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并且常年摸鱼不务正业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哭着喊着求评论|・ω・`)

【全职】Treasure II

本章主喻黄和伞修 

设定戳 这里

前文戳  【全职】Treasure I


——————————

11.

夜已近很深了,蓝溪阁顶楼的灯还亮着。

黄少天敲了敲喻文州房间的门,“团长?”

“是少天么?进来吧。”

剑圣推开门,像在自己屋里一样随意,一屁股坐到了喻文州床上。

“文州你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呀?我跟你讲太晚睡对大脑不好,你可得注意点儿你最强的武器。”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多谢少天提醒。”

然后递过去一张卷轴,“这是嘉世在佣兵工会发布的,可以说是面向全部佣兵团了,你怎么看?”


黄少天闭嘴接过,一目十行地看完,越看越震惊,“这是扯淡!明显是污蔑!老叶做不出这种事情!谁跟他这么大仇,哦不对,谁都和他这么大仇。”

喻文州自动过滤掉黄少天最后一句话,“那少天认为嘉世的目的是什么?”

“肯定是为了把仇恨转移到叶秋身上,”黄少天信誓旦旦,“全联盟觊觎这件东西很久了,嘉世又不全都是大傻子,他们自己肯定不会不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而且传闻叶秋多次固执己见,和整个嘉世佣兵团不合很久了。”

“趁着这大好机会,不用自己动手,就可以转移视线,还可以除掉叶秋,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所谓的那个谁能帮他们找回来,谁就有权利借阅一个月更是借口。如果这东西本来就在他们手里,那就算是弄死老叶也是找不到的,找不到的东西更别提借阅了。”


12.

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可是这种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联盟也不可能真被他们当枪使。最后计划败露,嘉世可就要自砸招牌了。”

黄少天也拧眉思索着,“你是说,叶秋真的偷了汨罗古城地图?还打伤一众雇佣兵,叛逃出嘉世?”

“也对也不对,”喻文州玩转着手上的笔,“地图或许是真没了,叛逃却是假的。嘉世放出一个彻底得假消息对谁都没好处,你看他们在宣告上的用词可谓是气急败坏,不像是伪装。至于叛逃嘛,你我都知道叶秋对嘉世的感情,如果不是到了不可调和的一步,他是不会选择离开嘉世的。”


黄少天听得连连点头,不愧是自家团长,就是厉害。

“嗯,”黄少天再次思索,“联盟里知道叶秋和嘉世关系紧张的可不止咱们,其他人或许不信叶秋盗图,但是秉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也会去找老叶麻烦。”

剑圣大大站起来指了指东边,“尤其是那家,他们的副团长可是每一个可能性都不会放过的人,再加上他们团长说干就干的个性,没准已经在路上了。”

喻文州心思一转就明白黄少天想说什么,“那少天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好?”

“咱们在这里猜测再多也没用,要我说,我也代表咱们蓝雨干脆直接杀到叶秋面前问问他怎么一回事,文州你说好不好?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便宜了霸图啊。”黄少天双手撑脸,手肘压在喻文州书桌上。

“其实是你待不住,想出去玩吧?”喻文州不为所动,抽出垫在黄少天手肘下的文书。

“……团长,你就不能少拆穿我一次么?”黄少天不开心了,嘟哝着起身。


13.

“所以,”喻文州慢条斯理地签着字,“咱们明天就出发。”

黄少天失望的身形一顿,充满惊喜地回头。

“啊啊啊啊文州你真好!”接着黄少天察觉到了主语,“等一下,为什么是咱们?不用整个蓝雨全出动吧?那么大场面也太给老叶面子了,我怕他一把年纪受不了,会吓得汪的一声哭出来吧。哎呀呀,这么一想我觉得把整个拉过去也挺有意思!”黄少天咧嘴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

喻文州随着他也笑着摇了摇手指,“不是全蓝雨,就我们两个。”

“咦?”

黄少天更加吃惊,自喻文州代替魏老大掌管蓝雨以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少出过蓝溪阁,除非是一些S级以上的任务,才会带团出征。


喻文州看出黄少天的疑惑,但是没有开口解答,将签好的文书交给黄少天。

“回去收拾收拾,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把这个东西放到郑轩桌子上,然后我们就出发。”

黄少天呆愣地接过,低头一瞥。

“你什么时候准备……不对,你一开始就决定直接去找老叶当面对质了!那你刚刚还吓唬我!?喻文州你什么时候对我也隐瞒了?果然你们玩战术的就是心脏,心脏起来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虽然嘴上不服气,但是剑圣大大吵吵嚷嚷着还是老老实实地拿着文书出了门。

喻文州从窗户向外俯视,正好能看到黄少天远去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泛起些微苦涩。

“一直都有对你隐瞒啊,少天。”


第二天一早,拖着沉重的身体,坐到自己桌前看到那封文书后的郑轩,只觉得压力比山都要大。

“……雷老某啊,单身精灵木有人权啊……”


14.

