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喻黄】行露

#妹子 @穆玄英我的 点的文感谢妹子对我的鼓励

#喻队吃醋的梗

#文笔渣 希望不嫌弃

#OOC!OOC!OOC!

#与原著接轨 时间轴就是在黄少帮叶神刷副本然后被喻队发现了

#私设成山!!!

#如果发现有黄喻的倾向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XD

可以接受的就来吧~

Go↓

 

 

 

 ——————————————————————————————


 

黄少天已经三天没和喻文州说话了。

第一个察觉的人是郑轩,对此他表示压力山大啊~黄少天还是像平常一样吵没错……可是他居然一句话都没和喻队说太不正常了!而且还持续了三天!

平常他们总是嫌弃两人各种闪光弹,可真正看不见的时候感觉还是很怪的。

连喻黄这种CP都冷战了!他再也不想相信爱情了,压力山大啊~

 

渐渐的,在郑轩或明示或暗示的情况下,徐景熙、宋晓、于锋、李远等都发现了训练室里怪异的气氛,按耐不住的李远把各位前辈拉到了一个名为“自找虐——闪瞎狗眼”的QQ群里。

“你们发现没有啊,队长和黄少都怪怪的。”

“必须发现了啊,真是压力山大。。。”

“是啊,就连吃饭都没坐在一起了。”

“前几天,大春来找他们商量网游里的事情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就是啊,最近也没见他们吵架啊?”

“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么到底怎么回事呢?让我们把时间轴调回到三天前的下午。

春意老从喻黄两人口中得知君莫笑就是叶秋的消息,恍恍惚惚的回去了。

而喻文州这边,回过身来,看到黄少天正回自己的房间,连忙出声喊了一下。

“干嘛?”黄少天应着。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

喻文州站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着:“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黄少天没支声。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呵呵^ ^”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黄少天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毫无疑问,就如我先前所说,就是专为散人而做的武器。”

“攻击力呢?”

“绝对的银武水平。”

“有什么特别属性?”

“没看出来。看起来似乎是没有。”

“攻速呢?”

“各种形态都是统一的,应该是5的攻速。”

“有哪些形态?”

“从他用过的技能来看,全职业都已经包括进去了。” 

“等级呢?”

“他应该有把握提升的。”

“这样的武器,再加上叶秋,看来是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散人了。”喻文州感慨。

“不过至少也得要一年以后。”黄少天说。

“散人么。。。。。。”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晚上,黄少天给叶修发着消息,告诉他喻文州猜出了他的身份,叶修毫不在意,只是感慨喻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只可惜是个手残。

“他我身后站着呢。。。。。。”黄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残了?”叶修说。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后来喻文州把他和叶修对战的视频留给了黄少天,让他好好研究一下,看看他能在那种情况下,躲掉几个伪连。喻文州离开后,黄少天打开了录像,并没有发现喻文州的异常。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精神饱满的跑到了喻文州面前,喋喋不休的说着昨天发生的事情:“队长队长我和你说,昨天我把录像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发现我居然只能躲过三次伪连,我那个不服气啊,就打算找叶秋PK,上了夜雨声烦之后才想起来那家伙还在第十区,没有办法联系到他,而且他居然还没有手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个老古董,QQ上他还隐身!我去找苏妹子,苏妹子居然和他一个鼻孔出气,真是太过分了,我好不容易上流木的号找他PK,他居然说在打副本!本少堂堂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专门跑来和他PK,居然没有他打副本重要!真是气死我!队长你说,他是不是特别无耻!”

