 

  “怎么不打伞?”苏沐秋往前了一步,雨伞朝叶修的方向倾斜,噼里啪啦的雨点落在伞面上,有种不真实的距离感,掩盖了言语里熟悉的温和。

   雨水几乎打湿了叶修全身,有几滴滑落至领口,脸上全是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其他。

  “怎么不说话?”苏沐秋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递给了对方,叶修好像终于回过神来,狠狠地撞向了苏沐秋。

   后者不曾防备,往后踉跄了几步,正想开口,迎面而来的是个久违的拥抱,带着令人心悸的微凉。

  “是不是你回来了?没关系,就是做梦我也认了,让我抱一会儿,几分钟就好……”

   雨水蹭在了干净的衬衣上,滚烫的心脏不规律地跳动着,透过淋湿的衣服,传递着微不足道的温暖,一路灼烧到神经。

   苏沐秋空出来的那只手环住了叶修,时间好似凝固,静默犹如化不开的墨。

 

 

   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杂乱无章,毫无逻辑。

   上一秒苏沐秋还对着他笑,和他说话,下一秒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荣耀里战斗,不知停歇,也没人劝他停歇。

   刚刚赢了苏沐秋一场比赛,还来不及记录,就坠入了失去那个人的永夜。

   站在领奖台上捧着属于国家队的荣耀,靠在苏沐秋的怀里,聆听他存活的心跳。

   无需步步为营,无须计较得失,只要在这个人的身边,他便还是那个可以不管不顾离家出走的叶家少爷,就可以放下一切防备,全身投入到游戏里。

   他信他会和他一起战斗,他信他不会逼他改变,他信他会为他挡下一切风雨,就像他信他们一直并肩而行,取得本就属于他们的一次次荣耀!

   苏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只可惜是个梦。

   幸好是个好梦。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King size的大床上唯有他一个人,身旁的枕头崭新,看不出有人使用过的痕迹,一室冰凉。

   叶修无意识地蜷起身体,迟钝的头痛感袭来,只能无力地撑着额头,猜想着或许是昨天淋雨的后果,本想挂上的嘲讽,弧度偏转,扭曲到缅怀。

   曾经的悲伤、愤怒都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心如止水,可就是这样,抚上胸口还是隐隐作痛,他大抵是习惯了,不过就算是个梦,可以梦到你,也是个很好的梦。

   

 

 

Fin

 

————————————————————————

 

 

 

 

 

 

 

 

 

 

 

 






 

 

【如果就这么完了 你们会不会打死我?】

 

 

叶修把被子往上一盖,遮住了脑袋,打算重新睡一觉,反正世界冠军也拿了,离回去也有一段休闲的时间。

刷卡声就是在这时候响起的,叶修怔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掀开了被子,抬头就对上了苏沐秋带笑的眼睛。

这大约还是梦?可是不想醒。

苏沐秋将提着的早午饭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坐在发呆的叶修身边,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我好不容易回来了,给点反应好不好啊叶修大神?”

叶修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带着他特有的温暖和柔软,是真的,二话不说咬了上去,苏沐秋倒吸一口凉气。

“我去,叶修你属狗的!咬这么重,要死啊!”

叶修这才收了嘴,平静的擦了擦:“不,我就是确定一下。”然后敛了视线,抱了上去,不是昨天的凶狠,小心翼翼,犹如对待稀世珍宝。

“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也不管你会不会走,因为我这次不会再放手了。”

鼻尖充斥着那个人惯有的薄荷味,曾几何时,他闻到就会觉得安心的味道,消失了许久,不过还好,他回来了。

“你放心吧,我不走了。”苏沐秋反手搂住了他,两人静默不言,却无丝毫尴尬,如果可以,就这么抱着也不错,无论斗转星移,无论岁月流逝,你在我的身边。

 

打破宁静的是叶修的肚子,苏沐秋忍着笑,放开了他。

“咳,先吃饭,吃饭,吃完了再说。”然后将桌子上被他遗漏许久的粥拿了过来,感谢保温性能很好的碗,放了那么久也不是太凉。

“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苏沐秋的脸上带着难得一见的调笑。

叶修也是少见的红了耳尖:“废什么话,我自己吃。”翻身就下了床,这才发觉有哪里不对。

“苏沐秋,”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咬牙切齿,“你特么把我衣服给换了?还是由内而外?”