唐柔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果果,你知道这个人什么来头么?”

“他叫叶修,自称是被佣兵团淘汰下来的雇佣兵。我看他调酒技术不赖,平时还能看家护院什么的,就把他留下了,还省了一份工资呢。“说着陈果已经帮她放好了皮箱。

然后陈果从头顶的小柜子里拿出一瓶用铭文法阵保温的绿茶递给唐柔,”他有什么问题?”

唐柔接住杯子却没有喝,想了想说道,“果果,你知道帝国么?”


陈果为自己也开了瓶绿茶,“知道啊,赛尔年代末期成立的人类帝国嘛。在锻造、铭文、药剂、炼金、附魔上都有高超的造诣。”

她联系了一下刚刚唐柔说的话,“你是说,叶修和帝国有什么关系?”

唐柔皱着眉摇了摇头,“我也不敢确定,我曾见过帝国的王子,叶修几乎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陈果也愣住了,“也就是说,我收留的可能是一位王子?”


高马尾的精灵蹭地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打骂虐待王子是不是犯法的啊?”

唐柔顿时无语,就算不是王子,打骂虐待员工也是犯法的啊小姐姐……你都对叶修做了什么?

“你先不要紧张,我记得那位王子叫叶秋,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堂堂一国王子,怎么会做酒保呢?”讲到最后时,唐柔难得有些心虚。

“等等,叶秋?”陈果没注意到她的异常,精灵耳朵竖得笔直,“你说那位王子也叫叶秋?”


15.

叶修眯眼看了看外面突然之间漆黑一片的天空,今天大概是不会有客人了。于是他四处环顾了一下,窝在吧台紧里面点了根烟。

还未抽几口,就听到了一道熟悉又清脆的风铃声。这个风铃是陈果的母亲过世前亲手挂上的,为了方便得知有客人进来。

“有人么?”来人似乎是个中年男子,只是声音颇为怪异,说不出的违和。

叶修捏灭了手中的烟,走到吧台前,看着眼前的人很是无语。

“你哥要是知道我把你养成这样,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削了我。”

“嘿嘿,”苏沐橙完全不在意地笑了笑,挥手把面上遮掩用的附魔粉驱散,“那不能,他可舍不得。”

叶修啧了一声,听不出喜乐。


苏沐橙三步并作两步翻到了吧台这边。

“你还真做酒保啊?还挺合适的,毕竟那么有经验。”还未仔细看,就让叶修轰了出来。

“去去去,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看见没?”叶修敲了敲挂在吧台小门上的牌子。

苏沐橙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不是还不让抽烟么,你还抽。

叶修那什么耳朵,哭笑不得地呼撸了一把苏沐橙的脑袋。


苏沐橙新奇地坐在吧台椅子上转了一圈,打量着酒馆内饰,转向叶修,眼神发光,“给我来杯酒呗!”

“雇佣兵喝什么酒。”叶修擦了擦手里的杯子,给苏沐橙倒了杯柠檬茶。

苏沐橙满脸写着不高兴,“我不是小孩子了!”

叶修重新拿出书,自顾自地翻起来,“才八百岁还不小。”

“等我哥回来,我让他削你。”苏沐橙把脸埋进玻璃杯中。

“那不能,他舍不得。”叶修头也没抬。


两个人都没再讲话,不远处的留音棠花梨低声吟唱着人们耳熟能详的歌谣,像极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午后。


15.

无际的黑暗如同潮水般向远处退去,叶修的意识逐步苏醒。

“哥哥!他醒了!”耳畔是一道轻快惊喜的女孩声和逐渐跑远的脚步声。

叶修睁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很陌生的环境,房间虽小,但很整洁,而他躺在一张双人木床上。叶修仔细回忆了下之前发生的事,然后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翻下来。

“诶诶你可小心点!我刚洗干净的睡衣,掉下去就脏了。”

苏沐秋一个滑步就溜到叶修身边,腾出左手来拽了他一下。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他似乎昏睡了一天多,可什么东西都没吃。

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再次没有防备地吃苏沐秋给他的食物。


见叶修摆出明显的防御姿态,苏沐秋脸上流露出痛心疾首的神情。

“我好心把你扛回来,避免你流落荒郊野外,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再也不相信你们人类了!”苏沐秋转身就走,叶修还在目瞪口呆中没回过神来。

结果没两步,苏沐秋又退了回来,把刚拿来的面包和柠檬茶放到桌上,指了指床头柜,“那上面都是你东西,你清点一下吧。”

说完,不待叶修反应,苏沐秋又出去了。

叶修乍一听苏沐秋说的话,心中升起淡淡的内疚,但是马上注意力被床头柜上的物品所吸引。那最上面是他的战矛,然后下面是他整齐叠好的衣服。

嗯,衣服。

嗯?衣服?!


