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伞修伞】绿衣·上

#无差无差无差

#古风paro

#前面可能会有点虐 但是我以人格保证一定是HE【你有人格么?!

#微韩张莫橙出没 不影响阅读

#私设特别多!!!

#OOC!OOC!OOC!

#渣文笔!!!

 

【都这样了 还有人想看么?_(:з)∠)_ 】

 

 绿衣·下    绿衣·番外 壹    绿衣·番外 贰

 ——————————————————————————————

 

 

硝烟四起,呐喊震天,火光染红了天空。

叶修手执千机伞,变换着不同形态,或攻击或防守。

血,全是血,散落在他的周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对方的,身边不断的有人倒下,有的还能重新站起来,而有的只能化作白骨,客死他乡。抬头所见的每一个人都在战斗,为了所谓的反叛,为了虚幻的自由。

耳边是呐喊是哭叫,眼前是鲜血是尸体,鼻尖是腥臭是焚香。

不对,苏沐秋呢?苏沐秋并不在这群人中,他在哪里?他要找到他!

 

叶修猛地睁开了眼,纷乱的场景离他远去,随之,意识也逐渐清醒,蔓延于浑身上下的痛苦变得清晰可察。

“醒了醒了!叶前辈终于醒了!快去叫陈果总管和沐雨橙风郡主。”清亮的声音传入叶修的耳朵,抬眼所见的是白色的帷帐和床边一脸惊喜望着他的乔一帆。

“前辈你昏迷一天了,起来喝点水吧。”叶修搭着乔一帆的手从床上坐起来,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拽住了乔一帆的手:“沐秋呢?苏沐秋呢?他在哪?我要去见他?他人呢?”

神色焦急,看不出平常的半点从容,乔一帆难得的没有顺从叶修,只是扭过头去,叶修看不到他的表情,莫名的心慌扩散:“一帆你说话啊,我叫你说话听见了么?”

叶修盯着一言不发的乔一帆看了半响,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翻身下床:“不告诉哥是吧,我自己去找。”乔一帆一个措手不及没有拦住他,眼看就要跑出去了,正要去追,结果在门口遇上了闻讯赶来的众人。

“叶修你冷静一点!”方锐和魏琛急忙拉住了他,“你伤特么还没好呢!别乱动!”

“好啊,我不动可以,但是你们得告诉我苏沐秋怎么样了?他在哪里?”叶修缓缓的说道,犀利的眼神扫过众人,所以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包荣兴的身上。

“包子你说,我知道你从来都不会骗你老大的。”被那样灼热的眼神盯着,饶是一向以神经大条著称的包荣兴也浑身不自在。

“那老大我就说了啊,”罗辑在他的背后悄悄拧了他一下,“嘶……小弟你轻点……额,那个老大你不记得了么?苏世子他……坠崖了啊……你也在的……”

苏沐秋……是了……坠崖……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叶修的身体颤了颤,大家担心他会倒下去,没想到他脸色苍白的站住了:“那……你们去找了没有?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沐橙咬了咬牙:“找过了,还没有发现……”她的哥哥生死未卜,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如今可以站着也是勉强的很,不过毕竟她也不是几年前的小女孩了。

 

 

 叶修颓然的坐下。

……坠崖……他怎么会忘得了啊……

 

悬崖边,陶轩笑得狰狞,他自知这次在劫难逃,特意约了苏叶再此见面,苏沐秋本是打算单独前往,奈何叶修找了过来,两人仗着艺高人胆大,并未带其他随从,而且他们也希望陶轩可以真心悔改,这样就能既往不咎。

谁知两人的一时疏忽,让陶轩有机可乘,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拉住叶修苏沐秋两人往下跳,两人躲闪不及,被他带了下去,危急时刻,苏沐秋一掌将叶修推上悬崖,自己却由于最后一下的反冲,落入崖底。

依稀可以听见他最后的话语:“阿修,这次可是我赢了。”之后叶修精疲力竭的昏死于悬崖边,直到被发现两人不见的包荣兴和罗辑找到捡了回去。

 

 

 

窗外,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叶将军,这是万民书,所有兴欣百姓都盼望着您早日登基,还请将军亲自选择良辰吉日,国不可一日无君。”年轻的将领跪在地上禀报着,对于这位带领他们从苦难中解脱出来的原嘉世将军很是服气,当然如果那位苏世子也在的话就更好了,只是可惜如今已近半月仍未找到丝毫线索,几乎所有人都肯定苏世子已经遭遇不测,除了——

“在尚未找到苏世子之前,我是不会登基的。”叶修坐在书桌前看着奏折,头也没有抬,“更何况,国中大事有魏琛伍晨,有没有帝君都无所谓。”

“可是……”年轻的将领还打算再劝,却被叶修打断。

“苏世子找到了么?”

