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的文渣=w=
主吃伞修 江周 韩张 喻黄 方王 双花 双鬼 林方 乔高 于远 郑徐 昊翔 刘卢 包罗 肖戴 杜柔 华秀 莫橙 钟楼 春蓝
文风可甜可虐可逗逼 可苏可白可文艺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w=

【伞修】Treasure 番外

祝世界上最好的苏沐秋生日快乐!!!

本来Treasure是给伞哥准备的生贺,但是你们了解我的尿性……作为一个连番外都能连载的小废物,只能另外写一篇作为生贺啦!


本篇为正文结束后的故事

妹子 @明月如霜 顺利猜出伞哥身份,于是算一起啦。(逃)

本文其实对主线剧情有稍许剧透部分,但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我也不知道主线剧情最后能改成什么样子,摊手。


设定戳 这里

前文戳  【全职】Treasure I   【全职】Treasure II

——————————

从维克托娅利式大气宛然的厅堂,到逖芙精灵末期精致华丽的家具,哪怕是顶上不起眼的吊灯都是由一颗颗价值连城的凡飒露宝石构成。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昭显着此间主人尊贵的身份。

不远处波西洛可风格的沙发上,坐了一位面容俊朗到妖诡的男子。他悠闲地晃着酒杯,香槟的透澈在绚烂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代表时光的流烁沙漏又一次被倒转,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走出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看不清容貌,也猜不透年龄,走到沙发前恭敬的弯腰。

“拍卖会已经准备妥当了,小姐通知我带您过去。”

苏沐秋点了点头,放下手中基本一口没喝的酒,修长手指上的戒指微一变化角度,便折射出另一种耀眼的光。


这次拍卖会的地点选在了赛尔克城的城中心,那里有从塞尔年代遗留下来的精灵剧院。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座黑暗年代的建筑,也是经历战争之后,保存最完整的精灵风格建筑之一。

其建筑装饰之精美奢华,是现在的人类建筑无论如何也无法模仿的。

这个剧院是赛尔克城的标志性建筑,在整个荣耀大陆上都是非常的有名,如今它作为这次拍卖会的场所,苏老板的手段和能力可见一斑。

精灵剧院中,设有两千个普通座位,以及一百五十个贵宾雅座,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次拍卖会的规模之大。

或许有人会觉得两千来个座位不算什么,可是不要忘记,这可不是什么演唱会,而是拍卖会,并且是在荣耀大陆声名远扬的风沐拍卖行名下的拍卖会。

能够坐在普通位置上的,那个不是称霸一方的强者,手下没个五百人以上的统领连站着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也不是每次的拍卖会都会有各个势力的参加,风沐拍卖行会提前一个月,做好下一次拍卖品的目录,发到大陆各地尊贵的顾客手中,如果他们看里面没有感兴趣的东西,自然不用大老远跑一趟。

想要知道下次拍卖会都有什么物品,其实不一定非要有这么一份目录。各个势力又不是雇不起人,完全可以随便安排手下盯着拍卖会的预告通知,很多中小势力就是这么做的。

不过,现在这个由风沐拍卖行亲自送的目录名单,已经不止一个预告作用了,而是渐渐成为了种身份的象征。

 每次都收到这么一份拍卖名单,不管上面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足以证明拍卖行对自己的重视,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拍下上面随便哪些东西,这是一份令人极为舒心尊重。

同时,在别人向自己打听下一次拍卖信息时,也会产生一种优越感。

总的来说就是苏沐秋的这个创意很好的抓住了人心的弱点,为他吸引了一大批高级用户。

 

照理来讲,拍卖行每次举办的拍卖会的确会吸引许多贵族商贾,然而如同这次一般座无虚席也是绝无仅有史无前例。

苏沐秋的马车缓缓驶入赛尔克城中心广场,广场上已经停满了各色的豪华马车,虽然样式各异,不过却都排列整齐,数量众多也不显得杂乱。

大概是人类的攀比心作怪,每辆马车都装饰得极尽奢华。相比之下,周身环绕着高级铭文的苏沐秋的马车就显得低调朴素多了。

事实上,能请到一位铭文师为马车绘制魔纹,不只是钱多就能办到的,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地位和身份,才能让那些眼高于顶的铭文师折腰。