被提名的人一脸无辜:“昨天你都湿透了,你又睡得死沉死沉的,不帮你换肯定得感冒,不用太客气啊。”

叶修现在的心情有些微妙:“可是你特么给我换上的是这种T恤啊!”恨不得把蠢萌的Doge扔他脸上,重点是他。连。胖。次。都。给。换。了。

意识到他在想什么的苏沐秋依旧淡定:“你浑身上下我哪没看过,换个衣服算不了什么,”然后又露出了那种颇为欠扁的笑,“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已经平静下来的叶修也是十分从容的回了一个中指给他,“呵呵,哥信你有鬼!上次你就这么说的,最后还不是——”说到这里,两人都难得的沉默。

苏沐秋抿了抿嘴,靠近了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到了墙角,铺天盖地的薄荷味让人无处躲藏。

 

一开始苏沐秋只是想分散叶修注意力,后来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也不知道。
    舌尖带着刚喝的粥的清甜,吮吸着不肯停歇,交换着彼此的气息,细细研磨,慢慢品尝。
    苏沐秋见叶修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方才放开他,谁知他还不知死活的又靠上来,像受伤的动物把头埋在苏沐秋的颈窝。
    本想推开他的手顿住,改成环抱,头发有些扎人,痒痒的,温香软玉在怀,理智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沐秋,我难受。”
    听见的人呼吸都空了一拍,声音过于软糯和懒散,无意识的勾人心智。
   “阿修?”苏沐秋将他扶了起来,叶修双眼紧闭,曾经他以为的通红变得更加病态,额头上还有细小的汗珠,身体也开始不自然的发烫。
    略加思索就明白了这是昨天淋雨的后果,一边无语的感慨他这个战五渣的体质,一边心疼他一个人熬过来的这十年。
    迷糊中觉得总有人在他身边走动,凭借意识啦住了他:“喂,你别动了,就坐在这里陪我一会儿。”
    正在寻找可以用来降温东西的苏沐秋依言坐在了叶修身边,握着他好看的手,认真的为他做起了手操,虽然当年他没有做的机会,但并不妨碍他会做。
就是这双手在他离开后帮他照顾的沐橙,就是这双手拿下了联盟四个总冠军,就是这双手撑起了一个荣耀朝代,同样是这双手握着他曾寄于厚望的君莫笑和千机伞,建立起燎原的兴欣,杀回了荣耀战场。
    而现在,这双手就在他的手中,他以一种虔诚的姿态细细吻过岁月的痕迹,感谢你不曾退缩,感谢你未曾放弃,感谢你为我留了一场比赛,感谢你——成为我的恋人。

“叶修,你还不起啊,都睡一天——”话说一半的苏沐橙有些尴尬,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一个陌生男人趴在叶修床边,还握着他的手,好像叶修一动,他就能醒来。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过偷窥别人隐私也不太好,稍稍犹豫了一下,苏沐橙还是打算退出去,临出门前再次抬头看来眼沉睡的叶修,和那个陌生的人。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细碎的阳光打在他的发梢上,泛着迷人的光泽,明晃晃的,偏偏携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这种感觉她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个人是——

“哥哥?”耐不住好奇的苏沐橙还是靠近了那个人,在看清那个人面孔的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太过于熟悉的称呼在这种情况下变得十分滑稽,本该长眠于地底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午夜梦回中,魂牵梦绕的思念,记忆的碎片拼不出完整的画面。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悠然转醒的叶修睁开了眼,一偏头就看见站在床边捂着嘴流眼泪的苏沐橙,吓得他顿时睡意全无,伸手就想帮她擦眼泪,这时候才想起苏沐秋的存在。

被牵动的苏沐秋惊醒,只听见“咔嚓”一声,脸色瞬间变了,忍不住吸了口气,叶修伸手搂住了苏沐秋,苏沐橙也愣了,顾不得脸上的泪水,赶忙凑了过来,“哥哥,你没事吧?”

苏沐秋忍着被扭的脖子痛,拉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没事。”习惯的话说完,才发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沐橙?”带着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害怕最疼爱的妹妹受了丝毫刺激。

苏沐橙见他真没事就放了手,环起胳膊不怀好意,“哥,你不打算给我解释解释么?为什么你死而复生?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你没告诉我?为什么你在叶修的房间里?为什么还和他手拉着手?还是……你就没有关心过我?”

“不是的,沐橙,抱歉,我从来没有忽视过你,只是这件事太过诡异,我也是最近才找到的叶修,我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没准你们隔天一醒来就看不到我了,那样,是不是更难过?”脸上深深的歉意,不足表达他对妹妹的内疚。

苏沐橙咬了咬牙:“可就是这样,我也不希望你瞒着我,我是你的妹妹啊,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你不先和我们商量呢?”

苏沐秋伸手,想像过去一样撘在苏沐橙柔软的发上,半途还是收回:“对不起,沐橙,所以我现在,回来了。”

苏沐秋连着苏沐橙带叶修一起圈住,这是他曾费尽心机想护住的家,也是他戛然而止的遗憾,更是他如今回来后的归宿。

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既然见到了你,就不会再放手。

 

 

 

 

 

真·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呃 最后我还是私心加了沐橙 总觉得这样才是完整的一家

抱歉拖了这么久 很感谢每位催我更新的小伙伴虽然你们是那么残暴QAQ

希望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 也希望各位给我提意见

最后欢迎捉虫w


评论(27)

热度(52)

  1. 丷凉肆天地玄黄≯晴日 转载了此文字
  2. 霜天 影炎天地玄黄≯晴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