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绿衣·下

#无差无差无差

#古风paro

#前面可能会有点虐 但是我以人格保证一定是HE【你有人格么?!

#微韩张莫橙出没 不影响阅读

#私设特别多!!!

#OOC!OOC!OOC!

#渣文笔!!!

 

【都这样了 还有人想看么?_(:з)∠)_ 】

 

 绿衣·上    绿衣·番外 壹    绿衣·番外 贰

 ——————————————————————————————

 

 

月明星稀,夜凉如水。

 

子时,向来滴酒不沾,只因一杯倒的叶修,在登基大典前夜,喝得酩酊大醉,不知为何。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他步伐微乱,向南城门走去,登至最高点,盘腿而坐,面向南山的方向,邀月对酌,寒风料峭,吹不散酒意。

 

叶修清楚的记得,苏沐秋尸体送来的那日是十月十六号,自那以后,他都极端讨厌十六这个数字。

 

他忆起两人的相遇、相识、相知,忆起平日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忆起入荣耀谷时约定,忆起后来出谷加入嘉世,帮陶轩立足天下,忆起陶轩对他们刀剑相向,忆起那次。。。他救他。

“阿修,这次可是我赢了。”

你赢了就赢了吧,我不和你争了,只要你回来,可好?

 

回忆到这里,叶修自嘲一笑,真是老了,越发喜爱想那些往事了。

“叶将军,”一袭素衣的安文逸找了过来,似是闻见叶修身上刺鼻的酒味,不由颦了颦眉,“将军既然不胜酒力,便不要喝这么多酒,须知人死不得复生,你。。。节哀。”

节哀?

叶修眯了眯眼,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和他说这句话,明明苏沐秋没有死,为什么还再和他说节哀?

迎面而来的厉风吹散了叶修眼中的迷离,一步!他离明天登顶荣耀巅峰只剩一步!可是那个他唯一愿意与之携手江山永不相负的人却不在人世了。。。。。。

不在人世。

四个字,刀刀见血,片片带毒,划过他设下的所有心防,刺入身体里最柔软的深处,原来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不知不觉就让那个人占满了他的身心。

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愫,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湍越急,犹如陈年的美酒愈发浓烈,快要破土而出。

 

 

三年后,兴欣长公主殿下沐雨橙风苏沐橙,下嫁镇远大将军莫凡。

这是自叶修登基以来的头件盛事,所有人都在谈论着公主如何倾国倾城端庄贤淑,更是胆识过人能文能武,夸赞着准驸马虽然话不多,但是曾经带领军队打赢了来犯的蓝雨骠骑大将军黄少天,虽然这过程听说是有些离奇,但是也不能说莫凡毫无建树,何况离奇的经历更是让人对他尊崇更盛。

凉秋将至,阻挠不了百姓的热情似火,客栈酒楼早在数月前就被达官贵人订走,听说有各国使臣前来观礼,都城各处都翻新一次,宫门前是百姓自发修建的高台,以作祝福表演之用。

 

今日的皇宫分外喜庆,不再是平日里威严的模样。

苏沐橙的寝宫里来了两位贵客,一位是烟雨国的国主,也是首位大国的女皇楚云秀,另一位是雷霆国的郡主戴妍婍,三人同出于荣耀谷,私交甚好,更不用说苏沐橙与楚云秀还是同年出谷,更是亲密非常,如今苏沐橙下嫁,两人也随本国使团前来观礼。

送走了两位好友,苏沐橙独自凭栏,明日便是她的大喜之日,可是她最愿意收到的祝福,却希望来自那位消失已久的亲人,友情的确暖心,只是亲情血浓于水,让人割舍不下。

叶修路过时,站在她背后瞻望了许久,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苏沐秋,你连你亲妹妹的婚宴也不参加了么?

 

 

婚礼繁重,让一向疼爱沐橙的叶修也不堪其扰。 终于熬到了下午,众人迎着两位新人从宫门出去,接受百姓的祝福和表演,陈果掩面而泣,引得大家安慰了一番,什么嫁的不远可以随时回来看看啊,什么莫凡虽不爱表达但对沐橙绝对是真心的,什么如果不好大家就一起揍死他啊,最后有人说,陈总管莫不是你自己春心萌动了吧,眼看越说越没谱,喜娘方提醒不要误了吉时,所有人又慌慌张张的往宫门外赶去。

叶修早就坐在了看台上,悠闲的等着表演,待到各位坐好时,富有节奏的鼓点恰好响起,高台上不知何时站上了一位眉目清秀的青年,青年身着绿衣,并非喜庆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说不出的顺眼与讨喜,青年随着音乐的节奏舞起了手中的剑,时而舒缓,时而迅疾,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动作,沸腾了几个月的都城,终于平静了下来。

