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绿衣·番外 壹

#无差无差无差

#古风paro

#私设特别多!!!

#OOC!OOC!OOC!

#渣文笔!!!

 

【对不起各位 终于把番外弄出来了 应该没人记得了吧_(:з)∠)_】

 

 绿衣·上     绿衣·下    绿衣·番外 贰

——————————————————

 

 

叶修记起他与苏沐秋初见那日,两人为了一只野鸡大打出手,虽然最后是叶修险胜,也差点爬不起来。

得知他是离家出走的,苏沐秋友好的邀请他回家一叙,顺便一起煮了那只鸡,结果两人痛苦的发现,在他们酣战之时野鸡早就跑得没影了,两人互相埋怨,却因此熟识起来。

后来他见苏沐秋一人年纪不大,却带着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妹妹艰苦生活,对他的敬佩之情无以言表,答应和他一起用武功补贴家用,两人时不时还会切磋一二,由沐橙记录,彼时苏沐秋总是输,还装作不在意的说:“少年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接着他俩收到荣耀谷的邀请贴,邀他俩入谷,江湖上传言,天下奇人有十,七出荣耀谷。

无人知荣耀谷是何人所创,只知数百年来,培养出的良才不计其数,各国名人将相半数出师于此,武林中各帮各派之掌门更是几乎都拜于门下,能被谷中长老亲自邀请更是莫大的荣耀。

谷中有二十四个门派,术业专攻,各有所长。

而可以熟知各门精髓的天之骄子,唯有先前自学成才,后来入谷的两位不出世之才,叶修和苏沐秋。

 

 

当初入门时,叶修入了战法之门,苏沐秋入了神枪之门,后来他二人在现世的称号“斗神”“枪神”皆出以此。

如今想来,在谷中那段练武时光看似漫长而无聊,实则短暂又快活,不用再担心温饱,不用再步步算计,无须计较得失,不悲不喜无伤无痛。

时光悠然,两人还是时不时的切磋,只是重心放在了学习计谋兵法上,闲暇时只是聊聊天,斗斗嘴,看看沐橙。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出谷前一日,他们促膝长谈了良久,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沐秋,若是天下太平了,你想做什么?”

“希望找一个宁静祥和的小村庄,有属于自己的小竹屋,竹屋前有沐橙最爱的蔷薇花。还可以和你过一辈子,你唱歌,我舞剑。”

自那时起他们中间的东西就发生了变质,只是两人心知肚明,却谁也不提,都以为他们的路还长着。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出谷之时两人入了嘉世之国,由于沐橙未到出谷年龄,便让她于谷中继续学习。

苏叶二人辅助陶轩,与先后出谷,建了霸图、皇风两国的韩文清、郭明宇成为三足鼎立之格局。

后来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楚云秀、苏沐橙、肖时钦等人出谷,加入不同阵营,天下大乱,彼时嘉世之中出现内患,陶轩宠信佞臣刘皓、陈夜晖,害怕苏叶两人功高盖主,将两人打压,政事上更是加重赋税,征集民兵修筑豪华的寝宫,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正逢苏叶二人不问世事,潜心研究千机伞之时。

 

 

外面的风声渐大,连带着刚刚塑造千机伞成功的叶修和苏沐秋都有所耳闻。

两人入宫觐见妄图阻止陶轩的野心,奈何他利欲熏心无可救药,如发配般将两人贬得天各一方,虽然过程颇为艰苦,不过二人还是得以相见,依靠当时的附属小国兴欣立足,与当时的女皇陈果一起,白手起家,逐鹿天下。

再次的金戈铁马,兵戎征战,不再是当初的热血少年,曾经并肩的同伴也渐行渐远,始终不变的是初心依旧。

 

 

苏沐秋死了,祸害遗千年的苏沐秋死了。

叶修开始整夜整夜的不睡,窝在书房里一遍又一遍的研究着最新的战术,批阅成堆的奏折,一次次压下催他登基的文案,他不敢休息,一闭眼看到的就是苏沐秋的笑脸。

挑眉轻笑,抬眼巧笑,阖目微笑,弯眼装笑,最终都汇合成了在悬崖边上的最后一笑。

“阿修,这次可是我赢了。”

明明笑容发凉,却偏偏灼烧到了眼底,蔓延到了心防。

 

 

微草方士谦,霸图张新杰。

荣耀谷最出名的两代神医,不仅在治疗上小有成就,更是极具攻击性,后者还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

而这两位所在的微草霸图两国,都在各自成名的战役上战功显赫,后世更有得治疗者得天下之称。

如今这两位双双站在了暗室之中,说是“暗”,因为身处地下,常年不见光,且不为外人所知;说是“宅”,因为普通人家所有的家具,这里都一应俱全,只是所有的东西都由寒冰雕刻而成,包括床榻,书桌,椅子,茶具。

榻上躺着一个人,灯线太暗,看不清脸,面上一片安详怡静,就好似……已经死去一般。

 

 

宿醉后的眩晕,不出意料的向叶修袭来,苦笑着摇头,一定是昨日太过放纵,导致头疼,心口竟也跟着痛了起来。

苏沐秋还在时,向来担心他的身体,不让他多喝,结果他一不在,便把自己搞的身心具疲。

他是人不是神,他也会难过,会伤心,会怀念,会落泪,但是不会后悔。

于是开始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关于如果的假设,如果他早一点表明心迹,那是不是就不会这样遗憾?如果他早日识破陶轩不会善罢甘休,那他和苏沐秋是不是不会去赴约?如果他可以抓住他,那他是不是还在自己的身边?

走不完的路,遇不到的你。

 

 

苏沐秋只觉得浑身乏力,四肢酸痛,头胀欲裂。

梦境一个接着一个,记不清梦的内容,却只记得在梦中,那人为他哭得撕心裂肺,想要伸出的双手穿过了他,碰触不到的温暖逐渐冰凉,感同身受的痛苦无法自制,悲恸绝望。

似乎有人想要将他从梦境中拖出,却始终无法摆脱,只能一遍遍沉沦,一遍遍心痛。

叶修两个字像是裹着毒药的蜜糖,吞得无可救药,可他甘之如饴。

若叫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这个只是前十 后面的我会陆续放出的Orz

还有人想看么?

最后欢迎捉虫!

 

 

 

 

 再来无耻的求个催更的小伙伴 懒癌加拖延症晚期的我真的希望有好心人鞭策我!!!!

 

 

 


评论 ( 10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