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绿衣·番外 贰

#无差无差无差
#古风paro
#一句话的双花韩张喻黄方王莫橙乔高出没 不影响阅读 避雷注意!
#私设特别多!!!
#OOC!OOC!OOC!
#渣文笔!!!

【对不起了各位 终于把番外弄出来了 应该没人记得了吧_(:з)∠)_】

绿衣·上     绿衣·下     绿衣·番外 壹
———————————————


十一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叶修备上了好些酒菜,独自一人,没有带任何随从,也未驾马车,向着南山徐徐漫步,不似祭拜,更像是同好友聚会。
一座青冢前,摆着好些瓜果蔬菜,看来时常有人过来追思,放下食盒,叶修随性的坐下,顺手捞了一个桃子,往身上蹭了蹭,便张嘴咬了一口。
“最近朝中无大事,各国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曾经是百花副主的张佳乐入盟霸图,这你是知道的,最近他和义斩的孙哲平终于修成了正果,真好啊,虽然他们绕了许多远路,但是好歹在一起了。”
“既然说到了霸图,那就讲讲咱们的老对手韩文清好了,没想到吧?他那种面露凶相的人,也能找到陪伴一生的搭档,呵~原来我也是有的啊。”
“蓝雨那两个看着挺顺的,其实也分分合合经历了不少事。”
“微草的方士谦过了这么些年,抱得大眼美人归也不容易。”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是嫉妒他们。”
“你要是还在,咱们也能气回去,也不至于剩我一个人受他们嘲讽。”


十二
浓雾散去,前方的光源渐渐靠近,柔和的犹如母胎中懵懂。
苏沐秋缓缓的睁开了眼,暗室里不算太强的灯光让他有瞬间的失神,恍如隔世。
试着转动了一下脖子,目光扫过之处,放眼一片冰蓝,抬抬手臂,发现都能动弹,只是有些生硬,舒了一口气,活着就好。
又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身边已经站了不少人。
“呦,小张,士谦你们好啊,连老韩,大眼也在啊?”示意性的挥了挥手,终究还是以疲惫告终。
被点到名的几位,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放松,至少能醒过来,还能挥手,居然也没有出现失忆之类的幺蛾子,还算(LO)是(主)不(有)错(良)的(心)。


十三
休整的日子不好过,不说每天都要喝苦的像胆汁一样的药水,还要忍受日复一日的寂寞与空虚,由于康复还不完全,张新杰连门都不让他出。
年少不知愁的年纪里,总是盼望有闲暇的时光,与所爱之人仗剑江湖,浪迹天下,如今闲是闲了,只是却苦闷难言。
方士谦曾经问过他,可想知道叶修的事情,那时他轻笑,与其从他人处得知,不如自己去看看,现在想来——也没有什么可想的。
或许是因为睡得太久,如今越发睡不着,忆起往事如烟,过去的嬉笑怒骂,煮酒论英雄,不过是一笑而过。
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四
烟花三月,本是春暖花开的日子,叶修的骨子却越发懒了,窝在暖阁里不想动弹。
还在他与他未入荣耀谷之时,大概也是这么个冷春,苏家满墙疮痍,挡不住倒春寒。当时唯一的厚棉被裹在沐橙的身上,苏沐秋和他相偎相依,贴的很近,近得好像一歪头就能吻到他。
彼时太年少,总以为岁月无谓蹉跎,谁想,错过竟是永恒。
厚重又不失轻巧的金丝棉被盖在身上,温暖又空虚,不复从前面面相对的滚烫,好似狡猾的寒风总能找到缺口溜进来,怎样都堵不住。
其实叶修自己也明白,空了一块的岂止是棉被,还有总也填不满的心,那里曾经住的可是整整的一个人——一个值得他缅怀一生的恋人。


十五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雪终于停了,在苏沐秋的百般哀求下,柳非还是败下阵来,扶他出了暗室。
因为担心方士谦和张新杰追究,柳非也不敢走太远,加之苏沐秋身体尚未痊愈,两人便坐在屋檐下望着外面白茫茫的世界。
能够离开暗室,苏沐秋的心情好了很多,连带着话也多了起来。
“我记得小时候,沐橙最爱堆雪人,圆圆滚滚的立在雪中,最是好看。”
“后来叶修来了我们家,带着打雪仗,我的准头比他好一些,加上有沐橙帮我,两人把他打得浑身是雪,化了之后,还差点得了风寒。”
“过年啊,就只有我们三个,叶修也不回家,拿出早些时候备好的山珍海味,配上平时舍不得喝的好酒,一醉方休。”
“哈哈哈,对的,叶修的酒量实在不够看,沾酒便倒!”
“到了大年夜,我们就爬上山头,俯瞰山下那万家灯火,喧嚣离我们那么远,还真是怀念……”怀念你,怀念你们,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十六
上元佳节,花灯满街。
叶修身着便衣隐在人群中,太久没有这般热闹过,自然不免想起难忘的那次。
刚出荣耀谷的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在山内呆腻了,加上之前讨生活极为辛苦,并未真正融入到人间烟火之中。
此次下山自当领略一番,结果因为人流,把两人冲散了。
惊才绝艳的苏沐秋堪称完美,唯独一样,他是个路痴,虽然还没到丧尽天良的地步,不过也是个必定迷路的主。
叶修迅速原路返回,明知以苏沐秋的身手头脑无需多虑,到底是掩不住的担心。
一切慌乱从见到靠在柱子边的那个人戛然而止,神色中混合着尴尬和惊喜。
缘起于在人群中看到了你,缘灭于看见你在人群中。
只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害怕他从他身边离开,再也找不到,只是终究事与愿违。