喻文州难得的没有接话,只是抿了抿嘴,一言不发的朝着食堂走去,沉浸于自己世界的黄少天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么?还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怎么不理我了啊?你要是难受,今天就请假休息别训练了好不好?”黄少天一脸的关心。

“我没事,少天,赶紧吃饭吧。”喻文州端着自己的盘子走到了郑轩那桌,黄少天也端着盘子跟在他身后,嘴上还是在不停询问,以及劝说他休息,郑轩一桌感到一阵亚历山大,麻麻我们不想再看他们秀恩爱,伤害自己的眼睛了QAQ。在他们看来,就算喻文州没有像平时那样苏力爆表的和黄少天交谈,只是黄少天关心着喻文州,依然是闪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

黄少天在餐桌上一如既往的不停的说着话,没有喻文州拯救的众人,痛苦的发现,他们不仅面临着失明还面临着失聪的危险,而喻文州在面对一众的求救眼神中,我自岿然不动。

喻文州这种对黄少天不咸不淡的态度,终于激怒了黄少天,在训练中间的休息时间里,他把人拉到了茶水间,狭窄的空间里对方的气息悠然可闻,喻文州被黄少天压到了墙角,两人贴的极近,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恋人眼中焦虑的怒火,脸上细小的纹路。

“喻文州,”平时只有亲密时才会说出的称呼,在特定的场合下变得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你特么什么意思啊,今天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也嫌我烦了,嗯?你也和他们一样嫌我烦了,对不对?!我以为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你是不是想和我分手了,你说!”

喻文州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为什么明明被逼迫的人是他,可是让人感觉可怜的却是黄少天,想到这里,他的心不自觉的抽痛了一下。

“我没有觉得你烦,也没有要和你分手,倒是你,不解释一下,为什么会瞒着我,帮助叶秋前辈刷副本的事情么?”往日温和的眼神里冷若冰霜,嘴角微微上扬,难得一见的嘲讽。

黄少天没有想过他是在纠结这种事情,震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忘记了反驳,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推开了他回去了,只留黄少天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茶水间里,一阵难以言说的委屈和愤懑堆积到了胸口,脑子里的话太多,通过嘴边的路又太窄,那些或长或短的句子在里面团成一团,连自己都看不清楚,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什么也不想说了。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现在。

蓝雨的晚餐一如既往的丰盛着,而吃着各种各样食物的蓝雨队员,却没有了一贯放松的心情,他们在喻黄二人吃完后,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喻黄二人的发展。

“你们看你们看,队长甚至都没有逼着黄少吃秋葵!”
“嗯嗯,平时队长不是最爱管黄少的么?”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要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帮助他们?”

“我们想办法啊。。。真是压力山大啊,我们哪有什么经验啊。。。”

“唉唉唉,都怪蓝雨连个女队员都没有。”

“这又跟蓝雨有没有女队员有什么关系?女队员也不一定就有经验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女队员不是经常看什么电视剧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这能一样么?不过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可以问问别的战队的女生。”

“额,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你这什么形容啊?!”

 

最后他们还是找到了同为黄金一代,而且热衷于看电视剧的苏沐橙,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找电视剧女王楚云秀?没看见现在正播的是《古X奇谭》的大结局么?

苏沐橙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陷入了沉思,前几天黄少天通过她想找叶修PK还好好的——等一下,找叶修!那一刻苏沐橙好像福至心灵,迅速的戳开了QQ。

 

蓝雨俱乐部,喻文州扔下了手中最新的战术报告,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可是一闭上眼睛,就好像看见了无数个黄少天,高兴的,生气的,听话的,任性的,安静的,话唠的,认真的,活泼的,各种各样的表情,各种各样的动作,唯一不变的,是每一个都望着他,叫他文州。

“文州?你叫喻文州?名字真好听,我叫黄少天,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

“文州文州,你的手速真的好慢啊,不过没关系!以后我护着你!”

“诶诶诶,文州这个笔筒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么?我好喜欢啊!谢谢你!以后我也会送你的!”

“文州啊,这个秋葵实在是太难吃了,你帮我吃点嘛,求你了,以后你有什么不爱吃的我也会帮你吃点。”

“文州~我想吃宵夜了,咱们偷偷翻墙出去吧!。。。唔,吃得好饱啊,以后也一定要陪我吃啊!”