至于苏沐秋有没有这个能力请一位专业铭文师为自己绘制魔纹,那真是毋庸置疑。只不过现在他这辆马车上的魔纹,可不是一般铭文师绘制的。

知晓内情的苏沐橙不止一次抨击苏老板这是在假公济私,变相秀恩爱。要知道,那个人可是从来不会轻易绘制什么魔纹的,虽然理由不过是什么懒而已。


苏沐秋的马车穿过广场直接驶入了精灵剧院后边的庭院里。

这里也停了不少马车,大部分都和苏沐秋的一样绘满铭文,甚至还有几个使用了炼金法阵。苏沐秋从马车上一下来,更是发现了一辆嵌了紫色和灰色相间徽章的马车用到了魔法机关,不由得挑了挑眉。

看来那东西还真是让各大领袖趋之若鹜啊,连一向号称贫困的雷霆都忍不住来凑个热闹。他摸着自己的下巴,不无遗憾地想,可惜那东西已经不在他名下了,不然何愁卖不出个好价钱。

不过如果那东西还在他名下的话,估计他也没可能这么悠哉游哉的开什么拍卖行了。有得必有失,自然不必介怀。

仔细想想,那个谁应该要回来了,只是他一向不喜欢出现在人前,估计这次也不会来,如此盛况可就要错过咯。



苏沐秋稍稍收了心思,进入了精灵剧院的前厅。这里站着的都是些提前到来的人,一边等待着拍卖会入场,一边与相熟的谈论着这样那样的话题,看似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对话间又不知激起怎样的暗潮汹涌。

也有眼尖的人望见了深入简出的苏行长,但却没人上前打招呼,不是因为苏沐秋眼高于顶不好说话,相反他在民间的口碑还不错,人缘也颇佳,靠着那张脸怎么样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得别人的好感。

这些站在前厅的人大部分都是附近绿野平原上一些大中势力的首领或者代表。有传承千年的家族,也有近百年间崛起的势力,然而这些人在苏沐秋面前也不过是普通的远道而来的客人,显然还不够格同苏沐秋攀谈。

 

沿着楼梯来到二楼,是一个面积略小,但是装饰典雅的小厅。

头顶上是精美的魔法水晶灯,脚下是瑰丽的紫色羊绒地毯,各式红木展柜和红木桌子上都摆放着错落有致的摆件,既显得玲琅满目,又不致于拥挤不堪。

这种大手笔的摆设,恐怕只有赛尔时代的暗黑殿堂能比之一二,完全看得出沐橙对于这次拍卖会特别的上心。

小厅中也有那么一些客人正在谈话,不乏一些熟悉的面孔,苏沐秋自然地走上去和他们寒暄。


“刚刚在外面就看到雷霆的马车了,果然是您亲自光临。”苏沐秋笑着走到肖时钦旁边。

肖时钦正好和微草的许斌结束一个话题,见到苏沐秋尖耳朵一动,“族……苏老板好久不见,眼力还是这么好,我们雷霆不过是来看看热闹,估计是没法和那些大佬争了,哈哈。”

肖时钦显然也清楚凭借自身财力,很难胜出,干脆表示来捧场。

苏沐秋仍旧笑着,他相信如果有机会,肖时钦还是会参与一下的。他转向许斌,很是惊奇,“没见老王亲自前来啊?联盟好团长居然缺席了?”

许斌温吞地开口,“团长说是时候锻炼一下孩子们了,所以这次是我带队。”

苏沐秋点头表示理解,“那我不打扰二位了,二位随意。”

他摘下礼帽露出尖尖的精灵耳朵欠了欠身,之后便直接上到了三层,也就是顶层。


作为会长,苏沐秋自然不会参与竞价,越过二楼的贵宾包厢,走到属于自己的包房内。

房间不大,不过视野开阔,正对拍卖台,物品标价看得一清二楚,斜下方就是贵宾楼,有些贵客已经坐在房里等待了。

 坐了不到十分钟,楼下传来略显嘈杂的声音,在外面前厅等候多时的人们开始陆续进来,片刻后,整个楼下的大厅中,将近两千个座位座无虚席。

与一楼截然相反,二楼空着的贵宾间还有很多。苏沐秋看着这种安排,满意地点了点头。

沐橙处事真是越发成熟,所谓物以稀为贵,若是贵宾间排得满满当当,就会让那些大人物认为是在折辱自己,显得自己身份并不值钱。

楼下的幕布还没有拉开,距离拍卖会正式开场还有一段时间,为了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苏沐秋环顾了一下四周,试图找点有趣的事。