而看台上的叶修却在那青年舞起来的一瞬,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仿佛天地皆不见,唯有那人在他眼中。

众人只当他打算更好的欣赏并未多想,谁知,紧接着苏沐橙也站了起来,美眸中泛起泪光,掀起了面前的红纱,虽然这举动在民风开放的如今不算什么,可是苏沐橙不是多事之人,这莫名举动让人觉得其中必有深意。

 

一舞终了,众人方才清醒过来,热烈的欢呼声犹如潮水,奔涌而来。

就在此时,台上已经行礼完毕的绿衣男子,舞了一个剑花,顺着挂着灯笼的彩绳滑下,落到看台上,抬手一刺,冲向了驸马莫凡,莫凡将苏沐橙护在身后,从袖中滑出一把匕首,与男子战成一团,其他人也拔出了各自的武器,却被回过神来的叶修伸手阻止。

“叶修你!干嘛拦住我们!那人那人他。。。”陈果气急败坏的说,虽然他们都信叶修不会害莫凡,只是总要给个解释才对!更何况看那架势,莫凡已经被逼得节节败退了。

“呵~你们好好看戏就得了。”说着,叶修一抖手中的千机伞,把莫凡推向众人,自己闪身迎了上去,青年神色不变,依旧与他过着招,逐渐众人也看出了一些门道,这人究竟是谁?几乎可以与叶修打成平手,而且两人的招式看似狠辣,其实并未伤及对方一丝一毫,与其说是对战,不如说是表演。

“啧啧,苏沐秋你还行不行了?几年不见,武艺就退化成这样,先说好了,要是以后真老了,我可不养吃干饭的啊~”叶修神色带着一些戏谑和嘲讽,对面的男子——或者说苏沐秋——神色依旧平淡,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等等!叶修说了什么?!苏沐秋?!死了三年的枪神苏沐秋?!众人为这情况凌乱不已,半响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拉住了打(秀)着(恩)架(爱)的两人。

“停停停,先别打了,解释清楚再打!”

“对对对!要打回家打去!先解释清楚!”

“苏沐秋?你真的是苏沐秋?”

“你居然没有死,那么那具尸体是谁的?!这些年都在哪?!”

“哥哥,你回来了真好!莫凡快叫啊!”

“。。。。。。大舅子。”

“诶?!什么情况?”

“。。。包子你。。。”

 

 

最终大家还是回了宫听苏沐秋讲着具体的事,他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舒了一口气。

“我天,憋死我了,我就知道不能相信脏心杰,说好的透气呢?!”

“。。。阿修,沐橙,大家。。。我苏沐秋回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

“叶修闭嘴,先听苏沐秋说完!”

被嫌弃的叶修默默的蹲到了角落里。

 

那天坠崖之后,苏沐秋好运的被树档了一下,并没有像陶轩那样摔得粉身碎骨,只是后来体力不支晕死过去,被路过的韩文清张新杰二人捡到,靠着过硬的私交,好心的把他带回来霸图国,因为药材原因安置回了荣耀谷修养,一养便是三年。【你们看,真的只有一句话_(:з)∠)_ 】

 

“。。。为什么不告诉我和沐橙你还活着?!”

“。。。张新杰那人你知道,他一向要求精确,当时我多次命悬一线,他也不确定能不能救活我,这三年来,我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呆在冰室里,根本出不去,直到最近。。。”

漫长的对视,静谧的空气好像密不透风,让人喘不过来。

 

最后叶修伸手抱住了苏沐秋:“回来就好。”

苏沐橙也抱了上来:“欢迎回来,哥哥。”

苏沐秋回抱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我回来了。”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也默契的扑了上去。

被挤在中间的苏沐秋由于缺氧导致脸色通红,心里想着我还是回去躺在冰室里好了。。。

 

 

“你说,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我才回来没几天。。。”

“有什么不好的,沐橙都嫁人了,曾经我答应过你,和你隐居,如今天下太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两个衣着光鲜的男子,背着包袱,鬼鬼祟祟的躲在城门下,等着开门时溜出去。

不远处的叶修寝宫,一封字迹潇洒的《让贤书》静静的躺在书桌上。

 

至于他们的浪迹天涯,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下·Fin

 

———————————后续———————————

 

 

“阿修啊,我出来的匆忙没带银子,你带了没有?”

“。。。这么巧,我也没有。。。”

 

 

 

下·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有木有人想看番外啊?

关于他们是如何相遇的 

以及荣耀谷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还有浪迹江湖的一些小故事

【好吧 我就知道没人理我QAQ】

最后欢迎捉虫!

 

 

 

 

 


评论 ( 42 )
热度 ( 45 )
  1. 霜天 夜落鴞天地玄黄≯晴日打伞☔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