“文州!你你居然真的赢了魏老大?!还连赢三局?!实在是太厉害了!哼,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叫你手残!”

“文州。。。魏老大退役了。。。我好难过。。。以后就见不到他了。。。没有,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赢了就是赢了,道什么歉啊,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那么多的曾经,那么多的以后,以及那么多的叫他文州的人。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喻文州猛然睁开了眼睛,他。。。做错了。

这时电脑屏幕右下角的企鹅欢快的闪了起来。

 

黄少天房间的门口,喻文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二十分钟了,或有意或无意看见的蓝雨队员都躲得远远的,看着真揪心啊,大家一致感叹,就在大家下赌注喻文州还要这样站多久的时候,黄少天的门开了,他诧异的看着喻文州,然后反应过来就想关门,结果被难得大爆手速的喻文州挤了进来,而想偷听的蓝雨众被关在了外面。

“。。。你来干什么?”赌气一般的黄少天连头也没抬,坐回到床上,少见的没有说很多话。

“少天,”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走了过去,“对不起少天,前几天是我的不对,不该怀疑你的。”

黄少天依旧扭着头不去看他,也不说话,喻文州上前,把他的脸掰过来面对着自己。

倔强的人眼睛红红的,只是眼眶是干的,想必是拼命忍住了想哭的冲动,紧咬着嘴唇,那一片的泛白让喻文州的心再次抽痛了起来,直接伸手抱住了他,如同对待稀世珍宝般将他轻柔的圈在怀里。

“少天,我真的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你怎么样才肯原谅我?难过的话打我好不好?”喻文州的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与自责,黄少天看着面前低声下气的恋人,想把他推开,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力气。

“喻文州你知道么?你就是整个宇宙里最最狠心的人,你怎么能因为那点小事,就不信我,怀疑我。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来恨你,你知道我有多伤心么?”黄少天低哑的声音回荡在喻文州耳边,让他情不自禁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仿佛要将他揉到自己的身体里才能缓解黄少天语气中的痛苦。

黄少天认命的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喻文州偏头吻着他的发:“对不起少天,对不起,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好么?”

“那你答应以后不许再惹我生气。”

“好。”

“以后不许再不理我。”

“好。”

“以后不许再看别的人,眼里只能有我一个!”

“好。”喻文州忍着笑。

“以后不许再逼我吃秋葵!”

“这个。。。”

“嗯?!不同意?!”

“不是。。。。。。好。”

“以后不许再。。。额,想不起来了,反正你都要听我的,知道了么?”

“知道了,我的剑圣大人^ ^”

黄少天看着他嘴角的笑意,也弯了眉眼:“那文州,我们现在去吃宵夜好不好?我最近被你气得饭都吃不好,睡也睡不着,吃完宵夜回来还要美美的睡一觉!对了,记得翻墙出去,千万别被那几个家伙发现了,否则又要帮他们带,太麻烦了!我知道附近开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店,听说里面的双皮奶做得特别地道,早就想尝尝那个了我!还有还有。。。。。。”

喻文州突然探头啄了一下黄少天的唇,接着迅速的分开坐好,仍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既然这样,那少天我们就走吧。”说着牵起了他的手向外走去。

开门,外面一群偷听的蓝雨众闪躲不及,险些扑进屋子里,偷听别人讲话,还被当事人发现,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好事,关键时刻宋晓站出来,一脸尴尬的冲喻黄二人笑着:“呦,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凡是偷听的明天都加练三个小时^ ^”然后不顾身后出来的一片哀嚎,和黄少天翻墙出去吃宵夜了。

并没有人发现喻文州电脑上的最后一条对话框,写着一行“计划通了,记得请哥吃饭啊【烟】”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每一个你。鞠躬。

觉得把他们和好的过程写的太跳跃了。。。可是不知道该怎么改。。。欢迎提建议

妹子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请尽情的殴打我吧。。。

当然不嫌弃最好_(:з)∠)_

最后欢迎捉虫!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