此时,敲门声适时响起。

苏沐秋微微叹了口气,人怕出名猪怕壮,真是话粗理不粗。他忽然地就明白了叶修不爱在公众面前露面而是东躲西藏的习惯。改天抽空倒是可以向他讨教一二,苏沐秋可有可无的想着。

 

 

门外站着的依旧是那位黑袍男子,端着托盘进来,上面都是各式各样刚调好的酒,水晶杯在灯光下低调又耀眼。

一向云淡风轻的苏沐秋眼睛亮了亮,“知道我这点为数不多的爱好,真是难为无浪先生费心了。”跟在后面进来的男子面容温煦,嘴角挂着最得体的微笑,“苏老板客气了。”

来者自然而然地坐到了苏沐秋对面,苏沐秋也不在意,抬手拿了一杯离自己最近的酒,表面看上去是温热的下午茶,尝起来倒是微甜暖香,“Blueberry tea?”苏沐秋闭目品赏。

江波涛依旧浅笑,“不错。”

褐色瞳孔的青年眉眼弯了弯,连带着耳朵也微微竖立,似乎也因为自己猜对而开心。接下来又顺利叫出了Hennessy,Cuttycark和Irish Mist。

 

苏沐秋将视线转移到最后一杯上,那是一杯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Long island Iced Tea。不过江波涛不可能这么没创意,像这种看似乖宝宝的勾兑酒,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恰恰相反是最危险的。

像苏沐秋这种人,越危险的事物越能勾起他的兴趣,耳朵左右摆了一下。入口顺滑甘甜,杏仁味浓醇,酒味反而淡了许多。“你用Amaretto代替了Tequila和Curacao啊?的确很有创意。”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或许是十分早熟却年纪尚幼的缘故,这动作由他做出,有种说不出的奇妙,一点儿都不违和。“很抱歉,苏老板,我还加了少许的Raspberry,看来这次是我赢了。”

苏沐秋撇了撇嘴,抖了抖耳朵,也不见有多懊恼,“好吧,愿赌服输,你想知道什么?”

江波涛恢复到谦逊有礼的绅士模样,“传言贵行得到了世界之树的碎片?”


苏沐秋不动声色地转了转手指的戒指,顶上的水晶发出微弱的光芒,“怎么?轮回也对碎片感兴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周泽楷已经放手了。”

苏沐秋眯了眯眼睛,“还是说江先生有什么别的想法?那可真是厉害了。”

“苏老板谬赞了。”江波涛听见赞扬也未露出多骄傲的神情,面色如常,如同磐石。“只是我想我的目的应该和苏先生无关吧。不过听您这番话,是暗示碎片在您的手上?”

江波涛仍旧保持着那份风云不转的气度,苏沐秋反而有点欣赏他。

叶修说的不错,这家伙绝对是被联盟低估了。

没准不需要太久,就能看到联盟格局发生一些变化了,号称的四位战术大师或许要往里多添几个人了。


“的确,不久之前,因缘巧合之下,我是得到了世界之树的碎片。”苏沐秋姿态不改,小抿了口手中的饮品。

得到确切答复,江波涛心底一跳,“那么请问这件物品就是本次拍卖会的隐藏拍物么?”

除了会发到各个领主手里的物品清单外,风沐拍卖行还时不时推出一些神秘的隐藏物品,展出之前只有负责人一人知道是什么东西。

除了能保证必然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之外,其他任何信息都不会透露。

闻言,苏沐秋望着他,慢慢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那这可就问错人了,这次拍卖会可不是我负责。”

四目相对,两人气势分毫不差,对峙许久,还是江波涛先弱下来,“苏老板可是有些耍赖啊,”语气依旧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这样对待苏小姐不太好吧。”

苏沐秋靠在舒适的沙发上,“有什么不好的,孩子早晚要长大的。再说了,我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了,我手中的确就有世界之树的碎片。”

 

 

送走了江波涛,拍卖会早已开始。苏沐秋望着台上大方得体的苏沐橙,一股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除了创建拍卖行初期是他亲手掌控的多,这些年他早已退居幕后,事事交于沐橙去做,自己则安心窝在家里研究着最钟爱的武器,只是美中不足的唯有那么一点。

作为风沐拍卖行实际的掌权者,苏沐橙自身又是荣耀大陆上绝顶的美人,追逐者不说遍布全荣耀,却也差不多。

苏沐秋一方面不希望妹妹离自己远去,又衷心希望她能找到好的归宿,所以对此没少操心,次次参与拍卖会也是为了能思量更多优秀的青年。

他苏沐秋的妹妹别说是什么贵族皇室了,就是传奇强者也配不上!