十七
这日,高英杰照例为苏沐秋送饭,打开暗室的门时,只见理应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人立在桌旁,似在描绘着什么。
高英杰凑过去一看,只觉画上的两人眼熟的很,一个穿衣随性的男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一个容貌绝美,和苏沐秋有七分像的女子倚在他身旁,两人靠在树下,好似交谈着什么,不似恋人,更像兄妹。
苏沐秋细细端详着画上两人,脸上的表情在灯下昏暗不明,眉宇间是化不开的柔情。
忍了又忍,高英杰还是忍不住问出来:“苏前辈为何不把自己画进去?”
苏沐秋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转头微微一笑:“我怎么不在?若他们念着我,我自然在他们心中。”说着将画轴卷起,仔细地收好。
“英杰,你可有思念之人?”骤然听见问话的高英杰有些反应不及,苏沐秋未等到他的回答,便继续说了下去,“我曾以为我承受的了一切痛苦,哪怕被父母抛弃,哪怕被生活所困,哪怕被好友背叛,唯有那一瞬间的感到自己再也不能陪他,才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痛,后来我才知道,挚痛是因为挚爱。”


十八
沐雨橙风长公主的大喜之日将至,兴欣上下无不喜气洋洋,所有筹备人员都忙得脚不离地。
总管陈果更是几夜没合眼,为了给心中永远的女神一个永世难忘的婚宴,连新郎莫凡也成为了苦力。
作为另一个主角的苏沐橙却坐在自己的闺房中,无所事事的嗑瓜子,随手翻看着烟雨女皇楚云秀推荐的《浮生不若梦》。
不是她不想帮忙,而且大家不让她插手,让她赶紧适应新角色,当好自己的新娘。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曾经的曾经,他们也是这般岁月悠然,与世无争。
她只愿安心窝在两个哥哥的背后,看他们举杯对饮,执子对弈;看他们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看他们切磋武艺,时而争吵;看他们指点江山,畅谈天下;看他们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他仍是那个不知江湖险恶的离叛少年,他仍是那个不语温饱艰难的温和兄长,没有日夜不休讨生活的劳累,没有殚精竭虑思战术的辛苦,唯有他们三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好。


十九
将荣耀谷甩在夜月之后许久的苏沐秋才恍然明白,没想到高英杰真的会助他出逃,那个一向羞涩乖巧的少年露出难得坚毅的目光。
“前辈,我懂相爱不能相守的痛,您若是见到一帆,请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他。”
摸至胸口保存完好的信封,又是一声喂叹:可怜天下有情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哪个混蛋说的?!出来!保证不往死里打!】
为防止被人认出或追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苏沐秋不仅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更是戴上了从王杰希处顺来的的人皮面具,纵是如此,他也把最新的江湖传闻听得真真切切。
——兴欣长公主沐雨橙风苏沐橙,下嫁镇远大将军莫凡。
思及此,一股无名火起,那个无口的臭小子敢染指他最疼爱的妹妹!还有叶修,他居然也不知劝阻,干嘛吃的?!本就思乡心切的苏沐秋,如今更是恨不得立刻回到妹妹身旁。


二十
叶修为首的众人把婚宴筹备的极为盛大,他有多疼爱这个妹妹,就有多想把这件事昭告天下,巴不得所有人都来祝福才好。
宫殿前的高台用作表演之用他是知道的,只是并未详细的过问,表演之人由民间选出,饶是全权负责的陈果对此也毫无所知。
所以,当那个人从天而降时,他们才会那样的手足无措,乃至欣喜若狂。
一袭绿衣在风中猎猎作响,高台上的人手握长剑,配合着震人心魄的鼓点,端的是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苏沐秋一曲舞罢,趁着大家愣神之际,找准时机将剑刺向莫凡,他倒想看看这几年这臭小子是否有长进之处。
见他先将苏沐橙推至安全之地再来迎战时,苏沐秋眼底划过一丝赞赏,随后手下招式渐猛,只是重伤初愈,无法使出全力。
总的来说对武功灵活的莫凡还算满意,精神容易不集中的问题相对从前也有改善,正待他想进一步探究时,不偏不倚的斜里插入了一把银伞。
……好久不见了,阿修。



TBC or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呃 贰到此就完了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应该还会有叁【nitama】
又是一个自习的晚上 感觉每次在晚自习上才有效率啊……这样不好不好……
想看前文的可以点下面这个【绿衣】Tag
话说大家不要爬墙好不好?QAQ
最后欢迎捉虫!


评论 ( 14 )
热度 ( 38 )
  1. vffgvmbx8456ccxcv天地玄黄≯晴日打伞☔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