“……暂时还没有,方锐都统亲自带了三队人马去寻找,只是崖底地势险峻,且地形复杂,并未搜全。”

叶修的眼神沉了沉,挥手道:“下去吧。”然后不知从哪儿捞来的淡巴枯,叼在了嘴上。

随着他的离开,叶修把注意力转到了公文之上,恍惚间透过“叶修”两个字看到了“叶秋”,叶修——苏沐秋,君莫笑——秋木苏,你本该是最富有才华的人。

“阿修,这次可是我赢了。”三十八场战役,他战胜了三十七场,最后那一场随着苏沐秋与陶轩的同归于尽,尘埃落定,“呵~苏沐秋,你这家伙除了耍赖还会干嘛?你以为和陶轩一起死就是赢了?我告诉你,想赢我还早着呢!敢不敢回来和我重新比过?”

他一直坚信苏沐秋没有死,那个家伙祸害遗千年,怎么可能就轻易的被人暗算,扫过文案上待填的登基日期,拿起手边的笔,沾了沾朱色的墨,提笔欲写。

“将军,苏世子的尸体找到了。。。”堪堪落下的笔停住,墨汁滴落于宣纸上,犹如鲜血,久化不开。

 

 

众人都听到回报,赶来停尸的后院。

夏日炎炎,尸体又多处腐烂,残破不堪,散发着阵阵恶臭,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流露出丝毫不耐的神情,而护送尸体回来的方锐就垂着头站在一边。

男尸的衣服头饰甚至身材都与苏沐秋极为相似,就连死亡时间都是小半月前,由于尸体破损的实在是厉害,就连那张闻名天下的脸也辨不出平日里俊逸的丝毫模样,仵作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就是苏沐秋。

所以,众人不信也是正常。

方锐叹了口气,拿出了一把做工精巧的手弩:“这是在他旁边捡到的。”叶修本是伸手去拿,最终还是半途放下。

这是苏沐秋的贴身武器,从不离身,弩的底部还刻有“秋木苏”的字样,叶修自然认得,这是苏沐秋亲手做的,千机伞和却邪的底部刻的也是“秋木苏”,表明这些武器皆是他所铸,曾经叶修还笑话他这种行为之幼稚,如今再次看见,竟然物是人非。

可他还是不信那就是他,不相信他死了。

 

 

最终,他们还是将男尸好好安葬,只是并未立墓碑,苏沐秋的坟墓其实是一个衣冠冢,埋在南山,离都城很远。

这天是苏沐秋下葬的第七天,俗称头七,兴欣的每一位百姓自发的前来上坟,无一不是白衣素裹,面带悲容,有一些甚至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那是他们的神,是他们的救世者,如今却连个全尸也没有,怎能不伤心,怎能不落泪。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好似上天都为之动容一般,逐渐有人回去,慢慢的墓前仅剩陈果几人。

“叶修他……还是没来么?”陈果沙哑的嗓音问着身后的唐柔。

“……还没有,连沐橙也没有来。”唐柔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一看便是哭过了。

叶修和苏沐橙没来可以算是意料之中,他们俩都不相信苏沐秋会死,一个是对他百依百顺乖巧伶俐的妹妹,一个是他携手经年并肩作战的伙伴,都不信一向负责的苏沐秋会撒手人寰,离他们远去。

 

天色渐晚,魏琛方锐等有国家大事在身的都早早回去了,就连乔一帆罗辑这般的后辈也陆续的回去。

彼时的墓碑前来了两个人,女子虽然素颜白衣,仍不掩其国色天香之容,男子叼着个淡巴枯浑身慵懒,却穿的是一件绿衣,明明是对死者的不敬,两人却毫无异色。

叶修穿着绿衣没有打伞:“苏沐秋,这件绿衣是你我初见时我穿的,自那日之后我便再也没穿过,今天算是给你一个面子,穿着来看看你,日后我也不会再穿了。”雨下的大了起来,模糊了他的表情。

“你还记得出谷前的那个晚上么?我问你若是天下太平了,你想做什么?你说愿意找一个宁静祥和的小村庄和我过一辈子,我唱歌,你舞剑,明明你知道我唱歌不好听,还非让我唱,当时我没唱,说是等以后再说,没想到以后就成了这样。”低低的笑声飘荡,听起来更像是哭声。

“算我大人不计小人过,现在唱给你听好不好?”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刹那间,大雨倾盆。

阵阵雷声掩盖下,苏沐橙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上·Fin

下·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相信我这只是上 我是不会让伞哥挂的

大家不如猜猜伞哥在哪?

猜对了我就把下放出来XD~

最后欢迎捉虫!

 

 

 

 


评论 ( 41 )
热度 ( 46 )
  1. 霜天 影炎天地玄黄≯晴日打伞☔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霜天 夜落鴞天地玄黄≯晴日打伞☔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