 

暂且放下这些,苏沐秋手执酒杯,开始打量起,这楼上楼下各位远道而来,在各自领地跺跺脚都会震翻天的大佬们。

屋内酒香四溢,美酒味泽浓郁,色泽怡人。

可惜了这几瓶好酒无人与他共赏啊,遗憾间脑海中闪过某人的身影,不过以那家伙一杯倒的酒性,还不如自己自斟自饮,也不算暴殄天物。

拍卖会渐入高潮,前半部分默不作声的二楼也有人参与竞价。只是一旦有二楼的人开了口,一般一楼便没有再出声了。偶尔有几个不知死活地会插上几声,也被二楼接下来的高价压得死死的。

 

苏沐秋环顾一周,基本上对每个人的信息了然于胸。

二楼左数第一间,出价时气势凶猛的是霸图,本次拍卖会有四成的东西被他们拿下。

旁边时不时叫价,卡在正好的时机上的便是蓝雨,不过叫价次数不多,想来黄少天应该没来。

右数第三间这次是由许斌带队微草,慢慢悠悠的,除了个别时候和蓝雨抬抬价,好像对拍品不怎么上心。不过拍了几张赛尔时代的药剂配方。

如此盛会,就连雷霆都拍下了几个传奇级别魔晶。而从始至终不发一言的,唯有苏沐秋正对下方的房间。

苏沐秋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耳朵伸懒腰似地舒展,眼底笑意浅浅。

轮回整体风格可以说是和他们团长秉承一致,尽量是能做就不说。周泽楷那个孩子他也算了解,会出现如此情形,约莫是因为这次来的掌权者,只有江波涛吧。

一件周泽楷早已明说放手的物拾,一件江波涛却费心要弄到的东西,这倒是有意思。

 

随着时间推移,马上就要揭晓最后一个物品了。

拍卖师招了招手,身着哥特式短裙的少女端着一个银色托盘走上台。

苏沐秋明显感受到周围的魔法波动幅度都大了一些,他视线朝向轮回所在的房间,耳朵期待得立起,看来好戏就要开场了。

水晶罩揭开,一只看起来很沉重的银灰色金属箱子被搬上了展示台,箱子外面绘满了金红色的魔纹,看上去如七月的流火,不断流动着。


那只金属箱子所用的金属,是对魔法元素有着极强隔绝作用的冰霜秘银,这种秘银只出现在冰霜森林一带,由白巫女看守,很难采集。

虽然稀有,但却没有太多的用处,一般用于防止一些物品的魔法元素逸散。而金属箱子上所用的封锁魔纹,作用和冰霜秘银如出一辙,两者经常互相替代。

很明显,在这里两者的作用都是防止箱子里的东西,向外逸散魔法元素。

可问题是,这两个随便一个都可以起到隔绝魔法气息的作用,现在这两个合二为一,产生的效果理应更强才对,可是仍旧有一部分人感受得到里面传出淡淡的魔法波动。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魔法物品,居然连这样的一个箱子,都无法完全隔绝它的魔法气息。


拍卖师高声介绍物品,“这就是我们接下来将要进行拍卖的,传说在精灵一族中传承了无数岁月的宝物。至于它的来源嘛,很抱歉,按照这位客人的要求,我们不方便透露他的名字,希望大家能够谅解。现在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个物品。”


提到精灵一族,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无论男女都为之倾倒的容貌,以及天生悠长的寿命,再加上傲人的远程攻击技巧,可以说是神的宠儿。

被这样一个种族奉为宝物,流传无数岁月的物品出现在这里,更是给了所有人无尽的遐思。

更何况,无数人瞬间想到,这风沐拍卖行的两位老板,可也都是精灵族的。

一时间目光徘徊到顶层的也不在少数,更多人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到台上。

可是当箱子向四面打开后,展现出的却是一截再普通不过的树枝。

那截带着新叶的树枝不断的发散着一种清新自然的魔法气息,这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心静神凝,每一片嫩叶上仿佛都带着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息,甚至可以闻到淡淡的泥土香味。

 

“这件来自精灵一族的宝物,底价五百万金币,现在竞价开始!”伴随着底价揭露,最后的拍卖开始,楼上楼下却回荡着一片死一般的静寂。

 

 

苏沐秋稍稍俯身往下望去,正待进一步看这一场好戏,结果又被敲门声打断。

“什么事?”苏沐秋有些不悦地回头。

黑子男子低着头,面容更加模糊,“叶法……叶先生出事了。”

苏沐秋一愣,也不顾什么热闹了。“噌”地站起,“出什么事了?”