16.

陈果依旧在房间里踱步,绕了几圈也没什么思路。叶秋这个名字不算特别奇特,但是也没有平凡到满大街都是。

除却那位尊贵的王子,就陈果所知,还有一个人叫叶秋——嘉世佣兵团中有斗神之称的,目前大陆上仅有的三位魔导师之一,一叶之秋叶秋。

何况,叶秋,叶修,名字如此相近,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才有问题。

唐柔见她还要再走几圈的样子,索性打开箱子收拾起来。结果陈果突然站定,又吓了她一跳,“不管了,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之间找他问清楚。”

陈老板向来雷厉风行,拉开门就往外走。

“诶。”唐柔没办法,只好跟着下去。


陈果和唐柔下来的时候险些以为自己什么时候穿透了一道不知名的时空门。叶修竟然没有抽烟,而是安然地坐在吧台边看书。

他的对面坐了个长发的姑娘,从她们的角度看不清她的脸,不过就看身段气质,也不难发现是个美女。两人似乎很熟稔的样子,时不时说着什么。

陈果和唐柔对视了一眼。

“咳。”陈果清咳一声。

“哟,老板娘和小唐啊?”叶修似乎早就发现了他们,侧头和她俩打了声招呼。

他对面的女孩顺势回头,冲陈果和唐柔微微一笑。

陈果一瞬间看清了苏沐橙的脸,然后下意识地掐住了身边的唐柔。“苏……女神!?”


陈老板喜欢嘉世佣兵团的沐雨橙风苏沐橙根本不是秘密。接下来的氛围可以说是粉丝为偶像近距离打电话的现场,别说叶修了,就是唐柔都插不上话。

在俩姑娘身遭转了几圈的叶修终于投降,坐到了唐柔身边。

“我叫唐柔。”想了想似乎还没做过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唐柔伸出了手。

叶修伸手上去握了握,“我叫叶修,或许你已经知道了。”他带着笑意看着唐柔。“你是个非专业系战斗法师吧。”

“你别误会,毕竟你身上的魔法炫纹不是那么常见的,”见唐柔眼神划过一丝诧异,叶修主动解释。“你和老板刚刚是在讨论我的身份?”

唐柔没想过隐瞒,于是点头。

陈果那边也注意到叶修这边的情况,再结合现在坐在身边活生生的苏沐橙,她再不明白点什么,未免就太迟钝了。


17.

“瞎叫什么!”苏沐秋蹿了回来,“又不是钱没了,大惊小怪。”

叶修把被子往身上裹了又裹,活像被恶霸欺凌的少女,“你居然脱我衣服?”

苏沐秋皱着眉,很是不悦,“总不能让沐橙一个小姑娘给你脱吧?”

叶修要被苏沐秋这种和常人与众不同的思维逼疯,“我是说!你没事干嘛脱我衣服!”

“哦,你说那个啊,”苏沐秋双手环抱在胸前,“我怕你喝醉后吐一身,就给你换了。放心,你穿的是我干净的旧衣服。”

叶修慢慢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他从小到大被家人捧着,却没什么朋友,虽然有颗放荡不羁闯荡天下的心,但是到底还是个不到16的孩子。

他挠了挠头,“咳,是我误会你了。”

苏沐秋无所谓地摊了摊手,“你还是先穿好衣服吃点东西吧,我还有事。”


叶修穿戴好后,就看见一个长得粉雕玉琢和苏沐秋八分相似的女孩在门口探头探脑,想来刚醒来时听到的那句清脆稚音就是她发出的。受爸妈影响,叶修从小就想要个妹妹,可惜底下只有一个无趣又比他小不了多少的笨蛋弟弟。

他朝女孩挥了挥手,女孩就乖巧地走了进来。叶修啼笑皆非,没想到苏沐秋这么鬼的人居然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叶修把桌上的面包撕成两半,一部分掰成小块,分给苏沐橙,自己则坐在旁边边啃另一半边和小姑娘聊天。

聊着聊着就大致了解到了苏家兄妹的情况,自苏沐橙有记忆来,就是跟哥哥相依为命,除却知道自己精灵的身份,其他一概不知。

苏沐秋白天大部分时间都会出去领取和完成雇佣兵任务以及悬赏,空闲的时候就窝在自己房间里不知道在干嘛。


“你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害不害怕,无不不聊?”叶修怕苏沐橙噎着,把柠檬茶也推到苏沐橙面前。

苏沐橙奶声奶气地说着谢谢,“还好,哥哥走之前都会在门口周围画几道光咒,这样坏人就看不见我们家了。我有童话书看,就不无聊。”

叶修撑着下巴,难怪苏沐秋当时发现自己挤占了他第一的位置要和他切磋,看他自己还是个半大的精灵,就要养活更年幼的妹妹了。

对比了一下被自己扔在家里的弟弟,忽然就有点理解了苏沐秋的心情,也没再纠结他戏弄自己的事情。叶修握了握拳,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18.

