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天地玄黄≯Anna绛琪 @天地玄黄≯裴呀凊凊 @浅绥旒长 来啊来啊互相伤害啊!

老透明完全没压力 最多就是10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分割线————————————


我搞不懂你们了……我平时写文都到不了这个热度Orz


常用码字软件一般是windows文档(论一个MAC的苦逼 不得不下了个windos插件)不过最近发现直接在老福特上码草稿特别方便

码字时专用BGM 在 这里 我自己在网易云搞了个歌单 基本上是纯音乐 有燃曲也有轻音乐

字体在老福特是默认的 在文档里时习惯性全选换成Times New Roman 字体换成 12 (论留学狗的苦逼)


脑洞加段子:最近想写一个全职版伊索寓言 睡前故事的那种类型 

比如 

“孩子,一时遇到苦难没有关系,金子永远会发光的。”然后讲起了唐昊从冷板凳坐起,成为一代大神的故事。

再比如

“孩子,人都会有短处的,不要逃避,但是要学会用长出弥补短处。”然后讲起了喻文州200上下APM在职业圈照样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一代战术大师的故事。

再再比如

“不要因为你的才华,而骄傲,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人生不止一次挑战。”然后讲起了孙翔从越云到嘉世,从嘉世到轮回的曲折故事。

最后

“你要相信自己就是主角,哪怕3对1照样可以把对面揍趴。”然后讲叶修重回巅峰的故事。

嗯 以上


至于黑历史 那真是太多了 翻一翻我14年和15年的年终总结就可以了……

但是我最黑历史的 大概是少不更事时写的BG 现在自己看完全羞耻得不能自已……

可以说是公开处决了……


城外战马厮杀,山河变色,血流成川。宫内仍是歌舞生平,丝竹缭绕,与世隔绝。

    皇上坐在龙椅上,与身边一美人举樽共饮,那美人正是独宠五年的容贵妃。这些年,那位曾经贤明天下的帝王沉迷于温柔乡中无法自拔,将朝政废弃一旁,夜夜笙歌,酒肉池林。凡是上书劝诫的大臣无一不是诛九族,刨心腹。在各处大肆搜刮奇珍异宝,只为博得那位佳人一笑,还在半月前,忽然下令调遣全国壮丁扩建望星楼,只因美人一句略懂天象。不顾老弱妇孺流离失所,江山各处战火连连。
    “爱妃,这是西域进贡的翡翠,喜欢吗?”皇上搂着东方凝雪坐在龙椅上,脸上带着令人作呕的讨好。 
       “不喜欢。”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任何语气。
    “那这个呢? ”皇上丢开翡翠,拿起了稀有的蓝宝石。 
       “还是不喜欢。。。”凝雪推开了皇上的手。 
       “那你喜欢什么?”皇上皱了皱眉头。 
       “我想要的,恐怕皇上给不了。。。”伸出纤纤玉指,含娇带嗔地在他胸膛上圈圈画画。
    “荒谬!朕乃一国之君,怎么可能有给不了的东西,你尽管开口便是。”皇上笑得张狂。
      “我想要一颗玲珑剔透的人心。”闻言,款款起身。莞尔一笑,道。
    “人心?”皇上一听更是狂笑不止,“这有何难,朕给你找就是!来人,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每天破一百个人胸,找到玲珑心为止~~” 
        凝雪看着皇上得意的笑容,不禁的暗自讽刺。
      “报~!禀皇上,边疆叛军攻势得到扭转~ 此次我军大胜!”一内侍带着书简敬上。 
       “哈哈!!好好!!”皇上激动的扬天大笑,回头对凝雪笑道:“爱妃! 你说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给你的~~”

       看着皇上兴奋的样子,眉心微低,略带冷意。
   
    “可是。。。陛下,这个月的军饷已经拖了很久了。。。”那内侍吞吐的说。 
       “为何?”皇上若有所思问道。 
       “前日。。。皇上下令把这月的军饷费用支给建造望星楼的建材。”内侍弱弱回答。 
       “这样啊,那就先缓缓吧!既然现在我军占优势~ 叛军也不敢轻意进攻。”皇上顿了顿。 
       “可,可是三十万大军。。。前线说,现在的军饷只够再供四日之需。。。” 
       “这么紧急?传令下去:赋税加二十,三日之内必须上缴朝廷。”皇上冷冷道。 
      ‘你以为你还有这个机会吗?’凝雪站在皇上身后连连冷笑,‘该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纤纤玉指紧握着一枚颜色莹润的玉佩,眸中一片肃然。

 

 寒雪山顶

一戎装男子策马而立,彼时在他身边巧笑嫣然的女子,为了他们的夙愿,入宫,以色侍君,将那昏君困于美色之中,给他一个为百姓声讨的名义。

可他却明知他们之间的关系,毅然决然的陷入那无底泥沼,情之一字,自古便无人悟得出、看得到、想得透。

每每想到曾经属于他的她的痴笑怒骂都围绕与另一个男子身上,他的心就狠狠的痛,他忘了自己杀了多少人,只知道每杀一个人,心里的痛就会少一些,因为他与她又接近了一分。

这一年,他二十五岁,她二十四岁。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