“是王先生传给我的信息,让我立刻联系您,具体情况并没有说。”

“王杰希?”苏沐秋眯了眯眼,老王虽说有时候想法猎奇,但是为人一向稳重,如果真是他传来的消息,或许叶修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苏沐秋不再犹豫,“你在这守着,这里不能出差错。如果沐橙问起我的去向,就说你也不知道,王杰希传来的消息暂时不要和她说,免得她分心。”

男子低声称是。


“怎么回事?”事关叶修,苏沐秋不惜直接用掉一个移动卷轴,转眼就踏进了微草的药圃。在门口等他的王杰希看到的瞬间,两只眼顿时瞪到一样大小,不过事分轻重缓急,他打算日后再向苏沐秋算账。

“人现在在里面,暂时稳定住了。”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带着苏沐秋往里走。

“到底怎么回事?”苏沐秋一面心急,一面孤疑。凭叶修的身手,那真是很少有让他着道的东西。

王杰希皱着眉表情尴尬,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和苏沐秋解释。不过他最终还是在苏沐秋耐心耗尽掏出枪之前开了口。

“他今天来我这里说要拿一味药材,我去药圃的时候,他自己就呆在屋里。”王杰希已经推开了房间门,“也怪我之前没和他说清楚,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这样了。”


苏沐秋入目所见的第一眼就是蜷缩在床角的叶修,双目紧闭,浑身通红,微微颤抖。刹那间,苏沐秋像被格林机枪扫射过一样,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叶修。

他不顾身边还有外人,冲到叶修身边,握住他的手。窝紧的一刻几乎要被手上传来的炽热灼伤,苏沐秋却条件反射般,更用力地回握回去。

“你说你没和他说清楚,什么没说清楚?”苏沐秋能明显听出自己的嗓音沙哑到一个度。

王杰希再次露出那种古怪的尴尬神情,将桌上的一杯空了的玻璃杯递给苏沐秋,“他喝了这个。”

苏沐秋低头一嗅,沉思三秒后,脸色一变,露出和王杰希不相上下的奇异表情。


“你怎么会有这个?不对,你要这个干嘛?”苏沐秋依旧用那种奇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王杰希,“你和老方过得不太幸福啊?还是你们想玩啥新花样?”

王杰希嘴角一抽,真不愧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和叶修说的一模一样。

“……这是从上次你们带回来的那个红浆果中萃取出来的,我本想做一个新研究,谁知直接就进老叶肚里了。”王杰希能怎么办?实验试剂没了他也很绝望啊!

苏沐秋不满,“老王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放桌上?下次可不能再这么不小心了。”

王杰希抿了抿嘴,攥了攥拳,觉得自己大半生的涵养都要被苏叶这两个妖孽磨没了。

“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俩自己看着办吧。”王杰希说完后就迫不及待地走了,还很好心地替他们关上了门。


苏沐秋虽说嘴上讨了点便宜,转过头面对叶修时却带了点愁恼,“你说说你这个什么饮料都想也不想就往自己嘴里倒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叶修貌似知道此时在他身边的人是谁,缓缓睁眼看着自己的爱人嘿嘿傻乐,然后开始对苏沐秋上下其手。

苏沐秋倒吸一口凉气,他虽然知道这玩意挺厉害,但是真没想到厉害到这种程度。

他动用全身的理智挣脱了叶修的手,窜到四个角落,用他平生最快的手速画下四个结界咒,甚至都来不及检查一遍。

等到他在门上画下最后一道锁咒时回身,眼前的景象使他全部血液沸腾着叫嚣着冲上大脑。

叶修已经将自己剥得差不多了,面色潮红,眼神迷离,似笑非笑地望着苏沐秋。

“来啊,苏大大,正面上我。”



FIN OR TBC?

 ——————————

 思来想去,给伞哥最好的礼物当然就是叶修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拉灯处理,没有车,真的没有车除非……你们求我啊哈哈哈哈哈哈(被拖走)


 

 


评论(6)

热度(25)