“呸呸呸,”黄少天吐出嘴里的风雪,“这里什么鬼天气啊!雪怎么说下就下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冷,团长团长我觉得我前半辈子没感受过的冷都要在这里还会来了。叶秋发什么神经啊,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是不是觉得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不自虐就不开心!啊呸呸呸呸!”

喻文州从袋中拿出厚重的绒羽斗篷仔细替黄少天戴上,拍了拍他的头,为他打掉落在上面的冰晶,“少天还是别说话了,小心又有雪花飘进嘴里。”

让黄少天闭嘴简直比让周泽楷开口还难,但是听见喻文州的话,黄少天鼓了鼓下巴,最后还是乖乖闭了嘴。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地图,薄唇微抿,思索着什么。然后他勾了勾手,几缕银黑色的线在他的左手指尖飞舞缠绕着。

术士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分别压在上下嘴唇上,用晦涩难懂的语言低声吟唱着。接着右手指腹朝下,从左手上方一划,那几缕银黑色的线像是得到命令有了生命的小蛇,向四面八方分散游走着。

黄少天就在旁边看得目不转睛,觉得自家团长就是念咒术时的姿态也是种不慌不忙的优雅,“那个什么三大魔导师凭什么没有团长啊。”

“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黄少天在心中更为喻文州不值,那分明就是种族歧视,出身这种东西又不是团长想选的。但是他开口就变成了另外一种说辞。

“不当就不当,我们大蓝雨也不稀罕!而且和叶秋搅和在一起的名声肯定不是什么好名声!”

喻文州对他这种吃不到不到酸的想法不置可否,只觉得一本正经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剑圣大大有趣得不行。心底似有根羽毛,不上不下地挠着,无计可施的痒。


19.

这故事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叶秋,或者说是叶修,是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在十二年前发现弟弟叶秋有离家出走的企图后,毅然决然拿了弟弟的包裹和证件,代替弟弟离家出走。

在遇到人口贩子之前,幸运地遇到了苏沐秋和苏沐橙兄妹,叶修感慨了一句,其实还不如遇到人口贩子。那之后,两人便一起努力接佣兵任务和悬赏养家糊口,喂养沐橙。

由于外形和能力都不差——当然准确的说是苏沐秋的外形和叶修的能力,于是被嘉世老板陶轩相中,组建了嘉世佣兵团,打算加入联盟。

可惜在加入联盟前期,苏沐秋出了意外,在一次任务中失手,从此失踪。


叶修去他失踪的地方找过几次,哪怕是现在他和苏沐橙虽然没放弃过找他,但是毕竟当时正是联盟初期最忙乱的时候,叶修当年也不过17、8岁,还带着个年纪更小的沐橙,所以不得不把重心放回佣兵团上。

从那以后,叶修连着苏沐秋的那份荣耀一起扛着,努力在嘉世奋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陶轩之间逐渐有了嫌隙,叶修最后只好退出。

叶修讲得风轻云淡,还穿插了几个小笑话,陈果听着反而更难受,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诶诶诶,老板你别难过啊,我累了这么久还巴不得休息一下呢。”叶修诚恳地递过去一个空烟盒。“凑合用着?”

……


陈果最后用着唐柔给的纸擦眼泪,“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找一个人。”叶修夹出一根烟,心有余悸地看了眼陈果,到底没点燃。

陈果心里微动就知道叶修在说谁,她转向苏沐橙,“你也去么?”

苏沐橙眉眼弯弯,“要去的,但是我会晚一点。”

“哦。”陈果转念一想,就明白是她和嘉世的合约还没到期,所以要晚一点。


陈果猛地一拍桌,把叶修都吓了一跳,手里的烟差点掉下来。

“我决定了,我要资助你们!”

“呃,这个其实不用,老板……”

陈果伸手打断叶修的话,学着叶修的样子笑了笑,“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一个开酒馆的不了解佣兵团。”

“真不是……”

“但是,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我爹也是雇佣兵?”

“记得,但是……”

“你不用担心,我爹留下的装备什么的都还在,我也可以帮你招招人。再不济,把这个酒馆卖了,我们一定能凑够费用!”

叶修终于找到空隙插了句完整的话,“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

“叮咚——”




TBC

——————————

努力做到半夜码字三日一更,简称半夜三更Orz……






评论 ( 4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